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分酒入我身:彩虹

窗外正下著雨,雨點啪嗒啪嗒地打在淡藍色玻璃上,在那淡藍色上留下一朵朵短暫盛開的水花。蘭若將手掌貼在玻璃上,無法觸碰到水花,卻能感受那一絲絲涼意。

為什麼總是想到他呢?

每一次,她在晴朗午後的閒暇中溜進屋後的小花園,總輕輕地坐上漆了暗紅色的木秋千。那是她還很小的時候,爸爸給他做的。雖然很簡陋,甚至在蕩起來的時候會發出吱呀的聲音,但那是她最喜愛的東西。

「送給亦若的,快生日了呢,爸爸送你的生日禮物。別看它小,可結實了呢!」她笑了,小小的眼睛瞇成一條縫。

那個生日是快樂的,不僅因為有了這個秋千,還因為他。

他被亦若的父母邀請到家中吃蛋糕。那是他們第一次坐在一起,或許也是目前為止的唯一一次。好幾年了,那時他像個小大人,不住地跟亦若談起上小學五年級的哥哥有一本畫了很多好看的卡通人物的教科書,還一本正經地說起宇宙其實是一個四維空間,一會兒又滔滔不絕地說起夏夜捕捉螢火蟲的經歷……那時她好佩服他。

小小的她把大她兩歲的他帶到小花園,給他看那秋千。然後他們兩人並排坐在秋千上,在吱呀聲中快活地蕩著,幾乎把其他的一切都忘記了。累了,就趴在草地上,撿起散落的小樹枝,「卡啦」一聲,折成了兩段。粗糙的表皮裡面原來有這麼嫩的新木,金黃色的,還帶著好聞的香味。他們一起倚在柵欄上,木柵欄輕微的咿呀聲與啾啾鳥鳴聲是夏日的背景音樂。他還送給她一串風鈴,變魔術般地從身後抽出,叮鈴鈴,真好聽。

亦若對他說:「上小學真好玩,我多想像你一樣,什麼都懂呢。」

雨變大了,起初溫柔的「啪嗒」聲逐漸被「嘩嘩」的喧鬧聲取代。屋簷上的水呈線性一條條地往下註。她突然皺了皺眉。多久沒有好好地跟他聊過天了?為什麼,一牆之隔,他們的距離竟如此遙遠?

亦若一直想跟他說說這幾年來她的變化。

她想告訴他,她長高了,再也不是幼兒園那樣做操總要站在第一排。

她想告訴他,她的新同桌是個很可愛的有著酒窩的男生。

她想告訴他,她也擁有了一本本有好多美麗圖案的書。

她想告訴他,她學會了捉螢火蟲,捉了滿滿一瓶。

她多想告訴他……

夏日的雨說停就停。亦若又看見太陽了,現在它正在素藍色的天空中落下,她看著它嫩粉的羞澀樣子,微笑了。還有幾片薄薄的雲,棉花似的可口,乖乖縈繞在太陽的周圍,被太陽撫摸過的地方留有可愛的粉邊,如水彩畫中的漸變色,卻那麼自然、清爽。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