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似香梅傲雪寒 始知箏夢憶相深——對話古箏演奏家、教育家袁莎

「你聽我的音樂悲傷,你覺得其中是不是有我的故事。我說,當音樂進到你的心裡,你流的淚已經與我無關,那是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心事。」

袁莎

袁莎,當代中國傑出古箏表演家、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古箏碩士生導師,中國古箏學院院長,中箏藝術團團長,中華慈善總會愛心大使,中國太空探月工程音樂及火星形象大使。兩大最權威古箏大賽——2001年中國音樂家協會
「‘龍音杯’國際古箏大賽」和2002年文化部「第一屆‘文華獎’全國樂器大賽」古箏專業組第一名獲得者。所演奏的古箏曲《林泉》獲中宣部常設國家級大獎—中國音樂「金鐘獎」唯一金獎,袁莎是唯一一位包攬此三項國內外頂級賽事的冠軍獲得者。她的古箏演奏與教學影片創全國古箏領域的網路點擊量與收視率記錄。其出神入化的古箏技藝已成為古箏藝術領域美的化身,對中國箏壇產生了不可磨滅的影響。

她,致力於傳播古箏藝術的美麗使者;她,從風中翩然走來的清秀女子,那雙似乎帶著只屬於江南柔軟多情的明亮眼眸中鑲嵌有太多太多關於箏說不完的故事……

「山黛遠,月波長,暮雲秋影照瀟湘。斷腸脈脈兩無語,寄情流水傳相思,相看未用傷遲暮,別有荷塘一池幽。佳人彩雲裡,欲贈隔遠天。相思無因見,悵望涼風前….」

《出水蓮》也是一首思鄉曲。那個感慨「故人散作天涯客」的思鄉小我,與千年前中州古民顛沛流離、南遷北望原鄉情感的大我,都與這古雅、凝重、哀怨、深邃的出水蓮融在了一起。此時臉上流淌的與其說是清淚,不如說是蓮香……

2014年,大陸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飛行試驗獲得圓滿成功。其中「中國夢音樂晶片」中存儲了袁莎演奏的《出水蓮》,與歌唱家彭麗媛的《在希望的田野上》、作曲家譚盾的《天地人》、琵琶演奏家劉德海的《十面埋伏》、鋼琴家郎朗的《春節序曲》等作品,開創了中國音樂領域的新記錄。這是迄今為止唯一一首載入月球又返回地球的古箏曲。

俯身栽種桃李枝 下自成蹊盡餘香

記:翻看您的微博,發現您微博上出現最多的除了您熱愛的古箏就是中國古詩詞。我們知道古箏作為中國民族樂器與中國古典詩詞都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那您覺得古箏藝術和中國古典詩詞兩者之間有什麼共通之處?

袁:我對中國古典詩詞非常感興趣。文藝的領域,對我來說尤其是古典詩詞和古箏,兩者之間一定是有共通之處的。它們能夠直擊你內心深處最敏感也最柔軟的那個角落,能夠讓你與它們產生共鳴。詩詞也好,音樂也罷,它們都是可以溫暖、慰藉人心的。只有那些能夠沁入心田,讓人與之共鳴的樂曲才是價值、有意義的好音樂。「彈琴的最高追求,是你的音樂能夠感染、影響、觸動人的心靈。只有這樣,你才對得起你手中這件樂器,而它的價值也就在你的身上得以體現。而這個過程需要很長時間技巧的積累,沒有紮實的基本功,沒有遊刃有餘的技巧,一切則是空談。真正到最終音樂的表達,其實就恰似武俠中的一個概念「化有形為無形」,你彈奏出的音樂,觀眾已忽略了你用什麼技巧去彈,而只是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感染力與強大的氣場,技巧不再成為任何負擔,而是你心之所向,音之所至。只有到達這個層次,才是彈琴的最高境界。
」——袁莎

全國古箏教育與演奏精修班授課現場

記:在民樂教育領域,你是一位傳道受業解惑的師者。最初登上三尺講台到如今桃李綻放,您在教學心態上有什麼變化?在教授學生的過程中您得到了什麼?對於和您一樣從事民樂教育的工作者,能不能分享一些實用的教學方法?對於想學古箏的人士和業餘愛樂者,您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袁:我在與學生相處過程中並沒有把自己定位為一個與學生有距離感,讓學生覺得害怕的老師的角色,由於我與學生之間年齡差別不是太大,相處起來更像朋友,這樣反而會減輕學生上課時與老師相處的壓力。俗話說,教學相長,在學生演奏提高的同時,我也從學生身上學到很多,我的教學講解越來越精煉,越來越準確,這些都是學生給我的,我一直在教學中成長,在和學生共同進步。再者,我自己一路走來的學習經歷成為我教授學生的經驗積累。尤其針對技術方面的訓練,我結合自身遇到問題、解決問題的經驗給予學生正確的指導。在音樂表現力上,作為教師,以身示教非常重要。對音樂文本的理解上,我會根據不同年齡層次的學生予以不同的方式方法解讀。我也鼓勵學生通過各種管道的外延學習去輔助自己的古箏演奏,閱讀、書法、寫作等都是一種非常好的管道。只有打好深厚的文化底蘊才能有進一步對音樂的解讀,對於中國傳統音樂的學習也十分必要,了解、熟悉中國文化是每個學生在學習音樂之外要去做的功課。這也對學生的人格塑造和素質養成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我想,無論時代、學術如何發展,我們必須要堅持這樣的教育理念。在古箏的普及上,我曾經編寫過各種古箏教學教材。我希望那些想學習古箏的人士能夠認識到,古箏入門可以很快,但是達到專業高水準又是極難,所以說,古箏這件樂器的學習與難度跨度是非常大。因材施教是在教材選擇上的的最佳標準,將彈奏方法巧妙地融入這些適合不同年齡層的人群,選用合適的教材至關重要。

飛天響徹華夏箏 落地演繹中國夢

記:您在古箏表演、教學、普及之外還參加了許多社會活動,為古箏的傳播盡心盡力,如中國探月工程中搭載的「中國夢音樂晶片」等。十分好奇您怎麼與科技領域有了「緣分」?您為什麼要這麼做,有何意義?

袁:當時是國家相關部門找到我,希望收錄我的古箏作品《出水蓮》,我覺得非常幸運。《出水蓮》這首作品旋律優美,蓮花本就品格高潔,用音樂勾勒出來的蓮花形象更加生動。對科技領域我並不了解,音樂與科技的碰撞的機會十分難得,這樣的經歷讓我對科技更加好奇。轉而又想,音樂語言描繪出的意境之大、之廣、之深,不也是一個無窮盡的宇宙嗎?其實,音樂、科學、宗教是相通的。在科學領域我們追求真,在宗教領域我們追求善,在藝術領域我們追求美,在人生當中,我們追求愛。我感謝這個美好的契機。

中國探月工程、中央音樂學院捐贈儀式

藝術與科技的巔峰相遇——光明·中國探月音樂會

2016年10月11日,探月與太空工程中心宣布,袁莎與郎平、姚明、譚盾等社會文化藝術名人將共同擔任中國火星大使,這是中國重大科技工程首次啟用形象大使。

記:您可以介紹一下此次箏與詩音樂劇的創作想法和舞台呈現,對於這台音樂劇您認為它的看點在哪裡?它能夠對於豐富古箏舞台藝術表演形式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袁:在當今時代出現的越來越多迎合聽眾需要的藝術創作環境中,古箏應當對聽眾的音樂欣賞發展有所引領。在希望觀眾接受我們正統文化的同時也不能強迫他們接受由於自身審美層次的限制而無法欣賞的音樂文化。這個時候,找到適合現代人欣賞的方式很重要。在保留傳統音樂原汁原味的精髓的同時,適當調整外在表現形式,以此來吸引更多人觀賞、關注我們的傳統音樂,這是我們箏與詩音樂劇最想傳達給觀眾的信息。我們以中國歷史發展的脈絡,用人物穿越輪回的傳奇方式,結合古典詩詞的典雅莊重、古箏音樂帶來的聲效美感與絢麗的舞美燈光,在一次次的輪回和歷史變遷之中,從天地混沌初開到萬物生長;從伯牙、子期知音相遇到司馬相如、卓文君的唯美愛情;從大唐詩人張若虛吟詠春江月夜到陸遊唐婉的青梅竹馬;從岳飛精忠報國到最終成為一名箏者傳道受業。在詩詞與音樂中將聽眾帶入到詩的國度與樂的世界。這也是我們這部音樂劇最大的看點,更是隨古箏舞台藝術表演形式的一次改變與新的嘗試。我們願意為古箏藝術做這樣的探索與創新。

記:謝謝您接受《中國民樂》雜誌的採訪!也謝謝您能夠和我們每一個喜愛中國民族音樂,喜愛古箏藝術的人分享您的故事!

一個真正喜愛中國傳統音樂的人是什麼樣子,真正以箏為摯友的人是什麼樣子,在她講述自己故事的時候,那種眸中透出的光亮是抑制不住的,那光亮能夠感染她周遭一切,感染聽到她故事的每一個愛樂人。

「彈琴似做人,有篤定的自信,便不做場面上功夫,回到最小的細節,慢慢做,不一定要那麼快。有些強那麼用力,彈得辛苦,恰似煙火絢爛華麗,瞬間消失。」

——袁莎

「彈琴中有一很大錯誤,即弱音輕輕彈。而我體會,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去彈很小的聲音,才能得到有質感的弱音。像極做人,需要內心極其強大才能修煉得很溫柔。」

——袁莎

小編語:採訪結束後,袁莎老師又匆匆投入到工作中去。冬夜亥時許,燈火闌珊下的京城,明月依舊皎皎,月色依舊清亮,月色下的人卻因為擁有一顆堅定的心與沉靜的思在這一抹清亮的月光中多了一份釋然與疏懷。堅定,因為熱愛;沉靜,因為執著。白日的車水馬龍和人間煙火在時間的輪換中早已不見蹤影,能尋得見的,是纖纖玉指撥弄箏弦的身影;能入得耳的,是魂牽夢縈扣人心弦的琴聲;能動人情的,是箏音裡那份深情而沉靜的詩意與初心。

來源:國音藝術

作者:清風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