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男總導演岑俊義首談網綜:火貓直播《少女學園》是電視人在直播形態下的精良製作

岑俊義導演與少女學園制品人趙謹儼探討交流

電視台在錄節目,「網紅」在旁直接直播——這是多位電視製作人2016年親歷的狀況,一位業內人士親口描述,當時其隨媒體大團去別洲採訪,其中既有中央台、地方衛視和新華社等傳統媒體,也有一批新生代「網紅」。當《焦點訪談》欄目組開始在當地錄制採訪時,「網紅」團們就直接拿起了自拍桿和手機,同步進行現場直播。電視人紛紛感嘆,網路直播已成一大局,並大有蓋過電視直播之勢。

少女學園

電視直播元年 VS 網路直播元年

1997年是公認的電視直播元年,2016年是公認的網路直播元年,兩個元年的態勢有極大的不同。電視人把傳統電視時代的直播稱為「大事才直播」:1997年香港回歸直播、黃河小浪底工程截流直播、2003年抗擊非典直播,出發點均是「大事」。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全過程長達72個小時的直播,被譽為電視直播的起點,直播是以新聞為導向的,建立在人們對大事件的巨大期待及填補信息空白的基礎上,解決的是信息的「硬需求」,這個案例至今被電視人圈內津津樂道;而2003年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連播11天的《抗擊非典特別直播報導》,為的是及時傳遞最新消息,消除民眾疑慮,促成社會穩定。

而2016年後的起勢的網路直播則是娛樂消遣至上,為的是殺時間,填補人們的無聊時光。吃飯可以直播,玩樂可以直播,運動可以直播,連睡覺都可以直播——互聯網直播不再受到時間、地點、內容等限制,完全生活化,隨時隨地可以發生。兩種直播的傳播對象和功能都有所不同:電視直播更多發揮新聞時效功能,網路直播發揮娛樂消遣功能。

少女學園

網路直播的開端偏向於個人化、生活化、垂直化的內容,可以視為電視內容過濾後碎片化的補充。電視人開始對網路直播普遍的看法是:網路直播對觀眾的注意力有所分散,但並沒有跟電視直播形成直接的競爭關係。但電視人開始大多忽略了網路直播對於受眾而言最大的誘惑,就是內容的時效性、不可修飾性以及豐富的互動體驗。隨著直播門檻的降低和交互方式的多元化,越來越多的受眾接受並喜歡上這種新形態,網路直播開始瘋狂「野蠻生長」。

網路直播野蠻生長的同時也暴露出很多問題,對於時下以「網紅」為代表的網路直播的前景,電視業界並不十分看好,不少電視人提出隨著政府管控收緊,網路直播將迎來一次大洗牌。與此同時直播業也在轉型和升級,直播專業人表示過,網紅霸屏的狀況很快就會過去,真正的直播將是PGC(專業生成內容)的天下。未來能夠存活的還是有價值、有品質的內容,而不是那些僅僅為了滿足窺視欲、迎合低級趣味的「狂歡式」內容。

伴隨而來的是直播平台的內容製作向更加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包括畫面、語言等諸多方面的提升,多方嘗試增加「硬內容」。依靠草根、利益、網紅撐場面的直播已經到了天花板,在「人人可直播」的條件下,如何為受眾提供持續的、契合其需求的內容,網路平台紛紛選擇了網綜直播這一方向。而網綜直播的出現開始直接與電視錄播綜藝節目正面競爭,打破了電視人最初的判斷,搶占了大票無聊受眾的時長。

如鬥魚推出的《花漾大爬梯》,熊貓推出的《Hello!女神》,來瘋直播推出的《小哥喂喂喂》,均是網綜直播的嘗試。這些嘗試從最後的節目效果來看有很多可取之處,也同時暴露了網綜直播內容製作和技術方面不足之處。如今網綜直播的勢頭並沒有隨著初期嘗試而消亡,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各家直播平台也投入主力精力進行改進,力求在激烈的比拼中做出門檻和競爭優勢,殺出重圍,分得流量之羹。

少女學園

網綜直播大開疆土衝擊電視綜藝節目之勢自然受到了傳統電視人的普遍關注,日前一檔由火貓直播製作的《少女學園》直播網綜在電視綜藝從業界掀起較大範圍的討論熱潮,其原因還是這是直播行業內第一檔與衛視綜藝節目製作團隊合作的直播綜藝,從節目內容及節奏等方面均達到錄播綜藝節目水準,在直播質量上遠超出同行業同期推出的直播綜藝節目水準。

由傳統電視業內人士首次試水網綜直播的案例,引發了電視綜藝界大佬紛紛發聲。原湖南衛視《天天向上》導演組組長,《出彩中國人》主力導演徐曉棟,率先對這檔節目作出肯定評價,稱「製作團隊非常專業,跟傳統電視台做的綜藝節目保持了很大的一致性。在專業操作手法上《少女學園》的水平算是目前直播節目中的領軍代表。節目的台本思路設計非常清晰,在互動方面、流程方面、節目邏輯性方面很專業,完全體現了頂級電視綜藝節目製作團隊的水平。」

徐曉棟導演在觀看少女學園現場直播

徐曉棟之後,《爸爸回來了》制片人兼總導演岑俊義也首度發聲評價直播網綜,稱火貓直播的《少女學園》是電視人在直播業態中的精良製作和成功嘗試。岑俊義也是《奔跑吧兄弟》第一、二、三季制片人兼總導演,日前他接受了記者採訪:

記者:看過《少女學園》後,您對這檔直播綜藝節目有什麼總體看法?

答: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啊,在有限的範圍空間內把握得很好,在這個範圍內的互動性很優良,內容設置方面也很精致。我認為在這個節目的基礎上,日後直播網綜的拓展性很高,這絕對是一個可以嘗試發展的內容模式方向。

記者:請您評價一下《少女學園》的節目類型?

答:這個節目有很大成長可能性,我們現在看到的製作是比較簡單的設置,但是它打了很成功的基礎,可以通過這種嘗試,一個一個環節做大,我認為這是一個有高成長性的節目形態。對於承載這個節目的平台火貓直播來說,這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積累的路徑選擇,這個穩定、小風險、注重專業性的嘗試,為自身打造泛娛樂網綜直播平台的戰略方向做出來一個很紮實的基礎,可以為平台後面的直播綜藝節目發展帶來很多啟迪。

我看到的《少女學園》現在的節目規模,和電視錄播綜藝節目比較,相對來說比較小。但是它不管從場景到道具上都很精致,體現了電視製作人的製作水平,未來可以把這些道具擴大把場面擴大,有很大的想像的可能性。

岑俊義導演探班少女學園

記者:您認為直播綜藝節目未來的發展趨勢會是如何?

答:像《少女學園》這樣相對小體量的節目可能更適合直播形式的發揮。我認為直播這個模式更適合於綜藝、晚會、演唱會,或者是相對可控的內容,這樣出差錯的可能性小,當然直播綜藝節目一定需要很專業的腳本,因為直播很難把控到每一個細節。直播網綜最大的優勢還是在於它可以做實時的互動,這是電視播放方式無法替代的,所以直播網綜是個不能被取代的趨勢。

記者:請評價一下現有的其它直播綜藝節目的嘗試

答:最早騰訊的《我們十五個》,我認為也是個很好的嘗試,個人很喜歡這個節目,只是節目內核不太合適現在的時代趨勢了。我最近看到俄羅斯要做一個直播真人秀,節目裡會放置兩千個錄影頭,讓兩千個錄影頭都開啟直播,這也是非常新的創意。

直播嘗試在我的理解中,不能跟真人秀畫上等號,這是個全新的理念和玩法。直播平台不要試圖做《跑男》直播版、不要試圖做《極限挑戰》直播版,這就是《少女學園》的成功之處,所有的腳本和玩法都是從直播核心角度重新設置的,節目組並沒有單純把錄播節目照搬,這樣才能最大程度發揮直播玩法的優勢。

記者:您認為直播綜藝可能產生爆款嗎?

答:看到這次《少女學園》出品的成功效果,我認為這個可能性很大。現在這個節目還處於嘗試和量的積累階段,我們說「量積累到一定階段總會有質的突破」,我對這個製作團隊和平台信心很大,期望這個節目後面幾季會在這一季的成功嘗試後有很大的突破,或是團隊通過這次的經驗,做出全新的內容爆款。

記者:火貓直播這個平台原先是以電競直播為主的,做了很久很深入,如今開始走泛娛樂的布局,做網綜的直播,您對這個嘗試怎麼看?

答:我覺得任何的轉型和全新的嘗試,我比較崇尚一個詞叫「敬畏心」。像你剛剛所說,火貓直播以前都是做電競內容,哪怕在電競賽事方面已經非常非常專業了,但現在要做綜藝直播的轉型,以我對節目的觀察,火貓直播保持了很高的敬畏心,在直播平台業界是首次啟用全專業的衛視綜藝節目製作班底,在節目製作過程中尊重了團隊的專業性,也沒有試圖讓團隊做無法把控得嘗試。

當時我們做《跑男》的時候,用的是浙江衛視還蠻專業的團隊,團隊裡有很多很資深的導演,但最後我們都在給韓國團隊當實習生,前五期,前兩次錄制,我們只相當於做他們的實習生,幫他們打雜。我們的錄影去給他們的錄影扛腳架;我們的錄音去給他們的錄音打下手,這就是敬畏心。

火貓在這個網綜直播的製作過程中,沒有以自己的經驗判斷:「以做電競的經驗如何如何……」電競和綜藝的直播,我相信肯定是不一樣的。所以直播平台不要在一開始把直播的經驗,電競的經驗,在節目籌備早期就放進綜藝的直播上來。我覺得這個挺重要的。這個姿態給了這個衛視專業團隊很大的發揮空間,讓他們按電視人的標準和對精致無誤差的執著做出了非常精美的一檔直播節目。

記者:您認為現在哪一個電視綜藝節目可以做成小而精的純直播形態?

答:比如脫口秀、演唱會。綜藝節目方面就比如《天天向上》這樣的,《天天向上》肯定也需要重新編排過。火貓直播這次啟用《天天向上》的製作班底,也是個聰明的選擇,可以看出這個平台對衛視綜藝節目也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和理解,分析什麼樣的內容和形式適合轉化為網綜直播,這個專業的態度也是很可取的。《天天向上》團隊這次也確實做出了非常精良的直播版本的綜藝節目。

記者:從投資的角度,之前很多資本投了網大和網劇,現在很多資本又投向直播綜藝節目方向,您怎麼看這個趨勢?

答:這肯定是好的趨勢,資本的特性就是這樣,當一個領域無法再有賺錢空間時,資本就會開拓新的可行性,就因為資本這個流動的特性,開通了很多可行的領域。你提到的網大和網劇已經在資本投入後變成相對平穩成熟的領域,盈利模式已經被人看懂和理解了,隨之利潤空間也降低了,所以現在資本就開拓到了直播綜藝這個領域,也證明了這個領域的發展可能性和前途。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