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湖南省紀委實名舉報益陽原市委書記胡忠雄

湖南省紀委:

我叫龔春堂,男,生於1966年,實名舉報湖南益陽市市委書記胡忠雄在我工程抽點121萬元、國有企業改制的腐敗事實。赫山區法院、中級法院兩級法院,即使假得再也不能假的案子,由於有胡書記的干預,益陽市內誰都要仰其鼻息,公安法院不惜一切代價強力捂住抽點的腐敗真相,一起賴付工程款案件,已製造衍生了40多件刑事、民事訴訟案。

我於2009年6月22日中標和益陽湘運房地產開發公司簽訂桃花裡工程施工合同,有合法中標書,有與桃花侖建築公司項目工程的承建合同。益陽湘運公司董事長郭躍明、湘運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管崔立欽(湘運副董事長)和市委書記胡忠雄長期勾結,益陽政界是公開的秘密,崔立欽對我說胡書記在湘運有暗股,因此益陽湘運公司以胡書記為後台在益陽呼風喚雨、為所欲為。

桃花裡工程施工到中途,湘運不及時支付工程款、以及工程原材料漲價等因素導致工程無法施工,我和湘運達成了協調會議紀要。經我多方湊資(大部分靠借高利貸),工程差不多完工後,湘運出爾反爾也不結算工程款,也不落實協調會議紀要的內容,連農民工薪水也不支付。郭躍明、崔立欽兩人露出真面目和我談從工程抽點130萬,因為胡書記和湘運的特殊關係,我很清楚這款是抽給胡書記的,我被迫答應,按照崔立欽資金轉帳的方案,用我兒子的身份證開金融卡,密碼也由崔立欽所設,然後他把卡拿走,累計轉帳到該卡121萬。

此後湘運仍然不給我付工程款,我向湖南省檢察院進行了舉報,省檢察院向益陽市檢察院復函立案查處,益陽市紀委介入,查出該卡全部在長沙消費或取現,其中2009年12月25日,一次性刷卡消費17.5萬元,2010年4月在長沙市龍眾汽車銷售服務公司一次性刷卡消費20萬元,其餘的錢都是在長沙ATMD跨費取現。該卡上除了我所打入的121萬元以外,還有另一個叫吳建安的桃花裡工程承建商也匯入了20萬元。經紀委調查,胡忠雄的親戚周明在該卡上轉出9筆5萬元,一筆4.5萬元(共計49.5萬元)。

這張卡調查涉及到胡書記以後,市檢察院、市紀委對該案不了了之,紀委兩個正直的辦案人員被調離了工作崗位。

有胡書記作為後盾,湘運公司成立所謂的「護衛隊」,實際是湘運公司的涉黑組織,非常猖獗,專門武力解決湘運公司的各種糾紛。2012年8月17日上午9點多,湘運派護衛隊打手及涉黑人員在茶樓對我追殺;益陽市公安部門蓄意編造故事情節掩蓋湘運公司幕後操縱真兇的犯罪手段。

湘運以「周明」的名義炮制一份假合同起訴我,一審赫山法院淪為湘運的工具,荒唐判決我合同無效(如果我的合同無效,則湘運公司開發的整個桃花裡小區屬於非法工程,所有的承建商的合同都無效),更為荒唐的是這個叫「周明」的人始終在施工和訴訟中都沒有出現(紀委調查出:這個「周明」系湖南省人防建築設計院工作人員,胡忠雄的親戚,1974年10月出生)。

在胡書記的干預和操縱下,法院為湘運服務,不惜偷換庭審筆錄,毀滅證據,掩蓋抽點真相和操縱持刀殺人,一審二審判決我的合法中標合同為無效合同;經湖南省高級法院指令益陽市中級法院再審後,益陽市中級法院常務副院長金凱力繼續為胡書記服務操縱再審(金凱力因和郭躍明等人賭博被抓後免職被胡忠雄啟用為常務副院長),保護湘運的違法利益,僅僅將無效合同改判為有效合同,對證據確鑿湘運支付工程款只字不提,法院委托的四方簽字的益陽市物價局所做的工程鑒定書,在金凱力手中成為廢紙;

2013年5月初,農民工到市建設局討要血汗錢,湘運護衛隊對手無寸鐵的農民工進行追殺(建設局質監站副站長報110才使農民工躲過一劫);

2014年7月13日,我在網上po文舉報湘運與法官相互勾結違法毀滅庭審筆錄、掩蓋胡忠雄在我施工的工程抽點的貪腐真相,晚上9點許,我的樓下大門被湘運公司派來的車牌號為湘H99110涉黑人員用錘子砸爛。兒子被湘運公司的彭建「請」到紫金山賓館的房間,崔立欽親自出面並安排湘運具黑社會性質的護衛隊人員6名,至14日下午四點多我兒子被非法拘禁控制了18個小時,並有一個叫葉敏的人持槍威脅(該持槍案益陽市公安局採取種種手段蓄意拖延不辦、立案不查);

2005年胡忠雄時任益陽市國有資產改制主管小組組長,在胡的暗箱操作下,益陽湘運公司在2005年4月改制時資產評估為4.8億元,結果以5000萬元的超低「評估」價買斷國有資產,使大量國有資產流入郭躍明等人手中,現僅郭躍明一人的資產就達億元以上。

在2005年下屬縣級桃江站改制時,因為該站職工對改制意見非常不滿,郭躍明指使涉黑人員持槍將該站職工打傷,站長為此槍擊案被判刑;

益陽市委書記胡忠雄保護操縱益陽湘運公司涉黑涉槍,猖狂至極,公然多次製造駭人聽聞的刑案,威脅砍殺,持槍威脅,控制公民人身自由有據可查的就有10多件暴力威脅案,我向益陽市公安局提交的五案並偵的材料,被公安局壓制不辦,老百姓告狀無門。2015年10月從中紀委上訪提交舉報材料回到益陽,就被胡忠雄指令益陽市政法委、公安局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企圖對我和我的案件代理人加以陷害。

胡忠雄從2003年起在益陽經營了十多年,把湘運的郭躍明保護成為劉漢,益陽市的部門主管都不敢得罪郭躍明,否則郭躍明只要吭一聲氣,輕者調職重者降職免職

2016年8月至10月,湘運一手製造的所謂合同糾紛案經金凱力督辦再審繼續為湘運辦黑案,由益陽市檢察院提請湖南省檢察院抗訴移交省高院開庭審理之際,胡忠雄親自赤膊上陣檢察院檢察長打招呼干擾司法

在十八大重拳反腐的態勢下,多人實名舉報,胡書記長袖善舞,不僅沒有得到處理,反而從市長上位到市委書記,真是抹了習主席和王岐山書記的黑!

紀委嚴查!

舉報人:龔春堂

電話:13508459613

2016年12月2日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