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河邊紅衣女鬼,雖不曾害人,卻要男子與她冥婚方可投胎

話說舊時那茅橋鎮有個朱圩村,村子前面有條河,名為燕雀河。這天艷陽高照,河對面迎來了一隊吹吹打打的迎親隊伍,村裡人知道,那是隔壁村的人家在娶親。

這不,迎親隊伍接到新娘子現在已經要過河了,突然,天色大變,烏雲密布,電閃雷鳴。傾盆大雨澆蓋而下,走到河道中央的隊伍頓時大亂了起來。雨水把鋪在河中用於過河的石頭弄得又濕又滑。不一會兒,喝水就漲了起來,沒過了石頭,抬轎子的一個漢子腳下一個不慎,一腳踩空了,瞬間就摔倒在河裡。

接著,其餘的三人連同轎子也掉進了河裡。變得洶湧的河水瞬間就把新娘子沖走了,那四人因為會水拼了老命才讓其他人拉上岸。然而,可憐的新娘子就這樣消失在了洪水中。雨停之後,發動兩個村子的人一齊尋找,奈何只在下遊處找到了那頂被沖毀的大紅轎子,新娘子的再也沒找到,不禁讓人惋惜。

此事過後大半年,此時正值三月陰雨連綿,霧氣極大。一天早晨,從外地回來的李小壯正在過河,忽然聽到有女子在唱歌,李小壯環顧四周,除了茫茫的大霧什麼也沒有。走到對岸,歌聲又響起了,定眼一看,不遠處的河邊坐著一位紅色衣裳的女子,正在河邊梳洗著那頭黑黑的長髮,還唱著歌,歌聲瞬間就把李小壯迷住了。

正當李小壯要走過去的時候,那女女子竟然消失了。李小壯揉揉眼睛,前面除了大霧什麼也沒有。以為是見鬼了,搖搖腦袋就往村裡走了。

回到家中跟母親說了看這件事,母親哪裡會信,就說,「興許是你一路勞累,看錯了吧,別傻愣了,過來吃早飯吧。」李小壯也覺得是看錯了,就不想了。

可是,接下來的幾天,村子裡傳著一件怪事,不少人也看見了河邊有一紅裙女子在唱歌梳洗。這可是嚇壞了鄉 大家了。李小壯再次想起了前幾天自己看到的一幕,頓時心裡也咯噔了起來。

這個河邊鬧鬼的事情啊,也傳到了隔壁的幾個村子裡,還有的人說,那女鬼竟然跟半年前被大水沖走的新娘子很是相像,這下子鄉 大家就更害怕了,都說,「是不是回來索命來了。」頓時,那幾個抬轎的漢子更是嚇得腿都軟了。只是,自從那女鬼出現後,也沒害過人,只是在歌唱,梳洗。

此事漸漸的也就傳到了當初那個新郎官柳平那裡,自從新娘被沖走之後,他就鬱鬱寡歡,跟沒了魂一樣,聽說在河邊見到他的娘子,就不要命的跑出了家門。

此時乃是清晨時分,大霧朦朧,天還是灰蒙蒙一片,柳平跑到河邊,大呼,「娘子!娘子!」奈何,無人回應,那紅衣女鬼也未曾出現,不由的頹喪坐在河邊。突然,耳邊傳來陣陣歌聲,循聲望去,不遠處坐著一紅衣女子,正在梳洗著長髮。

柳平也不害怕,就狂奔過去,顫抖著伸出了手,叫了聲,「是你嗎?娘子!」剛要觸碰到女子的肩膀,那女子抬頭,只見其臉色毫無血色,猶如白紙一般,甚是嚇人。只是這張臉在柳平眼中是何等的熟悉,不是自己的娘子,又是何人?

淚水奪眶而出,想要保住女子,奈何,「嘩啦」一聲,柳平竟然穿過了女子的身體,掉進了河裡,掙扎著上了岸,卻發現那女子此時也是淚眼汪汪。柳平一把跪在地上,「娘子,我劉平對不起你啊!我獨自一人茍活於世,是何等痛苦。」

那女子此時說道,「相公,你我雖然並未拜堂,但是你已是我夫君,你如此,我又於心何忍呢?」柳平說道,「娘子所言甚是,你我雖未拜堂,但是在我柳平心中你就是我的妻子,誰也改變不了。只是,娘子,你為何在此?」

女子嘆氣道,「相公有所不知,我如今確實非人,唉,奈何當初我被大水沖走,枉死於這河道之中,至此不得投胎轉世,只能逗留於此。」柳平忙道,「那娘子你要怎麼樣才能投胎?」女子為難道,「這…」,柳平急了,「娘子有何難言之隱盡可說來。」女子又是嘆氣道,「唉,讓我投胎唯一之法就是把我的屍身挖起,再讓一男子與我冥婚即可。」

柳平也被驚駭道了,不一會兒又說,「娘子,我與你冥婚。」女子急道,「相公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柳平平靜道,「娘子,你可知你這一去,我茍活於世是何等痛苦,沒日沒夜的相思之苦你可曾懂得?能與你同去,我心再無憾!如若不成,我柳平就自溺於這河水中,與娘子你同做這孤魂野鬼。」女子頓時又抽泣起來,「相公你這是何苦呢?」

柳平堅定道,「娘子不必多言,快快告訴我你屍身在何處?我去尋來。」看到柳平堅定的目光女子無奈道,「我屍身就在這下遊第三個灣的淺灘下,當初被河沙埋在了下面。」柳平就說,「好,娘子你暫且等我,我回去叫人幫忙準備此事。」說完轉身就走了,此時,天也快大亮了,霧氣也散了一些,女子也消失不見了。

回到家中的柳平跟父母說了此事,頓時遭到了反對,柳平以死相逼,在柱子上撞破了頭,其父母才含淚同意。柳平帶著人來到河灣的淺灘出,深挖了幾尺,果然發現了娘子的屍身,奇怪的是,屍身保存完好,只是渾身發白,一點腐爛的跡象也沒有。

眾人將屍身小心的抬回了柳平家裡,神婆又重新給屍身打扮了一番,然後,裝進了棺材裡。到了子時,一陣陰風吹來,躺在棺材裡的新娘子突然走了出來,頓時嚇壞了在場的幾個人。唯獨柳平上前將其抱了下來,和她緩緩的走到父母面前,拜堂!

此時柳平的父母那是又驚又悲,不一會兒,老母親早已哭成了淚人,泣不成聲!拜完堂,柳平同新娘一起躺在棺材裡,幾個人就把棺材蓋上,釘好,子時一過,就抬到山上安葬了。從此,那紅衣女鬼就再也沒出現過!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