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共產黨是最大的一個成功學

來源:@56度白丁

4月18日上午,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所長金一南教授受中央政法委邀請,以中國共產黨的「苦難輝煌」為題,給全國政法系統上了一堂課。以下內容根據講課錄音整理。

今天的題目很大,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夠勝利。但是今天絕對不是講一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 未來世界扮演主角的只有兩個國家,第一是美國,第二是中國。當今世界國民生產總值超過10萬億美元這個量的,美國是17萬億,中國10.5萬億;當今世界國防投入超過1000億美元的只有兩個,美國5900億,中國1500億;衛星數量超過140顆的只有兩個,美國530顆,中國170顆,中國很快要有300顆。兩國國土面積都差不多,都是960萬左右。人口他們3.2億,我們13.6億。武裝部隊人數差不多。所以,美國和中國注定是當今世界的兩個主角。

誰能想到中國共產黨能發展到這個地步!1949年新中國成立,我們被稱為「紅色中國」、「共產黨中國」、「赤色中國」,前面加定語,因為這定語可能會變,也可能不紅色,也可能不共產黨,也可能其他什麼黨,誰能想到當年被稱為的「紅色中國」、「赤色中國」、「共產黨中國」,今天發生了這樣的力量,舉世矚目。

「我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我在這首先給大家看個例子,當年在北京中關村那一帶,有個著名的四通集團,總裁萬潤男,後來跑到美國,擔任「民運」分子秘書長,後來去了法國巴黎,英國《金融時報》的許知遠在巴黎採訪他,談一談所謂跌宕起伏的一生,慢慢回憶起來當年剛剛跑到美國,他說我最輝煌就是那時候,那時候美國沒錢,歐洲沒錢,日本沒錢,台灣地區、香港地區都沒錢。他說當年我們坐在那開會在討論什麼呢?你是省長、你是部長,共產黨很容易垮台,將來天下就是我們的了。萬潤男講當年劉賓雁就說我:「老萬你太保守了」,為什麼呢?萬潤男說我預言中共六年垮台,劉賓雁說哪用的了六年啊,三年垮台,你太保守了。今天劉賓雁死了、王若望死了、方勵之死了,萬潤男還活著,回顧這一切感慨萬千,他給許知遠講:「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中國革命從來不被人看好,中國共產黨不被人看好,中國道路不被人看好,沒人看好,都預言會解體,出大問題,比比皆是。但黨和這個國家一直在前進,為什麼會這樣?萬潤男後來在美國也混不下去了,他說:「我們‘民運’三百多人,一百多個副職,整天還在那吵架,還統一中國,自己都統一不了」。他憤然辭職,在美國開過計程車,又在矽谷打工,期間發現聯想收購IBM 的PC業務,萬潤男氣得要命,他說:「當年柳傳志算什麼啊!1988年在北京,我的四通集團10億人民幣,他聯通才1億,我是他十倍。」那又如何呢?柳傳志現在發展成世界級企業,萬潤男在矽谷辭職,讓他給老柳打工,他不打。後來許知遠問他:「你這一生最懷念什麼?」萬潤男吭哧吭哧半天說:「最懷念中關村。我們過去沒有把握角色,今後永遠只能是個看客,只能看他們怎麼表演了。」

一個人就是一滴水,離開大海很快幹涸。而你把你的事業和國家民族事業對立起來,你說你能有什麼樣的成就?那麼中國共產黨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一直在拼搏一直在發展。

共產黨不就是最大的成功學嗎?

國外軍隊來我們這參觀,他們來了以後,我就發現發達國家的軍官和發展中國家的軍官不大一樣。發展中國家他們對我們安排日程,發達國家不一樣,尤其是英美國家。我們首先在山東參觀,看泰山、曲阜、青島,看大中型企業,然後從青島走的時候,加拿大的空軍少校率先發難:「我們在山東看的都是你們安排,到下面你們不要安排,我們自己想看什麼就看什麼,我們不想看你們的安排。」當時我們教員部在上海火車上,起碼第一天活動取消,滿足他們的要求,想看什麼看什麼。

我們教員部一個人帶兩三個外籍軍官,我就負責帶德國軍官漢斯、法國軍官路易,我說:「今天就我們三個人在上海活動,你倆說想看什麼就看什麼」。兩個軍官從來沒到過上海,沒有到過中國,我就心裡有數,然後就到浦東啊、陸家嘴、南京路、淮海路,哪繁華看哪。但德國軍官漢斯提議他想看看孫中山故居暨宋慶齡故居,我說你怎麼知道上海有孫中山故居啊,漢斯說孫中山是中國革命中最早的一批德國顧問,是我們德國人對你們中國革命的幫助,我說他們這幫家夥這歷史感,我們一出訪,就是走馬觀花,拍照留影照相,他們是要看孫中山。

剛到孫中山故居我就問法國軍官,第一建議給漢斯,第二建議我讓你提,路易的建議更讓我大吃一驚,要看中共一大遺址,路易跟我講:「你們不要忘記,中國共產黨是在法租界成立的」。我瞬間才明白,我去過幾次就不知道那地方過去是法租界,路易說:「當時你們共產黨很危險,到處抓你們,法租界很安全,你們在法租界成立的共產黨,到現在這麼大區別,不要忘法國公民。」他講的是你最困難的時候我不是註資嘛,你今天你看得給我分紅吧,他是這個意思。

我說:「好,到了中共一大會址我帶你好好看看,其中一個內容,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建議這個點被發現,我們趕快轉移,不到半個小時法國巡捕沖進來抓人,人全轉移了。你好好看看,新生共產黨差點被你們一網打盡了。」路易說:「還有這個事情?真是對不起。」你看看,孫中山最早引進德國顧問,你再看看,法租界成員都來了,如果你失敗了,他都給你撇清關係了,跟他一點關係沒有。今天共產黨的地位,共產黨是個成功者,共產黨是勝利者,他們就來尋找成功者、勝利者的父親。

2005年又來一個,台北市長柯文哲,典型的台獨分子。當時上海市委托翁鐵慧副市長負責接待柯文哲,翁副市長2015年底在國防大學參加國家安全培訓班,就是我負責那個班。翁副市長繪聲繪色地跟我講,柯文哲到上海首先要看中共一大會址。柯文哲講他十八次到大陸,除新疆以外其他省我都去過,他不是看大熊貓,不是看兵馬俑,也不是吃滿漢全席,你看柯文哲足跡,井岡山、延安、西柏坡、遵義,紅色景點被柯文哲跑個遍。柯文哲講:「去延安是因為這裡是共產黨走向成功的地方,可以從頭、從根源上學習共產黨的成功經驗。」柯文哲在中共一大會址,說給他最深的印象,就是毛澤東的大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柯文哲一定在想他也能燎原,但他弄不成。

我們很多人,甚至我們很多共產黨人都覺得,我們今天除了向西方學習,都沒別的什麼東西了。但你看人家都跑到這來,尋找你成功的經驗了。我們今天社會充滿了心靈雞湯,你說成功學的話,共產黨不就是最大的一個成功學嗎?1921年建黨,清一色的小資產階級首次開會,28年奪取全國政權。1921年在上海成立中共,其實我說呢,當時中國革命不被看好,包括我們黨自己的發起者都不很看好,南面的陳獨秀,北面的李大釗,中共重要的發起人,他們倆都是偉大的歷史人物,都錯過了偉大的歷史時刻。因為什麼,陳獨秀在南方政府出任教育廳長,人正在籌款,有一筆款子人一走款子就罷了,所以不能到上海去。李大釗是因為當時北洋軍閥政府財務困難,停發了北京8所高校的教職員工薪資,這8所高校成立了聯合委員會,李大釗是重要負責人,因為追討薪水沒有參加會議。

中共一大裡出來個大漢奸,這是什麼樣的歷史命運?

中共一大13名代表,其中最年輕的是北京小組成員劉仁靜,當年年僅19歲,也就應屆高中畢業生。1983年當時我們國防大學採訪他,當年19歲劉仁靜已經80多歲了,請他談一談參加中共一大的真實感受,因為1983年劉仁靜是中共一大代表最後一位在世。劉仁靜老老實實實實在在地說了這麼一句話:「根本沒想到是這麼重要的一次會啊,不就到上海開個會嘛,誰想到是這麼重要的一個會呢,有人就說李大釗不去,北京小組原來是輪不到我的,北京小組資深黨員鄧中夏回答不去,要到南京開中國少年學會,沒有時間去上海,再說另外一個羅章龍回答也不去,要召開工人座談會,我們的黨員都很忙啊,都比一大重要。這個莫大的光榮就歷史的落在我的頭上,他們都不去我去了。」劉仁靜雖然最後被黨開除,但流芳百世,你不管什麼時候提到中共一大,都赫赫在目,照片上他居然居中。

共產黨的發起何等的重要!當年有誰在意,一大開完,走的走散的散,各奔東西。1922年陳公博脫黨,1923年李達脫黨,1924年李漢俊脫黨,1924年周佛海脫黨,1927年包惠僧脫黨,1930年劉仁靜被黨開除,1938年張國燾被黨開除。13個人中脫黨和被黨開除的有7人,半數以上出了問題,其中陳公博和周佛海還當了大漢奸,抗戰勝利後被國民政府判處死刑。中共一大裡出來個大漢奸,這是什麼樣的歷史命運?張國燾是中共一大執行主席,宣布大會開幕、宣布中國共產黨成立,最後在國民黨軍統手下當了特務,中共一大執行主席和國民黨特務聯繫在一起,這是什麼樣的歷史命運?

他們七個人不管當漢奸的、當叛徒的、自己走掉的,假如歷史是可知的,作為中國共產黨的發起人,他們要知道自己親手成立的黨28年後奪取全國政權,會做出這糊塗事嗎?就跟打牌一樣,如果你知道底牌你會怎麼打?但是歷史不可知啊!我覺得歷史最大的魅力就是不可知,他們完全不知道黨將來是什麼樣子,所以他們走向不歸之路。就像買彩券,你中大彩了,轉身把彩券撕了,一錢不值,等到兌獎那天才發現中了大彩,撕的太碎了連兌獎號都對不齊了。

當然當時也很危險,但是你可以躲到國外去啊,躲到1949年你再回來,建黨元勛嘛,把你像泰鬥一樣供著,什麼待遇少不了你的,有誰知道呢?當年散了各奔東西。當然,加上犧牲的最後只剩兩個人:毛澤東,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董必武,中華人民共和國代主席。從頭走到尾。

中國共產黨艱難啊!我們根本不用其他的什麼無中生有,妙筆生花或者添油加醋,你從中共一大13個代表各自走向,證明黨何其艱難!他前面不是康莊大道,不懼流血犧牲和叛賣,萬水千山。而這個黨能從中國政治舞台邊緣走向政治舞台的中心,源自一個一大最不起眼的政治代表,毛澤東,居功至偉。張國燾是一大執行主席,毛澤東是一大書記員。什麼叫書記員?就是找一個代表負責會議記錄,毛澤東負責會議記錄。當年一大13個人,無論從智商、學歷、出身、影響力任何方面來看,比毛澤東強的比比皆是,全部走掉了,最後走到中間的是毛澤東。

「我不去住高樓大廈,我要上山跟綠林交朋友」

我經常這樣講,一個人起到如此之大作用,極其罕見,這個人的名字永遠和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緊緊相連。你說毛澤東是什麼,他是共產國際選定的人嗎?他不是。他是黨的上級主管選定的接班人嗎?他不是。他長期處於中共中央的邊緣。中國共產黨從1920年建黨到1935年,歷經15年,陳獨秀、向忠發、李立三、王明、博古,按照馬克思主義一般原理、蘇俄革命基本經驗指導中國革命,中國共產黨撞得鼻青臉腫、磕的頭破血流,1935年遵義會議對毛澤東的選擇,是中國共產黨最勝利的選擇。因為實踐證明,只有毛澤東的道路,是中國革命勝利的唯一道路,不是唯二的道路,毛澤東是當時中國主管人中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解決了「中國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存在」這個中國革命最根本問題。

2011年全國研究生統考出的這個題,其中一個題就是:中國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存在?第一,馬克思主義光輝指引;第二,中國共產黨英明主管;第三,廣大人民群眾忠心擁護;第四,工農紅軍英勇奮戰。這是標準答案,教科書式答案。你看毛澤東怎麼回答,中國的紅色政權為什麼能存在?第一個首要的、最關鍵的條件是白色政權之間的戰爭暨軍閥混戰,使中國革命能在縫隙中生存發展、開花結果直至最後勝利。他對國情深刻了解,它不僅是從理論推導,不是馬克思列寧一般理論推導的,一定是從中國國情出發。能看到這點的,全黨只有毛澤東唯一一人。

八七會議以後,中央主管要毛澤東去上海機關,毛澤東說:「我不去住高樓大廈,我要上山跟綠林交朋友」,就是上山打土匪嘛!秋收起義後毛澤東要把隊伍拉上井岡山,有人不同意,說:」上山坐山大王當土匪去了嘛,這叫什麼革命?」毛澤東說:「我們這山大王是特殊的山大王,是共產黨主管的,有主義、有政策、有辦法的山大王。」就是要找敵人薄弱的地方生存發展,最後方成大氣候。這成為毛澤東思想的起源,一個偉大的思想根植於中國大地。為什麼馬克思主義到中國,中國人創造性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有工農割據、農村包圍城市嗎?完全沒有,這是中國共產黨創造的,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創造的。

八一南昌起義22500人,兩個月後剩800人;1927年毛澤東主管秋收起義,20天後5000人剩1000。這支隊伍不是從勝利走向勝利的,而是從慘敗走向勝利的。就這麼點人數,就這麼點力量。毛澤東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1949年站在天安門上看著五星紅旗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以,但1929年底1930年初,那麼困難,就敢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以有句話,「大多數人因看見而相信」,你別夢想、我不信,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大多數人都是這樣子。只有少數人,因相信而看見,真正的領袖,都是這樣特點,他內心有堅定的信仰,最終做到我們的崛起。

你看毛澤東,當年就這麼1000人,他把這1000人的工農革命軍編為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其實第一軍第一師都是空的,1000人就一個團。你查查中國歷史,哪支農民起義軍專辦學校的,陳勝吳廣辦了嗎?黃巢辦了嗎?太平天國辦了嗎?毛澤東就這麼1000人辦學校,他要培養自己的人才,你看他心多大啊!就這麼1000人,要打反動派,也要辦校、治軍、培養自己人才,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第一團教導隊龍江書院就成為國防大學最早前身。教導隊隊長呂赤,黃埔四期畢業,隊長才當了一個多月就被打死了,被他的教導隊教導員陳伯鈞「擦槍走火」給打死。陳伯鈞被判了死刑,殺人償命。毛澤東說了句:「我們不能一天失去兩個黃埔學生」。毛澤東說算了,打了四十大板,陳伯鈞疼得嗷嗷叫。陳伯鈞,1955年共和國開國上將。

你看這就是夢想,因相信而看見,只有一千人,還能幹成事情。絕不是麾下擁兵百萬,擁有多少資產,擁有多少裝備,我才信心滿滿,他看透了中國國情,我們小的力量可以在白色政權夾縫中生存發展最後取得全部勝利。

朱德當時是個「打雜」的

毛澤東是這樣,我說朱毛紅軍,朱德不是這樣嗎?朱德當年參加八一南昌起義,主管班子根本就沒有朱德。我們說朱德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我說你看看南昌起義的鄰導班子,周恩來是前敵委員會書記,總指揮是賀龍,前敵總指揮是葉挺,參謀團是劉伯承、聶榮臻,連我們大文豪郭沫若同志都是前敵委員。起義主力葉挺十一軍八個團,賀龍20軍六個團,朱德率領南昌市「公安局」500人等,南昌市「公安局」諸位同志歲數比較大,起義部隊南下,這500人幾乎全部跑光了,朱德當時是名副其實的光桿司令。當時講朱德是個很好的參謀,沒講朱德是個很好的主管,陳毅說朱德在南昌起義時極其重要,大家也沒聽他話,只不過尊重他是老同志罷了。

南昌起義當天,大家都在指揮部隊、調動部隊,朱德跟當地駐軍團級以上軍官喝酒,負責把他倆灌醉。起義部隊南下,周恩來分配朱德打前站,當開路先鋒,你說哪個部隊能讓主管同志當開路先鋒去呀!朱德不是主管同志啊!周恩來說朱德是個很好的嚮導。為什麼把朱德放最前面?因為起義部隊穿過江西到廣東,前面擋道的都是雲南部隊,朱老總做過滇軍的旅長,跟他們關係比較熟,到了廣東後,前面的都是粵軍,又把朱老總調到墊後,因為後面的追擊的還是滇軍。你看整個南昌起義,朱老總都是打雜的。

起義部隊在廣東三河壩召開會議,決定留朱德在三河壩墊後,朱德沒有部隊,把葉挺十一軍二十五師臨時交給朱德指揮,周恩來要求在三河壩頂住三天,朱德完成任務然後南下,把指揮權再交給葉挺,朱老總在整個南昌起義就獲得這三天指揮權。朱老總在三河壩指揮三天三夜,部隊傷亡六七百人,還剩兩千多人,任務完成準備南下,剛剛把掩護部隊集中,南下兩百多官兵跑回來了,向朱德報告主力南下作戰,湯坑一戰全軍覆沒。全部南昌起義部隊就剩這兩千多人了。消息傳來,部隊大亂,主力都沒了,我們待在那幹什麼!湯坑一戰兩個主力全軍覆沒,周恩來去了香港,賀龍回了湖南,葉挺下到南陽,都走了,當時都覺得部隊散了算了,煙消雲散就這兩千多人了。

朱德關鍵時刻站了出來,說不勉強,想革命的留下來,後來很多老同志說當時在三河壩是勉強聽取了朱德的意見,消息來的太突然,大家都是走投無路,朱德說他有辦法,跟著他幹就幹吧,他沒辦法咱們再走也不晚,朱德當時把局勢控制住,當時那批人中一部分就勉強地跟朱德走了。八一南昌起義時天氣非常熱,都穿的短衣短褲,他們一直跟朱德走,走到十月底,還是短衣短褲,沒有被裝沒有槍支彈藥,一邊走一邊跑,越走人越少,走到江西兩千多人只剩八百。中央接到報告,師長團長均逃走,各營連長很多都離開了,師以上幹部只剩朱德一人,政工幹部只剩陳毅,我們今天回頭看,中國革命千鈞一發之刻,這八百人散掉,南昌起義片甲不留,中國人民解放軍到哪裡尋找自己的奠基人呢,尋不著奠基,中國革命就要停止武裝鬥爭,就在這點上,朱老總居功至偉。就在稻田裡土坎子上,朱德提出:「大革命失敗了,但是我們還要革命到底,同志們要革命跟我走,不革命可以回家,不勉強。」

朱德當年舉個例子:「俄國1905年革命失敗,1917他們成功了,我們今天就是俄國的1905年,我們一定會迎來我們的1917年。」後來當年官兵回憶,當時沒有多少人知道1905年俄國人革命,但是就從朱德身上火一般感受到信仰的力量,在這個特別困難的時刻,沒有人相信革命能成功。當年朱德從四川到上海找陳獨秀,陳獨秀把朱德擋走了,跟身邊人交待,我們黨可不能讓軍閥參加,沒有人相信共產黨能成功,只有朱德一個人信,只有這800人跟朱德信。

朱德在關鍵時刻起了的中流砥柱作用,隊伍快潰散,號召大家不要散夥一定要幹到底。當年南昌起義主管人,哪一個能想到?作為起義過程中沒有擔負重要主管,只是開路先鋒、始終打雜的朱德,收拾南昌起義殘部堅持鬥爭,從而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人、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南昌起義如果成功,能當總司令的比比皆是,根本輪不上朱德,南昌起義失敗,從失敗中站起來,這就是朱德的價值。

我們平時講,危機毀滅權力,危機誕生權力,危機中要毀滅舊的權力,危機中要誕生新的權力,朱老總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用全部的權威,誕生於南昌起義的滅頂之災中。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授銜,排列十大元帥之首的朱德,十大元帥之三的林彪,十大元帥之六的陳毅,十大將之首的粟裕,1927年10月都站在這八百人的隊伍裡面,這八百人最終成為顛覆蔣家王朝的基本盤,整個解放戰爭、國共決戰,兩大戰場華東戰場華北戰場,三員主將:東北戰場主將林彪指揮的遼沈、平津兩大戰役,華東戰場主將陳毅、粟裕指揮淮海戰役,埋藏了蔣家王朝。

中國過去有句話,「楚雖三戶能亡秦」,共產黨就這八百人,顛覆蔣家王朝,這八百人當年誰看好,殘兵敗將啊!當年扯皮的主管者,都不算逃兵,因為有中央指示,主管同志可以撤離、可以走,朱德堅定地留下來了。哪一級黨組織要求朱德留下來了?沒有!組織要求可以走,朱德留下來把這些殘兵敗將變成了燎原之火。

解放以後,國務院副總理譚振林有了非常珍貴的回憶,譚振林同志不是南昌起義的,是毛主席主管的秋收起義的,譚振林講:「假如朱老總不能把南昌起義隊伍拉上井岡山,而我們秋收起義的一點力量很難存在下去,湖南土軍、留洋學生、還有煤礦工,上了井岡山參加黨組織。」譚振林就回憶:當年我們在井岡山,今天下山打這個也打不過,明天下山打那個也打不過,只好守住黃洋界,讓他們攻不上來,南昌起義的隊伍到了,軍官基本都是黃埔軍校畢業的,士兵清一色北伐鐵軍的隊伍,井岡山由此戰鬥力大增。

中國人民解放軍18個集團軍,現在整編為13個集團。集團軍陸軍頭等作戰主力,一直來自於南昌起義,陸軍第38集團軍、39集團軍、54集團軍等核心作戰主力就是來自於南昌起義。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是在南昌起義極端困難的環境下堅持下來的,朱德為中國革命作出重大貢獻。我覺得中國革命很有信仰,我們信仰毛澤東、朱德這樣的人,極富歷史自覺的主管者。什麼叫歷史自覺?我覺得就是總書記今天說的擔當。當年就是擔當,積極主動創造歷史。

共產黨不是一個「老好人」團體

總書記講的文化自信包含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文化,革命文化就是1840年以來的我們歷次的革命。對於中華文化的構建,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中國共產黨主管的中國革命,給中華民族全新的激情、全新的尊嚴、全新的決心,要敢於鬥爭,敢於勝利,獨立自主、奮發圖強,這些因素都是傳統文化不具備的。

有人說民國時期最好,知識分子在民國是最好時期,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說我怎麼不知道。1929年民國建立審查制度,1935民國建立審查制度,想說什麼說什麼,然後聞一多死了,李公樸被殺了。我說今天才是最好時期,你天天在大學裡罵共產黨,你還當著教授,誰能把你怎麼著!他們幹什麼,解構我們的歷史,包括雷鋒事跡,說什麼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有些人就是要抹黑我們的英雄,歪曲我們光輝歷史。20世紀初孫中山講四萬萬中國人一盤散沙,二十世紀中葉我們被譽為全世界組織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五十年的變化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因為有中國共產黨。現在有些人又在顛覆,想回歸一盤散沙。

從歷史長河來看,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我們即使內戰勝利了,但還不足以昭示我們新中國政權在全世界華人心目中高度,那麼抗美援朝讓我們揚眉吐氣了。我們成為1840年以來新中國歷代政府中,最能有效恢復中華民族尊嚴的政府,我們再不是七七事變時的中國,再不是九一八事變時的中國,兩千多人占領瀋陽,一周占領遼寧,三個月占領東三省。新加坡的李光耀,當年還是英國劍橋大學的學生,海關官員無不對他肅然起敬。當時華人正和聯合國軍打仗,李光耀說他由此下決心學華語,李光耀當年20出頭,華語一塌糊塗,根本不會學,學什麼華語,志願軍跨過鴨綠江,就促使了李光耀學華語,你說這是什麼樣的國際關係。

一個國家在生存、獨立、經濟財富這三個基礎上,才加入第四種國家利益,那就是集體自尊。一個國家沒有集體自尊,就會一盤散沙。什麼叫集體自尊?中國人什麼時候獲得了集體自尊?1949年新中國為全體中國人帶來最大的東西就是集體自尊,這個集體自尊就是毛澤東講的:中國必須獨立,中國必須解放,中國人民的事情必須由自己來做主張,自己來處理,不允許帝國主義再有一絲一毫的侵犯。我們再不僅僅是孔孟之道,中國共產黨已給中華文化作出非常大的貢獻,不僅是奪取了政權,而且整個改造了中國人的思維。小平同志講:「我是中國人民兒子,我深情地愛著我的祖國和人民。」

我們看今天所發生的一些事,很無恥。有人在香港特區政府門口貼那個標語,慶祝鴉片戰爭勝利170周年,說幸虧英國人勝了,我們成為英國人殖民地。「占中」以後,香港中文大學兩名學生在英國下議院作證,要求英國重啟南京條約,天津條約,英國議員面面相覷啊!誰都不敢回答,南京條約英國人都覺得很丟臉。包括兩名立法會議員,梁松恒、劉慧珍,梁頌恒30歲,劉慧珍25歲,他們說香港不是中國的,這種說法嚴重違反基本法,然後香港高等法院解除兩人議員資格。我們是「一國兩制」,但我們很多人只知道「兩制」,包括香港,忘掉了「一國」,沒有「一國」何來兩制?「一國」是目的,「兩制」是手段,「兩制」不是目的。誓詞裡梁頌恒稱中國人為支那,劉慧珍一25歲女孩用英語罵人的話非常粗野,罵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必須得處理。

最近又發生了,香港的所謂毆打「占中」分子的七個警察,被判處入獄兩年,這是維持秩序的七個警察,誰判的?英國法官杜大衛,怎麼是英國法官?結果一看香港地區法院,中國國籍一個沒有,英籍、日籍、澳大利亞籍、紐西蘭籍。香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嗎?法官怎麼全是外籍,我覺得這得引起我們高度重視。什麼叫一國兩制?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任其自由,就叫一國兩制嗎?我們很多人包括香港方面,都拿小平同志「五十年不變」這句話反復說。但我們小平同志還講過一句話呢!「香港先拿回來再說」。1997拿過來了,鄧小平同志1997年2月份去世了。就是只要不變只要穩定只要和諧,只要不出事就行。

共產黨為什麼能勝利?共產黨絕不是一個妥協的團體,絕不是一個「老好人」團體,共產黨是一個鬥爭的團體、戰鬥的團體,這是我們力量來源。去年11月在香港講學,彭定康也來了,來幹什麼呢,來滅獨來了。彭定康是香港最後一個總督,1997離開香港,被我們主管同志稱為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彭定康講我談論民主問題,避免談論關於獨立的事,人們應該認識到假裝獨立的影響是危險的,彭定康知道危險在哪,彭定康講你們旗幟就是民主,你們現在搞港獨,不但大陸百分之百反對,香港大多數人反對,你自己也把運動搞偏了。讓你抓住民主旗幟,怎麼成獨立了?那幫家夥還在做夢呢,我在香港看他們自己畫的香港地圖,還畫200公里專屬經濟區,好大一塊,我說這幫家夥真敢做夢!

彭定康連夢都不敢做,彭定康深知國際政治。林肯1860年當選美國總統,要宣布解放南方黑奴,南方全跳出來,這個家夥要解放南方黑奴,全不幹了。1860年12月林肯剛剛當選,南卡就宣布獨立,南卡州三分之二公民投票,議會三分之二表決,要求南卡州獨立。林肯一看情況不好,趕緊調整政策,頗像我們今天一國兩制。林肯講我上台保證南部不解放黑奴,北部搞北部的工業,南部搞南部的種植園,不解放黑奴,只要留在聯邦內就行,只要不獨立就行。你看能制止住嗎,制止不住!1861年1月喬治亞、佛羅里達、阿拉巴馬、賓西尼,路易斯安納又五個州宣布獨立,1861年5月又五個州。全部公民表決,全部議會三分之二通過,一時之間美國南部11個州,四分之一國土,三分之一人口發生分裂,一瞬之間出現兩個名字,USA和CSA。林肯下決心發動南北戰爭,USA滅掉了CSA,大多數公民通過也不行,照樣滅掉。所以中國必須完成統一,這是國家意志問題,美國當年就這樣。

四年南北戰爭,南軍北軍62萬人死亡,超過美國參加一戰、二戰,朝鮮戰爭美軍死亡58萬人。剛剛統一,林肯被南部獨立分子刺殺,林肯連命都丟了。林肯四年中打了四年仗,死了62萬人,最後自己也死了,你看美國沒有人說林肯是戰爭總統,而是最偉大的民主總統、民權總統,今天華盛頓特區最恢宏的就是林肯紀念堂,歐巴馬當選首先就到林肯紀念堂,特朗普當選首先到林肯紀念堂,他們說這是我們美國人民的心臟,永遠懷念這個人,拯救了聯邦,拯救了美利堅,是最偉大的總統。

1976年毛主席去世,1977黨中央的華國鋒開會決定毛主席紀念堂,因為決定倉促沒有時間設計,毛主席紀念堂就是模仿林肯紀念堂建的。包括毛主席坐的漢白玉沙發,你再看林肯的。這就是國家,什麼是國家,什麼叫統一。美國人自南北戰爭之後,美國公民誓詞,上帝之下的一個美國永不分裂,然後再說什麼自由民主、公平公正。今天我們沒有公民誓詞,我們人大才剛有公務員誓詞。美國公民上帝之下的一個美國永不分裂,如果你分裂,就是對宗教、道德的犯罪,所以美國歷史學家麥克維講,自1865年以來,任何一個政黨階級和階層,對分裂國家,再也無人考慮、想都不敢想,那會導致血流成河。今天我們多少人做著夢,台獨夢、港獨夢、疆獨夢、藏獨夢。其實就像一個台灣學者講的那樣:「台獨的盡頭就是統一」。我覺得這個話講的多好呀!

什麼叫負責任?一定要有實力的支撐

今天我們國家經濟發生巨大的變化,與毛澤東時期、小平同志時期完全不一樣了,我們僅僅又領土、領海、領空是不行的,我們需要在更大範圍維護安全,這是經濟發展使然。一方面大家可以看到,我們經濟總量世界第二,1978年三千億美元,2014年63萬億美元,2016年74萬億。從2014的63萬億到2016的74萬億,一方面經濟總量急劇增長,另一方面對外貿易領域,1978年進出口貿易只占我們經濟總量5%到6%。那時封鎖港口封鎖海洋經濟通道無所謂,對我們影響不大,今天行不行,今天嚴重不行,今天我們進出口總量已占經濟總量60%,60%的石油依賴進口,70%到80%的鐵礦依賴進口,65%到68%的輕工機電產品進口,我們形成了全新的進出口貿易,形成全新的國家,必須保護日益擴大的經濟空間,保護海洋通道安全,海外資產安全,海外資源市場產品安全,海外僑民勞工安全,外層空間安全和應有的海洋權。這是全新的安全問題。

你翻毛選翻鄧選,翻不出來,毛澤東同志、小平同志,他們幾乎沒有面臨過這樣問題,所以2000年中央主管在國防大學講話,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不到南太平洋,不到大西洋,不到印度洋,到2008年,僅8年時間中國海軍全部改編,為什麼?中國經濟發展使然。毛澤東時期我們亞丁灣有幾艘船啊?現在一年3000多艘,我們的衛隊被對方劫持了,我們交涉,必須護航!南海艦隊兩條艦,到亞丁灣護航,我們護航的169艦、886艦,169艦連續三個月不還,886艦連續六個月不還,為什麼不還,因為我們沒有軍事基地。

大家沒有跟中國海軍長期出海經歷,我這分享一下。我是2006年參加中美聯合軍演,我們乘坐北海艦隊113艦,橫跨太平洋,36天時間。我們上軍艦帶個過濾杯喝水,881艦艦長說金教授你怎麼帶這個杯子,我說這杯子挺好,他說肯定要摔,第二天就摔了。我在副艦長室,桌子是歪的嘛,砰一下摔碎了,軍艦上走路從來是深一腳淺一腳的。吃飯要把菜盤子拿住,要不然盤子都掉,去洗手間要抓緊,要不然會摔倒,晚上睡覺要保持平衡,因為床板不停的動。我們掌握了十八天平衡,從青島出發到夏威夷,上岸後感覺走地毯還要深一腳淺一腳,所以都說嘛,海軍紀律最差,都一幫子「醉鬼」,其實我們一口酒沒喝。海軍是經常在外面,我那次跟了才十八天啊!169艦三個月,886艦六個月。886艦政委講,到最後什麼思想政治工作都沒法做了,官兵丁點小事拿起板子拿起水杯,順著窗戶砸去,做什麼思想政治工作?人的耐性達到極限了。所以後來我們在海外買塊地供886艦靠岸,886艦兩個小時回來,紅光滿面有說有笑,所有煩惱一掃而光,什麼思想政治工作都不用做。這就是我們今天對海外基地的渴求。

軍營基地一經建成,馬上投入使用,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第一個海軍基地。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緬甸皎漂港,斯裡蘭卡、坦桑尼亞……萬事起頭難,我們要做一個負責任的地區大國,什麼叫負責任?一定要有實力的支撐。國防部發言人給我打電話,說怎麼把話說圓,我說你就別扯過去的那些事情了,你們就說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地區大國和一個世界大國,我們要為世界和平負起責任來,我們必須這樣來。我們今天能想像嗎,如果毛澤東他老人家能醒過來,知道中國人民解放軍今天在地中海執行勤務,在亞丁灣巡航,他什麼感受?

2011年我們徐州號導彈護衛艦在地中海掩護利比亞僑民,向義大利撤退,2012年我們兩條護衛艦在地中海完成敘利亞化學武器銷毀護航。2015年我們公開發布了中國軍事戰略白皮書,2016年中方訪美,中國代表跟美方講,中國軍事戰略白皮書,第一次提出海外利益攸關體,公開向全世界講,維護海外能源資源、海外人員資產安全,已經成為軍事高度關注目標,同時突出海洋軍事鬥爭和軍事鬥爭準備。

東海防空識別區,新中國第一次給別人劃線

我覺得這是我們今天非常大的一個變化,因為人家在琢磨我們,我們必須要加入他們。美國的中國軍事力量報告,他分析中國石油進口57%都經過馬六甲海峽,26%經過對馬海峽,這兩處占中國進口石油83%。我們今天60%的石油是進口,三輛車兩輛用的是進口油,這個比例到2030年將變成80%,五輛車在加油站四輛加進口油。我們今天總是嫌堵車堵得要命,但你想過沒有,有一天石油一旦中斷、加油站沒有油了,汽車拋錨了,試問經濟怎麼運行?

中國進口石油83%都經過美國眼皮子底下,航空母艦、瀕海戰鬥艦、大黃蜂兩棲攻擊艦、導彈驅逐艦等都在這駐紮著,所以美國外交學會會長哈斯說:「別人說中國崛起如何如何不得了,我不覺得有那麼的不得了。」一個關鍵性因素,美國牢牢控制著中國經濟發展的軟肋,我們發展從來沒有琢磨別人軟肋在哪,別人命門在哪,怎麼把別人卡一下,我們想的是合作共贏,東方思維就這樣,美國不這樣,美國想的是中國命門在哪裡,怎麼制約。

美國國防大學我們同行赫爾姆斯2012年建言:「想要迫使中國不發展,如果封死馬六甲海峽、 巽達海峽海洋通道,中國原油進口、原材料都將中斷,中國經濟將付出重大損失,最終中國將不得不坐下來與日本、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簽署於中國不利的停戰協議。」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這是毛澤東沒有經歷過的,那時候沒有多少資源來自海上,自己的資源自己的市場,今天我們必須嚴正地考慮。

我們參加兩年新加坡亞洲安全會議,有半天休息我們專門到馬六甲海峽看看,每年通過貨輪六萬五千艘,其中近四萬艘發往中國。所以十八大報告提出了堅決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這是專門加進去的,原來十八大報告沒有。1840年以來的歷屆中國政府,我們第一次提建設海洋強國,我們必須在海洋上掌握我們自己發展的命運,尤其是南海,我們處於不利地位,你看東海,2013年宣布東海防空識別區,新中國第一次給別人劃線。

我們為什麼劃東海防空識別區?我們一定要給大陸經濟最發達的長江三角洲提供安全屏護。因為長江三角洲經濟最發達,稅收上交利潤最多,安全環境最差。從大的歷史看,我們中國人什麼時候給別人畫過線啊,我們什麼時候不是反過來抗擊最後被別人劃線,朝鮮38度線美國人劃的,印支半島17度線法國人畫劃的,中印邊境麥克馬洪線英國人劃的,這還有一個中日東海中間線日本人劃的,太平洋中間戴維斯線美國人劃的。東海防空識別區,新中國第一次給別人劃線。

美國人說中國人一般最擅長原則性聲明、道義性譴責,他們不擅長用線標註自己利益,現在會了,也學會這一套了。美國人口氣不改,絕不承認中國東海防空識別區,但私下希望我們注意一下,希望我們別再劃了。他知道我們一定要再劃,我們參加兩次新加坡亞洲安全會議,各方記者最多的問題之一就是:「你們什麼時候劃南海防空識別區?」我說權力怎麼來的?是幹出來的做出來的,硬著頭皮頂住弄出來的,不是講出來的。

國家越強大,個人越自由

1978年小平同志訪日,坐坐日本新幹線,後來小平同志說,什麼叫現代化。我們看看新幹線在中國連動車高鐵都算不上,新幹線60年到現在一直虧本,沒錢賺,你看我們高鐵,京滬線轉入全面盈利,鐵路總公司的主管說:「金教授,你們觀念是老觀念」。我說老觀念就是貨運補客運,綠皮車停開,虧錢。鐵路總公司主管就說,高鐵是個好玩意,賺錢,市場太好,人流量太大。美國這點完全沒想到,現在他們不得不面對事實,南海三個機場,永暑機場跑道3000米、渚碧機場跑道3000米、美濟機場跑道2800米,重型轟炸機、空中加油機全部起降,馬六甲海峽進入作戰半徑,已經鞭長莫及。

小國抗議,越南菲律賓馬拉西亞,他們繼續爭奪南沙群島主權,我們早跳開南沙群島,我們有更大範圍,美國要南海航行自主權,美國一看偷雞不成,就知道中國要幹什麼。我們要造島,美國太平洋總司令哈爾斯說,一旦黃巖島造島完成,南海整個控制權將全部落入中國人之手,黃巖島這個位置,把日本韓國穿過馬六甲海峽,經過巴士海峽的通道,也全控制了。我們絕不能把自己的命運攥到別人手裡,我們一定要造島,這些島礁再也不是孤懸海上,而是具有戰略戰術意義的支點,而且是能否覆蓋數百上千公里範圍的戰略出發點。毛澤東主席講過積極防禦,什麼叫積極防禦,所謂積極,就是毛澤東講的防禦中的進攻,持久中的速決,我們現在就是大範圍的轉入外線。美國想解除我們,談何容易啊!從今天看,我們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就是共產黨主管的中國,我們在過去獲得勝利,今後也一定要獲得這樣的勝利。

1999年大使館被炸,當時大家認為落後就要挨打。2016年習近平同志訪問塞爾維亞,到駐南聯盟使館吊唁。今天我們很多人忘記,但主管層沒有忘記,就像近平同志講的:「我們要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但決不能放棄我們的正當權益,決不能犧牲國家核心利益。」任何外國不要指望我們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我們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接近民族復興這樣的局面,1840到1940前一百年,中國人浴血奮鬥,從林則徐到鴉片禁煙到洪秀全太平天國,到洋務自強,到戊戌變法,到孫中山辛亥革命,毛澤東新民主義革命,所有中國人就為三個字:救中國,挽救民族命運。1949年新中國成立宣示救亡命題終結和下一個命題開始,前一百年救亡,後一百年前行,前一百年歷經坎坷,後一百年依然坎坷,但是共產黨從來沒有放棄自己根本的追求。

習主席講:「對為國犧牲、為民犧牲的英雄烈士,我們要永遠懷念,給予他們極大的榮譽和信仰,不然誰願意為我黨犧牲呢?」國家越強大,個人越自由。唯改革者進,唯創新者強,唯改革創新者勝。

【免責聲明】

內容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我們將刪除內容或協商版權問題!聯繫QQ:3339372142

軍工圈—軍工行業第一公共平台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