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並購優步中國之後 網約車進入共享經濟下半場

滴滴並購優步中國之後 網約車進入共享經濟下半場

科技新聞記者 倪雨晴 廣州報導

兩者合併將滴滴出行估值推向350億美元,共享經濟迎來高潮,開始走向下半場。不過,政策和市場的博弈還在繼續,共享經濟的故事也在繼續。

從撬動計程車市場,到融資軍備大戰,網約車江湖初始便熱鬧紛呈。

在包括壟斷、資本、政策等因素的影響下,圍繞著網約車的討論一波接一波。從酣戰、僵持,到堅守,滴滴與優步中國兩大巨頭的故事在2016年「意外」地轉折——合併。

這一次合併將滴滴出行估值推向350億美元,共享經濟迎來高潮,開始走向下半場。整合、業務擴張的壓力猶在,地方新政的大棒又重重落下。政策和市場的博弈還在繼續,共享經濟的故事也在繼續。

並購之後

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正式宣布收購優步中國的品牌和業務,滴滴和Uber全球達成協議後,雙方相互持股,分別成為對方的少數股權股東。

隨之而來的是人員的變動。9月30日,原優步中國高級副總裁柳甄發了朋友圈,意味著離開優步中國,新負責人由原來的中區總經理汪瑩擔任。離開優步中國的高管們有的加入優步的其他戰場,也有的前往摩拜單車、ofo等共享單車的創業。

滴滴出行副總裁陶然告訴21世紀科技新聞記者:「人才流動都很正常,從實際業務進展來看,現在雙方在地方上的融合比較快,立足於城市的活動質量有所提高。優步單兵作戰依賴個人素質,缺少來自總部的資源支持,滴滴在靈活性上相對弱一些,兩者互為補充。」

在合併後的兩三個月中,保持獨立經營的優步中國推出了新的用戶端APP,司機端APP則和滴滴進行合併。「合併之後就開始後台遷移,3個月的時間整個優步中國都是在做後台,重新推APP,包括有100人左右去了北京都是為這個事情做準備。」優步中國的一位前員工向21世紀科技新聞記者回憶道:「技術上用的是滴滴的技術團隊,因為優步原來的技術團隊都在美國。」

在收購案後,優步中國調整為三個大區,分別為北區、中東區、西南區。除了業務區域的調整,功能相似的部門也進行合併,上述前員工告訴記者,人力資源、公共關係、法律、財務等職能類部門都進行了整合。

對於傳聞中關閉的優步中國「行銷部」,陶然向記者表示,優步中國原本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行銷部門,更多的是經營人員。「其實移交的部門主要是在地方上,行銷是屬於經營編制的,向地方負責人匯報。」

根據前員工的描述,優步中國的行銷部門反而擴大了,以前優步沒有全國市場部的概念,合併了之後自發建立了一個全國的團隊,其中一個部分就是全國市場部,10月份就恢復了市場行銷活動。

從實際看來,合併後並沒有太多地受感性的所謂情懷的影響,角色已經從對手轉換成隊友,對抗新一輪的行業競爭。

共享經濟下半場

補貼大戰結束後,共享經濟進入下半場,滴滴在中國出行市場上占據九成以上的份額,神州和易到瓜分剩餘份額,而所有的網約車公司都面臨著新業務拓展的困境,如何在下半場盈利成為共同目標。

滴滴和優步中國的抱團磨合還在繼續,同時擁有350億美元高估值的滴滴如何將精彩故事繼續更是要點,優步中國的加入並未增強滴滴的盈利能力,其產品屬性能否支撐如此大的體量也是外界爭論焦點。

可以看到,今年滴滴出行動作不斷,對外投資了ofo單車;業務方面,推出滴滴小巴加碼短途出行;此外,還進一步和計程車公司進行合作。除了多條業務並進外,滴滴通過收取分成、廣告、賣車等商業模式進行盈利。

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交通規劃院院長張國華評價道:「過去網約車公司為了培育市場,搶占更多的市場份額,以補貼的模式進行經營。這種模式不可持續,任何一個商業要想走得久都會涉及到收益的問題。未來,網約車漲價可以預期,但是漲到多少,不是政府或制定政策的人能研究出來,它應該在市場競爭中形成。」

眼下,中國各大城市的網約車新政也是棘手的問題,尤其是最近北上廣三大城市對準入車況、戶籍、車牌的要求,給明年的市場帶來不確定性。

「一個好的規則,是在這個業態發展中逐步形成的,現在這個業態還處於探索階段,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出台的規定適當放寬一點,是一個好的方向,」張國華表示,「當然,規則應該是大部分人願意去遵守的。如果一個規則用來處分大部分人,執法成本會增高,也意味著執法空間很大,會給一些人帶來新的尋租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