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速報:2017年春霜災難性毀滅整個香檳區

雖然是周末,但我們告知香檳愛好者們一則非常悲傷的消息:

就在昨天一場突如其來的春日霜凍襲擊了整個香檳區,致使大規模的葡萄被扼殺於蝕骨的寒冷中。

《葡萄酒評論》中文版主編謝立說:這篇連夜趕出來的報導處處動人。如果你常常去產區和酒莊,看到過酒農辛苦工作,很難對此無動於衷。「對於他來說2017年霞多麗的采收已經結束了。」淚目。

在此還要感謝身在香檳,第一時間撰寫本報導的香檳專家孟蕾小姐,她對香檳所負有的情感和責任,以及嚴謹的專業知識,讓我們認識到一件重要的事:

「香檳在最歡樂的時候陪伴著我們,也在最悲傷的時候陪伴著我們。」

「2017年的香檳區,葡萄生長季還沒開始就幾乎提前結束了。這場突如其來的春季霜凍,幾乎毀滅了整個香檳區。」

昨晚熬夜報導了法國各地的春季霜凍情況,憂心忡忡地入睡,早上起來馬上刷facebook, instagram來了解各地葡萄園的情況。

香檳區北部Hermonville村,酒農Francis Boulard的溫度計顯示零下六度(零下二度就足以凍死葡萄嫩芽)。

馬恩河谷的獨立酒農Benoit Tarlant(Champagne Tarlant)發照片,對於他來說2017年霞多麗的采收已經結束了。

白丘地區傳奇酒農Anselme Selosse之子Guillaume Selosse說,Avize村底部Chantereines葡萄園(用來釀制Champagne Selosse年份款和單一園香檳)遭受春霜嚴重打擊。

香檳南部Aube地區之星Olivier Horiot(Champagne Olivier Horiot),徹夜安裝暖風機以降低霜凍威脅,卻轉眼之間失去了4公頃葡萄嫩芽。

我很鐘愛的香檳老頑童Jerome Prévost(Champagne Closerie)也發照片一道回復大家說2017年的收成已經損失80%(本來就只有2公頃葡萄園)。

跟如今大紅大紫的Olivier Collin(Champagne Ulysse Collin)約好了帶國內朋友去參觀品酒,前去的路上一直擔心他的狀況,他在Congy(香檳區白丘地區再往南的Morin河谷地區)的家裡依舊風景如畫,下車看到他打了招呼以後直接問:

「昨晚睡了嗎?」

他像個孩子一樣邊笑邊說「我把所有工人家人都叫過來幫我在Les Pierrieres葡萄園裡擺了500個蠟燭,我們等到凌晨三點發現氣溫都還沒降到負二度以下,就回家睡覺了。今天早上再去觀察發現居然那塊霞多麗全部都抵抗住了這次春霜考驗幾乎完好無損,可以放心啦。」

聽到他的這席話才放心下來,跟他聊起上次香港北京之行的見聞和最近香檳區的八卦。後來讓他帶國內的朋友去看看葡萄園,尤其是我很喜歡的Les Roises和Les Enfers(兩款白中白香檳)的兩塊地都在Congy本村,幾個人步行前往。

路過他自家院子裡的一公頃霞多麗葡萄園,好奇地停下來看看2017新生命葡萄芽,我們才發現這塊稍平坦也剛剛翻過土的葡萄園遭遇了嚴重的霜凍,葡萄芽所剩無幾。

Olivier Collin在一片被春霜摧毀的葡萄園 圖片來源:Lei MENG

我一時不敢說話,不知道他會怎樣的反應。要知道一公頃的葡萄園在香檳區相當於10000公斤左右的葡萄果實,這塊葡萄園的收成Olivier常年出售給Pommery酒莊,按照目前香檳葡萄收購市價來說也要六七萬歐元。

今天下午和Olivier Collin在一片被春霜摧毀的葡萄園 圖片來源:Sasha

他重復了無數次「Ah yaya, C’est la Vie」,心急地走了一整列來觀察,最後無奈的回到我們面前說「幾乎都沒了,我居然沒有來這裡檢查」。

然後恢復心情,又跟我們展示哪些是被摧毀的葡萄芽,哪些幸運頑強的小芽仍健在。然後看我不說話,他居然反過來安慰我說「這就是人生,是酒農不得不面對的情況。大自然仍然比我們強大,所以我們只能用哲學家的思維來面對這個結果,我已經很滿足了。反而我更為勃艮第的朋友們擔心,他們已經連續四五年遭遇災害,而我這塊葡萄園,上一次這麼嚴重的霜凍還是1985年。」

他越樂觀,我越無語凝噎。只能安慰他說沒準還有偷懶遲到的葡萄芽之後會長出來,他也只是一聳肩開玩笑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奇跡發生了吧,今年采收季你過來吧,工作量一定很少💔。」

隨後我們走到他的Les Roises和Les Enfers,看到朝南向Les Roises的葡萄芽和葉子幾乎都還健在,甚至長出了葡萄Baby,他才終於長吸一口氣放心下來跟我們展示他葡萄園裡的生命,拔下一顆繁縷草,撿起打火石(Les Roises葡萄園富含燧石),又開始說說笑笑。

葡萄園中的野生繁縷草,藍色的花朵代表土壤中富含石灰巖 圖片來源:Lei MENG

我插話說:「以你的香檳品質和數量,你可以漲價,我們能接受的。」他又和以前幾次一樣鄭重跟我說:「我還是希望保持合理的價格,如果實在困難我也難免出廠價漲價一兩歐,但不到迫不得已我是不會這樣的。」

我一面笑他「太正經高尚」,一面更加由衷欣賞這個酒農朋友。

要知道,這只是2017年葡萄園生命周期的開始階段,就已經損失如此慘重。接下來還說不準會遇到多少狀況使得葡萄園減產,霜黴病,白粉病,乾旱等等都還無法預料。

2017注定又是艱難的一年,數年後能出廠上市的2017年香檳一定數量極少。而我們能做的,僅僅是用愛和呵護給葡萄以能量,支持陪伴酒農,用心欣賞他們的作品。

今夜注定又是一個不眠夜,希望剩下的小生命們能夠渡過難關,健康成長。為我的酒農朋友們祈福!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檳客文化(ID:Champaholic-Asia)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可直接前往悅食家APP購買。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檳客文化

檳客文化

了解更多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