來,我們認識一下這個可能即將改變世界的70後

昨晚法國總統選舉第一輪投票結果出爐,有些人擔心的極左和極右對決的局面沒有出現,票數分布完全符合選前各個媒體的民調:代表中間力量的伊曼紐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得票第一,極右翼的瑪麗·勒龐得票第二。

這兩個人將在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中決出最後的勝負,而傳統執政的社會黨和共和黨候選人則都被淘汰。法國的政治版圖已經開始改寫。

瑪麗·勒龐常常會被人認為是女版的特朗普,從政策主張上來說的確如此。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瑪麗·勒龐和沒有從政經驗的特朗普完全不同,她的父親曾經就是國民陣線的主席,在法國臭名昭著,因此她的身上背負著沉重的政治包袱——把她比喻成法國版的希拉蕊也不為過。

而她在第二輪將要面對的對手馬克龍,年輕、睿智、有進取心、有親和力、在年輕人中極有號召力,像極了2008年時火速躥紅的歐巴馬。

看起來青澀、沒有政治根基,但卻憑借自己的政策主張和過人的個人魅力,吹起了一股清新之風,獲得了超越黨派的支持。

甚至,馬克龍競選時的宣傳和動員策略,也在有意地學習歐巴馬的成功經驗。

這麼一來,現在法國大選的局勢,就變成了翻版的「希拉蕊VS歐巴馬」對決

而且,馬克龍比歐巴馬更歐巴馬,他擁有比歐巴馬更好的政治形勢和運氣。法國大選的歷史上,極右勢力在進入第二輪選舉以後,會遭遇其他各派政治勢力的聯合絞殺,無法再進一步。

2002年,瑪麗·勒龐的父親,國民陣線的前主席,就曾經石破天驚地闖入第二輪,但在第二輪投票中被希拉克痛擊。

馬克龍還比歐巴馬更年輕。1977年出生的他今年只有40歲,如果能夠當選,不光將是法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而且也比2008年時以46歲當選總統的歐巴馬年輕一大截。

這些都是讓很多法國人對未來感到樂觀,認為瑪麗·勒龐絕對無法在法國復制特朗普的美國式成功的原因。

說回馬克龍,這是一個很有傳奇色彩的人物。

他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八卦是他的妻子比他足足大24歲,曾經是他高中時的老師。

馬克龍的家鄉在法國東北部的小城市Amiens。16歲時,他對戲劇老師、40歲的Brigitte Trogneux一見鍾情,對她展開了猛烈的進攻。他尋找各種機會和借口接近老師,比如向老師提議兩個人合寫劇本。

一開始,就連老師自己都十分吃驚,這個常來自己家的孩子看中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女兒,而是在追求自己。

一方是老師,一方是學生;馬克龍是未成年人;戲劇老師當時已婚並且有三個孩子——這段感情充滿了禁忌的色彩。

雖然在歐洲電影裡,這樣的情節並不罕見。比如1995年的丹麥瑞典合拍電影《教室別戀》(All Things Fair),講的就是高中少年愛上中年女老師的故事,曾經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

但真出現在現實中,還是會讓人有點接受不了。

馬克龍的父母一開始就對這段有點不倫的戀情非常反對,還找到女老師要求她離孩子遠一點——或者至少,等到他年滿18歲。

女老師聲淚俱下,但卻拒絕離開少年馬克龍。而馬克龍的父母,也在無奈之下逐漸接受了他們的關係。

中學最後一年,馬克龍離開家鄉轉學到了巴黎的精英高中,隨後又在巴黎上了名牌大學,進入投行工作,賺了幾百萬歐元,從此徹底告別自己普通的中產階級家庭背景,當上了金領。

但是他和老師的戀情卻越來越熱烈。2007年,30歲的馬克龍和已經離婚的老師終於結婚。

現在,40歲的馬克龍有7個孫子和孫女,全部和他沒有血緣關係。

多年以來,馬克龍一直對自己的婚姻很低調。但在他宣布要參選總統以後,媒體開始大量報導這段當年的不倫之戀,一度影響到了他的支持率。

他的競爭對手甚至還暗示他是同性戀,說他和一名電台男高管長期保持不正當關係。

但馬克龍大大方方地回應,批評法國社會反應過度。他說,大家不能接受老妻少夫,但如果是老夫少妻,大家就不會覺得那麼奇怪,「為什麼人們這麼難接受一段真誠獨特的關係呢?」

去年,馬克龍的太太在接受《巴黎競賽畫報》的專訪時回憶了少年馬克龍追求自己的情形,她說,17歲的馬克龍就曾經對她表示,自己這輩子非她不娶,「他一點一點底打敗了我的抵抗,用耐心創造了奇跡」。

馬克龍自己,也試圖把這段關係塑造成是自己從政決心的一個註腳——如果一個閉塞小城的17歲少年,面臨一片責罵和嘲笑,仍然能夠征服一個比自己大24歲的女人,那他也一定能夠用同樣的方式、同樣的耐心和決心征服整個法國。

如果馬克龍在下個月的第二輪投票中勝出,那未來,這對老妻少夫的第一夫婦就將更加頻繁地出現在世界媒體的版面上。

2015年年底,從歐洲政壇右翼勢力崛起、法國政壇一片混亂中看到機會的馬克龍辭去經濟部長職位,並且退出社會黨,開始醞釀開創新的政治道路。他發起了一個新的政治運動,「En Marche!」,意思是「前進」。

2016年4月,「前進」運動在馬克龍的家鄉Amiens舉辦集會,場面非常冷落,只有幾百個人參加,大多數是馬克龍的親朋好友。

媒體描述的情景是,那個晚上沒有旗幟,沒有口號,沒有傳單,沒有電視錄影機——寒酸簡陋得就像是一個婚禮。

這個新生的政治運動也受到了政壇的無情嘲笑,人們認為馬克龍幼稚、沒有經驗,注定必將失敗。

然而僅僅在一年以後,「前進」卻已經吸引到了25萬鐵桿支持者,在法國政界刮起了旋風,馬克龍也成為了炙手可熱的頭號政治新星。

這一切是怎麼做到的呢?

簡而言之,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馬克龍本人具有超強的人格魅力,他善於化敵為友,在政壇左右逢源,收獲了大批的支持。

他模仿歐巴馬的競選策略,走草根路線,得到了許多年輕人的支持。

他的競選團隊衣著隨意,具有親和力。

他們一改依賴專家決定政策主張的傳統做法,而是挨家挨戶和普通選民對談,傾聽草根的意見,最終收集了25000份詳細的訪談。

甚至就連他的競選口號都是「我們」,寓意是政治人物和人民站在一起,和歐巴馬在2008年的口號「yes we can」如出一轍。

雖然曾經是年入百萬的投行金領,又曾經貴為經濟部長,但他反復強調自己出身普通家庭,絲毫不掩飾對現行體制的不滿,同時又把自己塑造成「改變現狀」的希望。

瑪麗·勒龐也同樣把自己塑造成改變現狀的救世主角色,但馬克龍和瑪麗·勒龐不一樣的是,他不那麼極端,不那麼急切,他希望提出更現實、更實際的解決辦法。

法國政壇的形勢也對馬克龍十分有利。兩大傳統黨派共和黨和社會黨原本力推的候選人都在各自黨內的初選中失勢,最後勝出的候選人也趨向極端,左的更左,右的更右。

極右勢力和極左勢力的崛起,也讓很多人感到不安和恐懼。

於是,在政治光譜中,就留下了一大片的中間地帶的真空,而快速填補了這塊真空、立場出於中間偏左的馬克龍,自然就成了左右共同的希望所在。

馬克龍自己則刻意模糊左右的界限,他說,法國的政治不再是左右的意識形態之爭,而是保護主義和全球化之爭。

這樣,他的對手,就不再是共和黨和社會黨,而是瑪麗·勒龐。

在極右高喊著要退出歐盟、反對全球化的時候,馬克龍堅定地表達了他對歐盟、開放邊界和自由貿易的支持,他說自己要做的是「愛國者們的總統」,而不是民族主義者的總統。

「有人會問我的政策主張是左還是右,但我想提供的,是一個帶領法國進入21世紀的方案。」

這也暗合了很多法國人心中那種獨特的驕傲感,「當右翼民族主義者在全世界高歌猛進的時候,法國已經準備好了扮演不同的角色,選舉出一個擁護歐盟和全球化的自由派。」

但是,不要忘記,在美國大選之前,全美國上下也是一片樂觀之勢,絕大多數人都不相信特朗普真的會當上總統。

這一次,法國人會選擇什麼樣的命運?

兩個星期以後,5月7日,讓我們拭目以待。

參考資料:

http://www.independent.co.uk/voices/marine-le-pen-front-national-donald-trump-populism-macron-fillon-a7565156.html

http://www.chicagotribune.com/news/nationworld/ct-france-election-macron-le-pen-20170423-story.html

http://www.bbc.co.uk/news/resources/idt-sh/emmanuel_macron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france-election-macron-book-idUSKBN17E21X

沒關注的朋友長按二維碼點點關注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