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州霾!出事了!

青州霾!出事了!

青州霾!出事了!

冬至時節,天氣出奇的溫和,我在仰天山喝著原產地的婆婆丁茶,正享受著冬日的愜意暖陽,不料微信朋友圈卻傳來了青州城消失的消息...青州霾!出事了!

難道一個城市在同一時間有兩種意境?上帝的創意難道依然是那麼詭異與不可琢磨?

於是乎,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速趕到了南苑大廈21層的制高點,放眼望去,一片莽白,仿佛置若仙間..

霾就這樣鋪天蓋地地來了,就如一楞頭小子,冷不丁的一拳,我們都在猝不及防中蒙圈了...

看著眼前如此不可思議景象,興致頓覺盎然。品霾、賞霾難道不是一種享受?於是,約了三五相投之友在21樓的平台盤膝坐定,一瓶東夷王酒,一碗宋記廟子全羊,一盆孝美侯王燉土雞,喝五吆六起來...喝著青州酒,吃著青州特產,吸著青州霾,心中不覺豪氣頓生...

放眼東邊,泰華城已不見蹤影;抬望西面,商業主區唯餘莽莽,天地一色;再看南面,雲門山依稀蜃樓;俯瞰北面,蒼茫一片,刺鼻腥味,與酒肴共添海鮮美味。

只聞街道上車馬喧鳴,不見行人蹤跡,如兒時的夢幻,仿佛進入科幻世界。

依稀記得「霧都倫敦」的故事,但知道霾,認識霾,卻還是近幾年的事。如今,霧和霾,如同狼和狽,已遍布了中國各個城市。

青州霾!出事了!

就拿首都北京來說吧,從一開始「褲衩」的不見影蹤,再到到「鳥巢」的若隱若現,雖然來勢洶洶,但還是透出許些頑皮,濃淡中卻也掛滿了河北的粗獷味。與青州的霾相比,少了東夷文化所傳承的厚實與凝重。

南方四川的霾雖桀驁不馴,但鼻翼輕嗅,卻掩不住的一股麻辣味。與青州霾相比,青州霾裡滿是旅遊文化名城的撲鼻墨香,深吸一口,頓覺文采飛揚起來。

蘇杭的霾猶如吳語方言,「儂」「倷」總相宜,正如他們越劇的婉約,遠不 如青州霾的醇厚與剛烈,猶如雲門春酒與青州煙,喝一口,感情有;吸一口,情上頭,那種暢快淋漓,那種力透紙背,有手撕王文雞、滿口隆盛糕點時大快朵頤的豪氣與勁爽。

青州霾!出事了!

據說,「老青州」能聞霾識處:靠近臨朐的南環路以南的霾,最正宗,聞不出一絲的臨朐羊肉味,滿鼻的工業鋁腥味,可謂上等霾;北環路上的霾,味較雜,屬混合型,既有大王鎮的「土」味,又有開發區的「洋」味,可謂下等霾。

「煙霧氛氳水殿開,暫拂香輪歸去來」。古人給我們留下了太多描寫霧霾的精美片段,那種意境與唯美,那種愜意與豁達,讓人心曠神怡。但他們也是斷然不會想到如今的霾已不是他們詩中的霾了!如今青州霾已完全將天地隔絕,不留一絲罅隙,恐怕「才子皇帝」李隆基再世,也寫不出「白霧埋陰壑,丹霞助曉光」的經典名句了。

青州霾!出事了!

縱觀各地對於霾的態度,無一不是談「霾」色變,防霧霾口罩已成為「度娘」熱搜,各種防霾秘籍、應對措施雲集媒體。但據「黃瓜」的《青州論壇》和「山杠子」的《草根兒影視》聯合報導:在霧霾面前,青州人表現出來驚人的霸氣與超脫,大有「雲門山崩於前而心不驚,熱古渣頭灌於頭而神不亂」之大將風範,體育舞蹈依然火爆於宋城、范公亭公園;大嬸舞團根本就沒有停息下來的預兆,歡快的音樂、震耳的低音炮依然讓你「夜不能寐,晨不能眠」。

酒微醺,霾意濃。站在21樓的制高點,望著滿目的白霧茫茫,突然就有了「丹崖瓊閣步履逍遙,碧海仙槎心神飛躍」的意境與感覺。我不禁把酒對霾,脫口而出:「香霧迷蒙,祥雲掩擁,雲門巨壽,不見影蹤」。「客舍青州已數霜,歸心似箭回仰天」,相投之友「山杠子」微醉之中的妙接,頓時撩動起三五好友的豪邁之情,於是乎,我們以「蝸行牛步」離霾城返仰天。

當我們斜躺在仰天山的桃花坡上,再次恣意貪婪地呼吸著仰天之氣,再次被冬日暖陽擁入懷中,慢慢地,就進入了夢鄉...

睡吧!或許只是夢一場。

小編:這篇原創作品是彥標同志有感於前些日子「仰天山陽光普照而青州卻霧霾壓城」有感而作。整片文章作者以散文的形式鋪展開來,以調侃的口味,表達了對霧霾的無奈。作者通過筆鋒的轉換,以仰天山開頭,又以仰天山結尾,表達出作者向往「空氣清新、陽光普照」的日子,同時警醒人們關注環保的迫切心情。

此文較好地把握了散文的「形散而神不散」和「形散神聚」的要理與精髓,張弛有度,柔韌有餘,不失為一篇上等佳文。

( 文:彥標 整理:小葉子)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