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沂男孩與84歲奶奶相依為命 想要火爐給奶奶取暖

媽媽,對於他來說,只是牆上的一張照片;爸爸,對於他來說,是從未喊出口的兩個字;兩年前,最疼愛他的爺爺撒手人寰;半年前,給了他母愛般溫暖的姑姑離家出走……歲月無情,只留下12歲的小小少年留在原地,和84歲的老奶奶相依為命。寒冬已至,他的新年心願是送給老奶奶一個取暖火爐。

12歲的孩子已經歷4個監護人

臨沂男孩與84歲奶奶相依為命 想要火爐給奶奶取暖

「真是個苦命的孩子。」說起李磊磊,臨沂蘭陵縣長城鎮李寨村的人都會這樣感嘆道。

從出生到2歲,磊磊跟隨奶奶生活,2歲後接回老家,跟隨爺爺生活,2年前爺爺去世,姑姑成了他的撫養人;姑姑離家出走後,他只能和老奶奶相依為命。

磊磊出生在位於羅莊區的奶奶家,八九個月大的時候,爸爸因為債務糾紛犯下了刑事案件,不久離世。後來,媽媽就遠嫁他鄉,再也沒有出現在磊磊的生命中。懂事以後,看到掛在奶奶家牆上的照片,他才知道,那位年輕漂亮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媽媽。

兒子去世了,孫子是家裡唯一的希望。磊磊在奶奶家長到2歲左右,爺爺把他接回了李寨村。隔輩親,爺爺是最疼愛他的人。沒有老伴,獨自生活多年。白晝黑夜,爺爺一個人竭盡全力餵養小磊磊,小磊磊在粗茶淡飯中一天天長大。

好景不長,小磊磊5歲那年,爺爺患上了半身不遂。縱使爺爺想陪伴孫子更久一些,可是2年前爺爺還是帶著不舍和擔憂離去了。磊磊還記得,爺爺臨走前,姑姑和自己圍在床前,爺爺最後的囑托是給姑姑的,只有一句,是關於他的——把磊磊撫養到18歲,不要苦了孩子。

爺爺走後,姑姑就成了磊磊最親的親人。由於姑姑嫁在本村,距離磊磊家並不遠。很多時候,姑姑帶著孩子和磊磊同吃同住。餓了,姑姑給做飯吃;冷了,姑姑提醒加衣;放學,姑姑騎車來接……對於磊磊來說,這應該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母愛般的溫暖,或許這也是他12年來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不忍姑姑受苦 狠心「趕走」她

可是,磊磊卻不敢貪戀幸福太久,甚至有些抵觸。因為他知道,他的幸福建立在姑姑的痛苦之上。

幾年前,姑姑嫁給了本村的一名青年。後來姑父外出打工時發生了意外,外傷引起精神疾病。發病時,姑姑就成了姑父的出氣筒。也就是說,爺爺去世後的這2年,姑姑時常遭遇家暴。

磊磊忘不了與姑姑同住的日子裡,姑姑哭紅的淚眼還有身上莫名其妙出現的淤青和血痕。「我過不下去了,我想走。」每次遭遇家暴以後,姑姑都在重復這樣的話,可是她卻始終沒有踏出這一步,因為她要把磊磊撫養長大。而磊磊從一開始害怕聽到這句話,到後來心裡默默做了決定。

去年暑假,姑姑又被姑父打得遍體鱗傷,姑姑在漆黑的夜晚哭了很久。「磊磊,我過不下去了。」「姑姑,你走吧。」磊磊說,「不用管我了,沒有你,我也能長大。」短短的一兩句話,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做出這個決定的第二天,姑姑把磊磊送到了羅莊的奶奶家裡,讓磊磊先在這裡暫住一個月。其實,那時磊磊就知道,姑姑再也不會接他回去了。果真,暑假結束,直到開學,姑姑都沒有出現。磊磊心裡有失落,也有欣慰。自己再次失去了「母愛」,可是換來了姑姑新的生活。

「你真心希望姑姑離家出走嗎?」後來,老奶奶試探地問道。磊磊不說話,瞬間眼眶就紅了,淚珠撲簌簌地掉下來。

獨居陋室 卻想給老人要個火爐

從奶奶家回來後,磊磊和84歲的老奶奶李玉秀相依為命。老奶奶住在30多年前的土坯房子裡,東邊靠牆的床上躺著58歲的二兒子,半年前患上半身不遂。老人在堂屋擺了一張簡易小床,床寬不過八九十公分,長度僅有一米五左右。

家裡只有這兩張床,磊磊只能獨自住在爺爺生前留下的房子裡。主屋大,怕冷,磊磊就蝸居在門口的一間平房裡。一扇窗子,年久失修,颯颯漏風。一床薄褥子,一床薄被子,被子上再壓幾件衣服,這是磊磊的禦寒方法。「一個人住不害怕嗎?」記者問道。「不害怕,我也沒地方住,只能住這。」磊磊說。

對於磊磊和老奶奶來說,經濟收入尚可維持正常生活。每年1000多元錢的老齡補貼,每年2600多元錢的低保,再加上家裡的土地流轉費1000元錢。「一年到頭不買肉吃,平時吃菜就靠親戚家救濟。」老奶奶省吃儉用慣了,更多的,她想攢點錢,為孩子的以後打算。

「孩子打小命苦,現在跟著我,我不會讓他受餓受冷。就是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撐到孩子長大,我要是再過個三年兩年就死了,孩子就受罪了……」老人抬起袖子使勁擦拭臉上的淚,心裡的悲傷止不住。

冬天,老奶奶的老房子裡越來越冷。這一次,新年圓夢活動可以圓磊磊一個夢想。磊磊把心願仔細填好——想要一個帶煙筒的環保煤球爐。「老奶奶年齡大了,怕冷,這樣就不用擔心老奶奶晚上的取暖問題了。」懂事的磊磊輕聲說。

磊磊的身世,土頭完小校長汪宗偉了解很多。為此,學校免去了磊磊的部分費用。除了經濟上的幫助,還有精神上的慰藉。「孩子越是可憐,越要幫助他成才,這樣才能改變他的人生。」汪校長說。

(來源 魯南商報)

編輯:咖啡

臨沂男孩與84歲奶奶相依為命 想要火爐給奶奶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