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阿爾貝托·布裡 Alberto Burri

知道阿爾貝托·布裡的人不多,但了解他的人往往會用張愛玲的《傾城之戀》中的名句套用他的人生「也許就是因為要成全他,一個世界傾覆。成千上萬的人死去,成千上萬的人痛苦著,跟著是驚天動地的大改革……然而他並不覺得他在歷史上的地位有什麼微妙之點。他只是以他的方式沉默著,繼續創作著那些驚人的藝術作品。」

但是,他真正的人生卻並非如此輕佻,他更加深刻真實,也更加傳奇。


戰 俘 生 涯

阿爾貝托·布裡出生於1915年,義大利卡斯泰洛城。這一年,全世界戰火紛飛動蕩不安,義大利退出德奧意三國同盟後與奧地利開戰,這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轉折點。萬幸的是,布裡的故鄉,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均未受到戰火波及。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卡斯泰洛城(Città di Castello)

但無處不在的戰爭氣氛讓他的成長並沒有太多的選擇。看到了太多因為戰爭傷亡的人,少年布裡做了和魯迅一樣的選擇——學醫。1940年25歲的布裡從醫學院畢業後成為了義大利部隊中的一名醫療兵,然而這也是義大利加入「邪惡軸心國」的一年。在1943年的突尼斯戰役中,英法美三國軍隊擊潰德意聯軍,德意部隊23萬餘人成為戰俘,其中就有布裡。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繳械投降的德國和義大利戰俘,攝於1943年5月12日

若是以戰爭成敗論英雄,阿爾貝托·布裡和他的戰友無疑都是失敗者,但是戰爭卻激發了義大利人傑出的思想和藝術天賦。在美國德克薩斯州赫裡福德集中營,包括布裡在內聚集了一批年輕有思想的義大利戰俘。其中還包括後來成為作家的朱塞佩·葉貝和但丁·特洛伊西、新聞記者、作家、文學評論家加埃塔諾·圖密埃提、著名的反黑手黨政治家貝佩·尼科拉、以及日後也成為藝術家的埃爾瓦多·菲奧拉萬蒂。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二戰時期關押在美國戰俘營中的義大利戰俘,由卡米拉·卡拉曼德雷拍攝。

根據現有資料,美國對待這些戰俘頗為寬鬆自由,戰俘們可以在戰俘營中工作賺錢,也有外出的自由。他們和美國平民的互動很多,許多士兵找到了移民美國的家人並定期聚會。美國的天主教會也會按照天主教傳統節日為他們舉行禮拜和聖餐。受美國自由氣息的感染,這些義大利戰俘開始在政治立場上轉而支持同盟國,反納粹的意識萌生。


藝 術 生 涯

這些年輕人親身經歷了戰爭的殘酷和墨索裡尼恐怖統治,美國戰俘集中營裡寬鬆的氣氛讓他們對戰爭、社會、人性進行了深刻的反思。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年輕時的阿爾貝托·布裡(左)與友人

就在此時,布裡決定放棄原本的醫學專業開始藝術創作。對於這段經歷,布裡本人的說法是「我每天都要畫畫,畫畫時就不會再去想戰爭和周圍的事物,這是讓自己精神放鬆、耳根清淨的方法。」1946年,布裡被釋放,回到了他日夜思念的祖國。當乘坐的船停靠在那不勒斯港口時,他看到了戰爭和極權主義留下的滿目瘡痍、化為斷壁殘垣的歷史遺跡、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和極度貧窮的國家。這對他的精神造成了強烈的刺激和震撼,這也使布裡成為了感知主義藝術的先鋒。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創作中的阿爾貝托·布裡

布裡的藝術理論深受教育家瑪利亞· 蒙特梭利(Mar ia Montessori) 培養兒童感知辨別能力的方法的影響。感知主義強調運用不同物質發揮它們的治愈作用,即通過手去看。布裡的創作初衷是藝術不僅可以用眼睛看,手的碰觸也可以加深視覺效果的影響。

布裡的作品十分奇特,他最擅長使用簡單平凡,甚至有些粗糙乏味的材料,如沙石、泥土、麻布、鐵片、焦木片、塑膠等,意在強調物質的能量。他將這些材料重新利用或組合起來,魔法般地變成了極具史詩韻味的藝術創作。在戰後,這樣「受了傷的藝術」,與戰爭中百姓所遭受的痛苦貧困以及國家的創傷引起強大共鳴。

其中在戰俘營裡創作的亞麻布作品是他的代表作。在集中營裡可使用的繪畫材料有限,布裡找到了軍用黃麻布袋作為抽象繪畫創作的畫布。在不斷的探索中,布裡發現,麻布的麻繩、編織紋路、上色塗料和縫合針腳,對作品的形狀、輪廓和色調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布裡將此作為主要創作元素,貫穿了他整個藝術生涯。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組成》,1953年,亞麻布、油彩、金箔。86*100.4cm 紐約所羅門·R·古根海姆博物館

他用破爛陳舊的材料製作出逼真的創傷感,達到了震撼的視覺效果。1952年,《麻布》(Sacchi)第一次在羅馬展出時,就立刻在社會上造成了反響與轟動。被撕裂的、破碎的畫面引發了觀看者內心的憤怒與羞恥,正如評論家的描述一樣「 沒有創造性、腐舊、破敗、廢物」。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麻布》系列

阿爾貝托·布裡的《麻布》系列在當時直接影響了義大利新現實主義電影人。維托裡奧· 德· 西卡、盧奇諾· 維斯孔蒂、羅伯托·羅塞裡尼等一批後世著名的義大利新浪潮電影導演和編劇。他們通過不同的藝術形式記錄著那個時代前途未測的國家命運,展現在貧苦時代的人悲苦生活和艱難生存的本性,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

除麻布系列以外,他在材料的創新運用上一直積極探索,例如在胡安·米羅和讓·杜布菲影響下創作的柏油瀝青作品。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大裂紋》(Large Black Cretto),1977,149.5×249.5 cm,纖維板上

柏油(Catrami):將熱油漆、黑瓷釉和碎浮石混合在一起,呈現出變幻莫測的紋理和繪畫色彩的微妙變化。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大裂紋》(Large White Cretto),1974

《大裂紋》(Large White Cretto),1974,纖維板上使用丙烯酸和聚乙烯醇塗料,126×201 cm,私人藏品。鑿開黏稠、濃厚的黏土,把液態柏油倒進土中,或者將其放置在被圈起來的一塊地方晾乾。布裡創作的「單色物質」強調社會演化進程中的物種增加、階級分層與對真實事件的無知與忽視的社會問題。

此外將薄膜灼燒從而形成奇異的視覺和觸覺效果,也是布裡著名的藝術嘗試之一。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布裡用噴槍灼燒薄膜進行創作中

1947年,在羅馬瑪格麗特廣場布裡舉辦了他首次個展,此後便一發不可收,他積極地通過作品在社會上進行宣傳和呼籲。他曾與馬裡奧·波洛克、朱塞佩·卡珀格洛西、埃托雷·科拉一起成立了名為「起源組」的藝術聯盟,雖然存在時間短暫,卻正如聯盟的名字是義大利戰後當代藝術的起源。他也曾與未來主義詩人菲利波·托馬索·馬裡內蒂,為在戰爭中失明或失聰的老兵創作感知主義文學作品。包括在他功成名就後,將自己的一系列作品捐獻給佛羅倫薩烏菲齊美術館和自己的故鄉卡斯泰洛城。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巨變》(Large White Plastic),1964,聚氯乙烯塑膠在鋁

他的作品多次進入威尼斯雙年展、羅馬四年展、紐約軍械庫展、蓬皮杜藝術中心等世界一流的藝術展和藝術中心展出,並獲得巨大成功,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義大利當代藝術家」。


最 後 的 作 品

2005年是布裡去世的第十年,他最後一件作品到這一年才真正的完成,這是布裡最宏大、創作時間最長的一件作品——《大裂紋Grande Cretto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大裂紋Grande Cretto

1968年,西西裡小鎮吉貝爾利納被地震夷為平地,布裡以舊城廢墟為基礎創作了這個巨型混凝土作品。工程於1985年開始,1989年因為不可控原因停滯,而布裡也於1995年去世。2005年,為了紀念這位偉大藝術家的百年誕辰,他的基金會決定完成這件史詩級作品,前後歷時三十年。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保留的貝爾吉納舊城廢墟與作品進行對照,十分震撼。

這裡距離他當年從美國集中營重返祖國的那不勒斯港口僅700多公里,在這裡,大片白熾的混凝土土地隨山坡綿延起伏,藍天白雲下與自然與萬物同生。

從戰俘到當代藝術大師—阿爾貝托·布裡|亞當論 NO.25

堅固的混凝土作品會保留風吹日蝕的痕跡,野生植物從混凝土縫隙中頑強生長。

比起他早年著名的傷痕作品更多了份亙古永恒的寧靜感,其實這才最能代表布裡作品的精神。

他想要祭奠的不是創傷,不是憤怒和咆哮,而是默默關注和支持,是經歷過創傷後的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

-The End-

以上內容由亞當論整理,圖片及資料來源於網路及相關資料。如有版權問題,請給CC藝術公眾號留言。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