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喜歡的東西,其實沒那麼難看

文/六神磊磊

我爸從來不求我什麼的。

從小到大,我媽求過我不要打遊戲,我爺爺求過我跟著他拉二胡。

只有我爸從來不求我。

唯獨有一天,只有一次,他求我看一本書。

記得是十歲左右,在新華書店裡,他試探地、討好地,幾乎是諂媚地對我笑著:

「我給你買一本《林海雪原》,好嗎?」

我非不幹。這書的名字太二了,太革命了,誰看誰傻瓜。我想。

我想買的是另一本《豪夫童話》,黃色的封皮上畫著童話小人,很可愛。

他說:「那就兩本都給你買,《林海雪原》也買,好嗎?」

到現在都還記得他那眼巴巴的樣子。反復懇求下,我才終於勉強屈服。

他從售貨員的手上接過了那本書,像接過了一件莊嚴聖物。

他還要仔細翻檢回目,說是要看看和過去的版本是不是一樣,一邊還喃喃念著:「第一回《血債》,第二回《許大馬棒和蝴蝶迷》……」

認真核對完,確信了和他當年看的一樣,完全一樣,這才滿意地給我:

「真的很好很好看的啊。」

買回家後,這本書沉睡了很久。

我覺得自己死都不會看它,我寧願去看新華字典都不會去看它。

何況,很快我又有了金庸,眼看這本書更要被打入冷宮的冷宮了。

可事實是,後來不知怎麼,居然就看了。

真懷疑當時一定是要上廁所,沒書看,著急了隨手抓的。

或者本來是想拿金庸小說,一不小心給拿錯了,因為它們的厚度差不多。

你大概要問:它好看嗎?

首先必須要說,這本書,真的很革命。

這麼講吧,《人民的名義》裡那些最偉光正的角色,什麼侯亮平啊,陸亦可啊……和這本書裡的正面人物一比,那根本都算不上正氣凜然了,都算不上濃眉大眼了,都只能算是少先隊員。

要說藝術水準,這本書也真的很俗套,很糙,趣味蠻低。

不過也要承認,這本書,還特麼……真是好看。

一支小分隊,到茫茫大山裡剿匪, 過程可以說是波詭雲譎,驚心動魄。

神秘的老道士,詭異的小爐匠……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土匪的線人,每一個人都深不可測。

特別是智取威虎山那一段,大英雄餘則成……啊不,楊子榮到土匪老窩裡搞潛伏,看到精彩處,你真是想一拍大腿,唱幾句:穿林海,跨雪原,氣沖霄漢……

不過,還是有一點疑惑:

我爸自己喜歡就好了,幹嘛非要低聲下氣推銷給我呢。

很多年之後,我有了一個職業——解(安)讀(利)金庸的武俠小說。

在講座上,我問下面的年輕學生:你們看的金庸原著,都是哪個版本?

是三聯版麼?是新修版麼?

然後我就覺得空氣不對,有點異樣。

他們眨著眼睛,神情複雜地望著我,像看一個化石般的怪物。

他們一定在想:「台上這個人說的都是什麼鬼?」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是的,他們不大流行看原著了。1994年金庸出三聯版的時候,他們都還沒出生呢!

一種莫名的失落湧上來,我簡直有種衝動,想抓住他們的衣服搖晃:

尼瑪,那麼好看的書,你們怎麼不看呢?你不看,我們怎麼聊呢?

這一瞬間,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前,在新華書店櫃台前的老爸。他哀怨地看著兒子,希望他收下那本《林海雪原》。

到此時此刻我才悟到:

《林海雪原》,就是他那個年代的武俠小說啊!他當時的心情,就和我現在一樣啊。

金庸是我的少年記憶,就像《林海雪原》是我爸的少年記憶。

我的英雄是令狐沖、楊過,就像他的愛豆是濃眉大眼的楊子榮、少劍波(好吧,說了你們小年輕也不知道)。

在我心裡,金庸的十四本書是舉世無雙的,是不可替代的,簡直閃著聖光。

我甚至記得每一段故事是什麼場景下讀的。

《俠客行》的上冊,是親戚住院時在他病房裡讀的。

《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大戰金剛伏魔圈,是鑽在被窩裡舉著小手電讀的。

《神雕俠侶》是在老師家補課的時候讀的,《笑傲江湖》是在一個二層小倉庫的樓頂上讀的。

可以想像,我爸也會記得他看「革命武俠」時的情景吧,他當年讀到「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的時候,感受大概和我讀到「在下華山令狐沖」的時候差不多吧。

過去,他拼命想把這本書安利給我,可是我滿臉嫌棄。就像今天,我喋喋不休地講著金庸小說的版本,下面的年輕學生一臉懵逼。

我們都想把一些東西往下傳,想把記憶往下傳。

可是我們都遇到了一種阻力。年代的阻力。

老爸喜歡的東西,其實沒那麼難看的。

話說,如果不是明顯不靠譜的謠言、養生帖、陳年老笑話之類,不用第一反應就是嫌棄。看看,說不定不錯呢。

比如《林海雪原》,確實是過時了,確實是所謂的偽經典,它的靈魂是殘疾的。

但是,楊子榮的英勇,他的手段,還是讓人服氣啊,還是感動人啊。

先不說原型人物,如果小說裡的這個人活了,出現在我面前,我還是會肅然起敬,叫一聲「楊大俠」啊。

那麼,金庸呢?值得年輕人讀嗎?

答案不是很明顯嗎,我這麼高的品位都在看,還有什麼好說的嗎?

我可以拍著胸肌,保證一件事:你別看金庸是一個民國十三年出生的老報人,但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他的三觀仍然沒有過時。

他的世界仍然夠大,他的人物仍然牛逼閃閃——虛竹的平常心,黃藥師的不解釋,令狐沖的滾你奶奶的,趙敏的偏要勉強,向問天的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當然,年輕人看書有自己的口味,他們喜歡變換花樣。

比如明明就是殺人,非要搞成狼人殺,顯得不一樣。

現在把金庸改成各種劇、改遊戲,還有改漫畫,比如後面我會安利的,4月26號金庸漫畫的合作記者會,挺好的,時代不一樣了,可以多一點選擇。花樣翻新,更適合年輕人入門。

不用怕「毀了經典」,沒那麼容易。

我早就搞明白了,經典只會被禁掉,不會被毀掉的。

——2017.4.24 凌晨

老爸喜歡的東西,其實沒那麼難看

一則消息:

去年我發過這張照片,現在有確切消息了。

4月26日,騰訊動漫和鳳凰娛樂兩家將聯合舉辦金庸武俠漫畫戰略合作記者會。地點是北京奧體中心國粹館。

兩家會改編金庸的全部15部書。從騰訊動漫聽到的消息是,今年內會上線《天龍八部》《笑傲江湖》《俠客行》《鹿鼎記》四部

我會繼續關注這個事。如果有去現場的朋友,可以後台給我些現場圖。

祝老爺子仙福永享,壽與天齊。

老爸喜歡的東西,其實沒那麼難看

老爸喜歡的東西,其實沒那麼難看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