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子兵法》講義15|《火攻篇》: 怒火攻心

作者:三困

教材:《兵家修煉》·上海古籍出版社

說明:講義按照《兵家修煉》的形式稱呼孫武為大師父,講義中部分內容直接引用《兵家修煉》內容,引用處不再標註。

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在古代的戰爭中,火攻是一個很重要的戰術,這一點我們可以從三國時期的三大戰役中看出來。

第一場戰役是官渡之戰。公元199年,袁紹自恃兵強馬壯、糧草充裕,率十萬精兵南下,企圖一舉消滅發展勢頭良好的曹操,而兵少將寡的曹操只得率領兩萬兵力北上迎戰。在曹軍危在旦夕之際,曹操接受了許攸的建議,率兵出其不意偷襲烏巢,一把火把袁紹的糧草全部燒毀了,於是袁軍大亂,曹操乘勢出擊大獲全勝。這一仗曹操消滅了袁紹的主力,奠定了統一北方的基礎,袁紹集團從此沒落而曹操集團從此崛起。

第二場戰役是赤壁之戰。公元208年,荊州牧劉表病死,曹操率大軍南下,新任荊州牧劉琮迫於曹軍的威勢不戰而降。接著,曹操采納龐統的建議將戰艦用大鐵環連接起來,準備乘勝消滅劉備與孫權。處於弱勢的劉備與孫權組建成了孫劉聯軍共同抗曹,聯軍採用苦肉計,派黃蓋以降曹為名火燒曹軍。黃蓋縱火成功後,由於曹軍的戰艦連在一起無法分開,火勢頓時蔓延開來,曹軍大亂,燒死、淹死的將士不計其數。赤壁之戰最終以曹操的慘敗而告終,由此拉開了三國鼎立的序幕。

第三場戰役是夷陵之戰。公元221年,劉備為報東吳襲取荊州、殺死關羽之仇,不聽諸葛亮的勸告,率大軍親征東吳。危急之下,孫權任命年輕的將領陸遜為大都督抵禦劉備。由於蜀軍氣勢旺盛、兵鋒銳利,陸遜採取堅守不戰、等待時機的戰略方針避其鋒芒。劉備求戰不得,為了避暑將部隊移入山谷、樹林,紮下互相連接的四十多座營寨。陸遜抓住這個機會,採用火攻戰術火燒蜀軍七百裡連營,蜀軍頓時亂作一團。吳軍乘著火勢大敗蜀軍,劉備逃到白帝城後不久抑鬱而終。此戰蜀國元氣大傷,即便有足智多謀的諸葛亮也無濟於事了。可以說這一戰是天下從三分到一統的轉折點。

從上面三場左右歷史發展的戰役足以看出火攻戰術的厲害,大師父不惜筆墨專門為其開辟一篇顯然不是隨意為之的。曹操熟讀《孫子兵法》,也是歷史上有記載的第一個為《孫子兵法》註釋的人,他用火攻贏了一場關鍵的戰爭,卻也因被火攻輸了一場關鍵戰爭,實乃是本篇最好的註解。

《火攻篇》框架圖

雖然我們不能將火攻這種戰術直接運用到現代生活中,但這並不表示研讀這一篇毫無價值。我們先來看看大師父是如何闡述火攻戰術的。火攻分為「火人、火積、火輜、火庫、火隊」五種,即燒敵軍的兵馬,燒敵軍的委積(前線的物資),燒敵軍的輜重(途中運輸的物資),燒敵軍的倉庫(後方的物資),燒敵軍的運輸通道。實施火攻需要具備一定的天時條件,需要提前準備好火攻器具。實施火攻要懂得應變:如果敵營已經起火,但敵軍仍然保持鎮靜,那麼應該耐心等待、冷靜觀察而不可貿然進攻,等火勢燒到最旺盛的時候,如果可以進攻那麼就進攻,如果不可以進攻那麼就不要進攻;要在上風向點火,且不要從下風向進攻敵人。以火輔助進攻有兩個好處:一是可以燒毀敵軍的人馬物資,從而降低敵人的實力;二是可以使敵軍混亂,從而降低敵人的戰鬥力。大師父從火攻種類、條件、策略、特點四個方面闡述了火攻戰術,這教給我們一種戰術思維,我們在設計其他戰術時也可以從這四個方面著手。

除了戰術思維外,從大師父論述的火攻戰術我們也可以獲得如下啟示:
一是「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的應變心態,有些時候我們要懂得放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固執往往會帶來慘痛的代價;二是借助外力的戰術思想,戰爭可以借助火、水等外部自然力量,我們在做事的時候也要學會借助各種各樣的外力;三是「行火必有因,煙火必素具」,實施火攻需要有良好的時機與充足的準備,作為兵家我們要懂得等待時機,更要懂得未雨綢繆。

這一篇大師父添加了一個附加主題——安國全軍之道。所謂「安國全軍」就是維護國家安定、保全軍隊實力。這要從兩個方面著手:一是戰勝攻取之後的「修其功」,二是戰勝攻取之前的理智用兵。

攻占了敵人的城池後,有些將領會認為大功已經告成,但其實有遠見的將領還會做很多鞏固戰果的事情,比如安撫城中百姓,建立政府機構,修復破損的城牆,合理處置俘虜,補充損耗的兵力、物資,這樣軍隊才不會因為作戰而降低實力,相反還會增強實力,同時又多了一個可以依靠的城池。

戰勝攻取之後將領一定要對外鞏固戰果,對內論功行賞,即大師父所說的「修其功」。其實很多時候鞏固勝利的果實比取得勝利還要難,比如:得到敵方百姓的擁護就比攻下敵方的城池要難得多;分享勝利的果實就比同甘共苦共奮鬥要難得多———古今中外不知有多少原本很有作為的團隊因為分配利益與權力引發的矛盾而四分五裂,甚至自相殘殺。除了軍事外,其他領域中「不修其功」也是很常見的,比如:創業賺了錢,但卻只知道拿錢享受而不知道用來發展;順利考入了大學,但卻不繼續努力,而把大量的時間花在了打遊戲上;企業成功上市了,但卻不能利用好從股市融來的資金。

用兵之前決策者要堅持「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的理性用兵原則,要遵守「不可以怒而興師」,「不可以慍而致戰」的用兵戒律。兵家一定要銘記這個戒律,因為人一旦失去了理智,那麼他就會做出愚蠢的決策。《孫子兵法》中的很多策略都是基於這個道理的,比如《始計篇》詭道的「怒而擾之」,《九變篇》將之五危的「忿速,可侮也」。從古至今不知有多少英雄因怒致戰而兵敗戰場,因此兵家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當情緒上來的時候我們可以默念大師父的話「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來平復自己的情緒,如果實在忍不住而憤怒了,那麼一定不要在這個時候做決定。

怒是什麼?心中的火也!火可怕,更可怕的是心火;火攻高明,更高明的是點燃敵軍將領的心火。於是火攻戰術得到了升華,從防有形之火上升到了防無形之火,從放有形之火上升到了放無形之心火。因此大師父將安國全軍之道這個附加主題放在了該篇中。

需要指出的是,作為將領要「靜以幽」,但是作為士卒就要用怒火激發戰鬥力,就像大師父在《作戰篇》中所說的「故殺敵者,怒也」。

經典語句

行火必有因,煙火必素具。

翻譯:實施火攻必須要具備一定的條件,火攻器具一定要在平時準備好。

可從而從之,不可從而止。

翻譯:如果可以進攻那麼就進攻,如果不可以進攻那麼就不要進攻。

夫戰勝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兇,命曰「費留」。

翻譯:戰勝敵軍、攻取城池,但卻不鞏固戰果、不論功行賞,這是很兇險的,稱之為「費留」。

非利不動,非得不用,非危不戰。

翻譯:不能獲得利益不要行動,沒有取勝的把握不要用兵,不是形勢危急不要開戰。

主不可以怒而興師,將不可以慍而致戰。

翻譯:君主不可以因一時的憤怒而發動戰爭,將領不可以因一時的惱怒而與敵軍交戰。

怒可以復喜,慍可以復悅,亡國不可以復存,死者不可以復生。

翻譯:憤怒可以轉為歡喜,惱怒可以轉為喜悅,但是國家滅亡了就無法再存續了,將士戰死了就無法再起死回生了。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