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夢千生又百態

昨夜做了一個夢,夢裡我們回到手牽著手,醒來的失落,無法言說。

——《灰色頭像》

我們總是會做夢,我們總是只依稀記住些許夢意,但也總是恍然如夢。

一夢千生又百態

夢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呢?用現如今科學來解釋:夢是一種主體經驗,是人在睡眠時產生想像的影像、聲音、思考或感覺,通常是非自願的。研究夢的科學學科稱作夢學。

可是夢究竟是什麼呢?為什麼會那麼的真實呢?有的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可是我們總會遇到一些千奇百怪的夢,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我在想,是不是夢裡的世界又是另外一個世界呢?而我們做夢時也就是進入另外一個世界,否則夢又怎麼會那樣的真實呢?而在夢中如果我們跌入深井,那現實的我們總會有所反應,有的一顫,有的一驚,甚至醒來的時候心中依舊久久不能平息。

夢裡的世界又究竟在什麼地方呢?每次入睡以後,我們去另外一個世界是不是以靈魂的形式過去的呢?而每次我們做夢時間越長第二天醒來就覺得越累,是不是做夢的時候非常消耗我們的靈魂呢?

而所謂的死去,是不是我們每次靈魂去了另外一個世界沒有回來呢?也許在未來的某年某月某日我們會揭曉這個謎底,但目前我們的科學水平還無從知曉。

而在夢中,我們總能遇到不同的人生,不同的身份,去過不同的世界,看過不同的風景。而我們也常做著一些相同的夢,有的夢境我們又重復很多次,是不是也意味著我們的靈魂常去這個世界呢?如果說一夢一世界,那三千夢是不是就有三千世界呢?

這與佛教中的三千世界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呢?文獻記載:一千個小千世界,叫做「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叫做「大千世界」。一個大千世界,因為它裡面有小千、中千、大千,我們稱其作「三千大千世界」,而三千大千世界為一個佛國土的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是一個大千世界。因為它的結構是從小千,到中千,再到大千一級一級組成的,這個三千是講它組成的結構,而不是這個大千世界是三千個。

夢裡的我們做了太多與現實相對的事,違反了太多與現實科學相符的邏輯,可夢就是夢,夢裡的我們天馬行空,夢裡的我們不拘一格,夢境中的世界總是存在著太多的秘密,有的時候也會給我們更多的啟示,只是夢境真正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而我們的一生又會做多少個夢呢?又去了多少個夢裡的世界呢?而在我們死後,靈魂是不是去往曾經夢裡遇到過的世界呢?只是我們再也回不了現在這個世界了。可是夢中世界究竟是怎樣的呢?我們無從知曉,每次夢醒時我們都已經忘記,盡管在夢裡我們不止一遍的提醒自己醒來一定要記住夢中世界的場景,可是我們卻總是記不住,也許我們不是記性不好,而是被人刻意抹去了有關夢中世界的記憶,否則我們又怎麼能夠記起先人的托夢呢?

開心的時候,我們會去一個歡樂的夢裡,不開心得時候,我們會去一個沒人的世界,夢裡的好壞是非,終究還是我們所想,夢境總是那麼自由自在,也許這是現實給每個人最後的慰藉吧。

總是在經歷人生,總是看世間百態,三千夢境生千生,看多少百態?

一夢若千年,千年渡三生。三生皆百歲,百歲看百態。此生為誰生,此生為誰死,生死皆此生,生死一夢間,一夢若千年。



你可能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