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訂閱《詩者》頭條號,您可以在今日頭條的客戶端搜尋「詩者」加關注。

*訂閱《詩者》天天快報號,您可以在天天快報的客戶端搜尋「詩者」加關注。

*訂閱《詩者》微信公眾號,您可以在手機微信的「添加朋友」中查找公眾號「詩者」進行添加關注;或是搜尋微信號「i-shizhe」加關注。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逮麻雀的故事

作者:何映平

雖說人的飲食主要是靠糧食和蔬菜維持的,但是,人要增加營養,適當吃些肉也是非常需要的。我這裡不探討如何營養,而是說在缺糧、缺菜、缺油,更缺肉的六十年代,對能吃上一頓不管是雞、兔、豬肉(大肉)等肉都是一件非常解饞的事。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那年月,為了能吃上養殖的動物如豬、羊、兔、雞等,也都是靜悄悄地偷著養。那時候有「割資本主義尾巴」這一說。不過雖說造反派張牙舞爪,但從整個單位人群裡都是缺吃少喝,對職工群眾搞點家庭養殖也沒有過多的限制。因為沒有什麼可喂家禽的飼料,加上勞力時間長,喂家禽的家庭也不是很多。我把要吃肉的欲望投向了天上的麻雀。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記得一到放學或放假,我製作的彈弓是對付麻雀的最好「武器」。我一天能在樹上打下十幾個,夠家裡人吃一盤麻雀肉。我有位同學,人個兒不高,瘦小瘦小的,但是,他的彈弓靶子很準的,一天能比我打得麻雀多一倍,我們全班同學都很佩服他。為了能天天吃上鮮美的麻雀肉,我們想盡了各種辦法:用框子扣、馬尾繩套、下鐵架子,用漁網掛。到了晚上,在舊空房、馬號、牛圈棚、草堆裡用電筒照,用手又捂又掏……。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說實在的,天上飛的麻雀肉吃起來就是香。可有一種叫斑鳩樣式的麻雀,頭上是尖的,說是這種麻雀喜歡在墳地裡出沒,我從不逮這類麻雀。凡是圓腦袋的麻雀我是見一個就想把它弄到我的籠子裡。想什麼時候吃,就用開水一湯,麻雀毛幾下就擼得幹乾淨淨。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又一次上學,我用新買的皮筋做的彈弓比原來用自行車內胎做的彈弓好用多了,橡皮筋彈性好,速度快,又省力,戰果頗豐。那天,我還沒走到學校,書包、衣兜都裝滿了被我打下的麻雀。剛到學校就敲上課鈴了,班主任老師要檢查我書包裡的作業,我用手緊捂住,那是位很厲害的女老師,強行用手伸進書包,當她摸到毛乎乎,血嘰嘰的麻雀嚇得跑出了教室。後來校長來了把我的麻雀全沒收了。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逮麻雀不但改善了我家的生活,也給我的童年帶來了樂趣。記得每年放寒假,我就陪父親看稻場,那裡的麻雀可以用鋪天蓋地來形容,可謂多及了。可我只能眼睜睜看到它們飛來,落下,叼上稻穗又飛走。父親紮了許多稻草人也無濟於事。「怎麼辦呀?豬群的豬跑來我還能轟走,可這會飛的麻雀我是沒轍了!」父親氣急地說。「我們班同學的爸爸就用漁網掛麻雀」我對父親認真地說。第二天開始,父親和母親就用我撿拾的漁網線編織了一個2米高,30多米長的一片網,好家夥,這麼一來,我家在那幾年的冬天,天天吃香噴噴的麻雀肉,感覺太來勁了。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為了驅趕麻雀,我父親還專門製作了一把弩箭,能射50多米,可好使了。我在稻場上跑來跑去撿弓箭,那天上的麻雀餓著肚皮來,再餓著肚皮飛走。當時,我猜想,可愛的麻雀們都快氣死了吧!

麻雀的肉吃起來就是香



你可能會想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