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此時此刻,法國大選的第一輪投票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如果一切不出意外,到北京時間凌晨兩點,投票結果就會產生,媒體到時將會公布初步的出口民調。

當然,有了投票結果也不代表就能選出新的總統。法國總統選舉的規則玩法比較複雜,一共分兩輪。第一輪,所有候選人都參加,如果有人得到的選票數超過50%,他就自動獲勝,當選成為新總統。

如果沒有任何一個候選人拿到一半以上的票,得票數最多的兩個候選人就自動進入第二輪投票決出勝負。

今年一共有11名候選人參加第一輪投票,這麼多的候選人意味著票數將會相當分散,所以幾乎不存在第一輪就分出勝負的可能性,5月7日的第二輪投票百分百會如期進行。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今天的第一輪投票就沒有看頭。恰恰相反,全世界的媒體和國際形勢觀察家都在屏氣凝神等待著投票結果。

這是因為,就在選舉前的兩三個星期,出現了一個戲劇性的變化。11名候選人裡,包括我們已經比較熟悉的極右翼候選人瑪麗·勒龐在內,原本只有三人比較有希望進入第二輪,其他的人基本上只是打醬油的角色。

但是從3月份開始,代表極左翼勢力的梅朗雄異軍突起,民意支持率在短時間內飆升,已經和前三名並駕齊驅,原來的三足鼎立變成了四強相爭,也讓選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所以大家現在比較關注、或者說是比較擔心的一件事就變成了: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會不會是瑪麗·勒龐和梅朗雄勝出?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第二輪的投票就會出現極左翼和極右翼展開終極對決的一個局面。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而這樣的局面,隱隱地預示著我們這個世界目前正在出現的一些趨勢,更預示著我們在未來幾年、十幾年可能的一些走向,讓人不安。

法國政壇,原本是由現任總統奧朗德所屬的社會黨和上一任總統薩科齊所屬的共和黨這兩大傳統勢力把守的。

社會黨是傳統的左翼,共和黨則是傳統的右翼。幾十年來,法國的總統職位就由這兩大黨輪流坐莊。

但是,左右只是相對的概念,社會黨和共和黨雖然分左右,但大體上還是處在整個政治光譜的中間位置,不管是偏左還是偏右,他們的政策理念都不至於過於極端。

然而這幾年,整個世界風向大變,極端主義開始抬頭,連續遭受幾次恐怖主義襲擊、同時又承受著嚴重難民危機的歐洲,更是成為颶風的策源地。

而法國還遇到了經濟上的問題,有媒體報導說,現在法國年輕人的失業率高達10%,也就是說每十個年輕人裡就有一個人找不到工作。

法國現任總統奧朗德也極其不得民心,運氣壞得出奇的他曾經很多次在公眾面前出醜,讓他成為五十多年以來法國最不受歡迎的總統。現在他的支持率接近零點,只有4%。

這個數字是什麼概念呢?即使張傑那麼不被大家待見,一次次被群嘲,但他在《我是歌手》決賽裡的得票率也仍然有6%。

好在奧朗德比張傑有自知之明,他早早就宣布不尋求連任。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法國人對政府、對所謂的建制派,就有了抵觸之心。

所以在這裡,我們能看到法國大選和美國大選的第一個相似點:反建制。

美國人反建制,厭惡代表傳統政治勢力的希拉蕊,所以把票投給了沒有任何從政經驗的外來人特朗普。

但美國人再反建制,但基本上還是只能在兩黨政治的框架裡選總統,特朗普再另類,但好歹還是共和黨的候選人。

而法國人就玩得徹底了,11名候選人分別來自11個不同的黨派,社會黨候選人阿蒙的支持率一直不到10%,事實上已經出局。領先的四名候選人裡,除了共和黨候選人菲永,其他三人都來自其他政治勢力。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法國大選和美國大選的另一個相似點,是極端主義和民粹勢力的抬頭、成為民意的主流。

在11名候選人裡,一共有三人來自極右陣營,三人來自極左陣營。

即使是兩大傳統政黨推選出來的菲永和阿蒙,他們在各自黨內初選裡獲勝也都出人意料,並沒有足夠的主流代表性,左的更左,右的更右,同樣呈現了極端化的特點。

領先的四個人裡,傳統右翼共和黨的候選人菲永一度風頭強勁,但是今年一月卻爆出了醜聞。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原來他十多年前做國會議員的時候,一直任用自己的妻子做助理,每個月發給她幾千歐元的高薪,但事實上她的妻子並沒有做任何實際工作,甚至連議員辦公室都不怎麼去。

原本菲永的政策主張是裁減政府工作人員以減少赤字縮減開支,但這個空餉門一出,等於是重重地打了他自己的臉,從此聲望大跌。

另一名候選人馬克隆代表的則是中間派的力量,他發起了「前進」運動,同時得到了左右兩大陣營中不少政治人物的背書。他從來沒有當選過公職,年齡也只有39歲,這兩點原本是缺點,但在現在的環境裡卻給他戴上了清新和局外人的光環,幫助他急速躥紅。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馬克隆的槽點在於,他的妻子是他的高中老師,整整比他大了20歲,而且他可能當時還當了小三。因此雖然40歲不到,他卻有了7個和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孫子和孫女。

當然,對法國人來說,這件事可能不是什麼接受不了的狗血。但馬克隆真正的缺陷在於,他的主張過於溫和,冒犯不了任何人,因此也就無法讓任何人喜歡。

因此,雖然馬克隆是國際媒體的寵兒,但面對其他幾個對手卻也沒有什麼優勢。

菲永曾經被人扔過面粉,馬克隆更是曾經被人扔過雞蛋,兩個人把收到的禮物湊在一起,可以擺個煎餅果子攤了。

四個領先的候選人,菲永和馬克隆各有硬傷,剩下的兩位,極右翼的瑪麗·勒龐和極左翼的梅朗雄就有了很大的機會。

極右的瑪麗·勒龐被人稱為女版的特朗普,因為她的很多觀點都讓人想起特朗普。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她煽動法國人的極端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要推行法國人就業優先政策,強調法國人的身份認同,要重建法國人的民族驕傲。

她極端反移民,主張收緊入籍監控,取消通過結婚自動入籍,特別是對有犯罪前科的人加強入籍控制,還表示要關閉邊境來限制移民潮。

她煽動對穆斯林的種族仇恨,曾經很多次聲稱要在公共場所禁止穆斯林婦女穿從頭到腳的伊斯蘭長袍。

梅朗雄呢?在美國也有一個翻版,那就是民主黨的候選人,被稱為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梅朗雄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革命者,「革命」是他經常掛在嘴邊的詞語,他主張要摧毀法國腐朽的舊秩序,來一場人民的起義,建立一個全新的法蘭西第六共和國。

和桑德斯一樣,年老的梅朗雄也深受年輕人的愛戴。他的口才極好,演講非常有煽動性,他在巴黎舉行的競選集會有十幾萬狂熱的支持者到場參加。

有媒體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梅朗雄演講之後,梅朗雄帶領現場群眾輪番高唱《馬賽曲》和《國際歌》,將集會推向了高潮。民眾陸續從巴士底獄廣場走向共和國廣場,很多人帶著弗裡吉亞無邊便帽、象徵公社革命的掃帚、鐵鍋一類的道具,氣氛熱烈。」

他說,「我是騷動與爆裂,我是噪音和憤怒」。

在經濟上,梅朗雄主張把法定工作時間縮短到32小時,把法定退休年齡從62歲降到60歲,把企業中的薪水差距限制在20倍以內,這樣老板要提高薪水,就必須要給員工漲薪水。他還提出要對富人征收100%的重稅,

當然,梅朗雄還是一個共產主義者,他愛穿中山裝,還曾經公開表示過對毛澤東和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的敬佩。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無論是梅朗雄還是瑪麗·勒龐,他們爭取支持和選票的路徑都是相似的,那就是:利用民眾對現狀的不滿,用極端的話語、極端的主張,煽動人們內心的憤怒和恐懼。

因此,他們就有了邪教般蠱惑人心的力量。

而其他的幾個候選人,比如39歲的馬克隆,理念和主張過於溫和,冒犯不了任何人,因此也就無法擊中人們的內心,無法給人們心中燃燒的不滿和憤怒加一把火。

無論極左和極右,他們的很多政策聽起來大快人心,但基本上是訴諸於情緒,真要施行起來,必將造成社會的動蕩和經濟的崩潰。

而且,雖然極左和極右的姿態立場手段各有不同,但他們最後呈現出來的政策主張,卻有著驚人的重合。

無論是瑪麗·勒龐還是梅朗雄,他們都反對經濟全球化,主張舉行法國退出歐盟的公投,主張退出申根區和歐元區。

梅朗雄甚至還計劃退出WTO、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許多國際組織,在他眼裡這些都是全球化的資本主義失敗的象徵。

如果法國大選第一輪真的是梅朗雄和瑪麗·勒龐勝出,第二輪變成極左和極右的對決,那法國退歐Frexit就將會是下一只起飛的黑天鵝。

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只是,不管最終法國選舉的結果如何,都不影響一個基本的判斷:

極左和極右的極端主義正在快速崛起,我們這個世界正在發生深刻的裂變,那只黑天鵝其實早就已經起飛了。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沒關注的朋友長按二維碼點點關注

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這一次的法國總統大選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