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心中那座幸福的城

生活在當下的快節奏中,我們總是停不下匆忙的腳步,為了那份僅有的生存,為了那顆不甘平庸的心,奔赴在這一場未知的旅途中。

我們總是在抱怨:為什麼我沒有令人驚羨的樣貌?為什麼我做的最多,老板就卻升別人的職?為什麼我這麼好的人找不到一份真心實意的愛情?為什麼中500萬彩券的人不是我?……

為了這些個為什麼我們遺失了太多的美好,驀然回首,去看那一路走過的足跡,卻發現,忙碌中的我們早已遺失了幸福,遺失了生活中本應該有的珍惜和感動!

超市裡人頭攢動,我停留在廚房食料的貨架一角,旁邊站著的是一個穿著整齊的老大爺,手裡拿著一瓶醬油翻來覆去的看著。

他突然開口:「寶兒,是這牌子的不?」

我本以為他在叫孫子或是孫女,可是從我們後邊的貨架走出來的是一個老太太太,滿頭的白髮,接過醬油答到:「對,就是它!」

我羨慕的看著他們,一本書讀到心軟,一份情守到終老,描述的定是如此這般。這一句「寶兒」叫的親切自然,想必是叫了一輩子才如此順口。

忽然,老太太太像是想起丟了什麼東西一樣左右張望,嘴裡嘟囔著:「毛毛呢?哪去了?眨眼就不見了呢?」

話音剛落,她的毛毛氣喘籲籲的跑過來,一個勁的小聲解釋著:「媽,我去給你拿包酸奶,就這一會你還要發尋人啟示怎麼的?」

想不到她的毛毛居然是個40多歲的大男人,高大魁梧,和老太太太說起話來卻輕聲細語。「毛毛」一定是他的乳名,在父母心中,無論你多大多老,這輩子都是他們的「毛毛」。

時光荏苒,人生自清歡,用眼前的這處溫暖,安置朦醉的心靈港灣。

執子之手,在生命裡繪一幅丹青水墨的壯麗,擁子之心,在靜默中住進親情溫暖的城。

徒步走在寬闊的街道上,行人稀少的可憐,商場的路口處有幾個賣煙花爆竹的小攤顯得格外紮眼。

一個帶著帽子的小女孩拉著媽媽的手在挑手搖花。我也心血來潮的擠上前去。

小家夥見我也拿起手搖花,雀躍的問道:「阿姨你也買手搖花?」我笑著點點頭:「是呀!你喜歡的阿姨也喜歡呢!」她高興的拍起手來:「太好了,這樣我們就能講價了!我們合起來買一捆,能便宜2塊錢呢,然後一人一半分了!」

我笑出聲來:「真是人小鬼大,你才多大呀,就這麼會算計?」她伸出一個小巴掌沖我晃著:「5歲,今年我5歲了!這算什麼?如果我能活到6歲,我不但能熟練加減法,我還要學乘法呢!」

我皺了一下眉頭,輕輕的打了一下她的小屁股:「童言無忌,不許亂說!」她睜大了眼睛和我辯解:「真的,媽媽不讓我摘帽子,不然一定讓你看看,我的整個頭都被切開過,有一道好長的疤呢,醫生說我腦袋裡長了一個大瘤子。下個月我還得再做一次手術呢!」

我的心被一塊巨大的石頭壓的喘不過氣來。我把目光投向孩子的媽媽,那是個與我年紀相仿的女人,她淡定的點點頭,嘴角有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我想,她選擇把真相告訴給這麼小的孩子,應該是想讓她學會勇敢和堅強。

的確,這孩子很樂觀,看不出與其他孩子有什麼異樣,聰明、活潑。或許她懂得的更多,她懂得如何面對殘酷,如何享受生活。

我不由自主的用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她眨著星星一樣閃亮的眼睛笑著對我說:

「阿姨,如果我能活到6歲,我要學會跳繩——反著跳;

如果我能活到6歲,我要買一條和隔壁瑩瑩一樣可愛的小狗;

如果我能活到6歲,我要學會給媽媽做她最愛吃的排骨面;

如果我能活到6歲,我要和那些健康的小朋友一樣每天拉著爸爸媽媽的手上學、放學;我還要留阿姨你這麼長的頭髮,帶你這樣漂亮的帽子!」她紅撲撲的小臉上洋溢著純真的笑容。

我蹲下身去心疼的對她說:「這樣吧,等明年,我們還在這見面,阿姨一定送你一頂最漂亮的帽子!我們約定,你可一定要來哦!」

她雀躍的跳了起來:「謝謝阿姨,一言為定!6歲見!」她跟我打了勾勾,歡喜的拉著媽媽的手消失在夜色中。

我望著那個小小的背影呢喃自語:你一定要活到6歲,不,永遠這樣快樂的活下去,一直到老,一定……

幸福是什麼

幸福是「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的牽掛;幸福是「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的團圓;幸福是「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樂趣;幸福是「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喜悅……

幸福就是珍惜當下

對自己好一點,因為一輩子不長;對身邊的人好一點,因為下輩子不一定能夠遇見!

生活給予了我們太多:歡喜的,悲傷的,感慨的,無奈的……

我們總是抱怨,抱怨付出的太多,得到的太少。然而,轉過頭想想,我們雖然不美麗,但我們健康;我們雖然不偉大,但我們真誠;我們雖然不富有,但我們努力;我們雖然不永恒,但我們認真的活著。

珍惜當下,感恩生活,這樣,就是幸福。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