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技術受援到輸出 大陸文物科技水平顯著提升

從技術受援到技術輸出

大陸文物科技水平顯著提升

牙膏和文物保護,這對原本毫無關聯的事物,竟然因為一種叫「左旋薄荷醇」的化合物,完美地「聯姻」了。在文保科技者的手中,它居然成了考古現場保護文物的「神器」。最近,在北京召開的2016年全國文物科技工作會上,這項技術獲得了「十二五」文物保護科學和技術創新一等獎。

2016年全國文物科技工作會總結了「十二五」時期文物科技工作的成績和不足,提出了「十三五」時期的總體目標,同時為獲得「十二五」文物保護科學和技術創新獎的項目頒獎。文物是珍貴的,更是脆弱的,為它們袪病固本、延年益壽,以更好地為現代社會提供文化自信,是文物科技工作的終極目的。

「牙膏」加固顯神通

在考古發掘現場,考古工作者經常會遇到一些非常脆弱的文物或遺跡,例如彩繪漆器的碎片、糟朽的木質遺跡、易碎的化石、脆弱的墓葬壁畫等,如果不在發掘現場對這些文物進行第一時間的保護處理,它們將很難長久保存,其中所承載的歷史文化信息將不復存在,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由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主持承擔的項目《考古發掘現場出土脆弱遺跡臨時固型材料研究》,「腦洞大開」地將薄荷醇運用於考古現場的加固,不僅無毒無害、價格便宜、揮發後無殘留,而且加固效果很棒。據了解,這種技術已經在秦兵馬俑一號坑、張安世家族墓地等多處考古工地發揮「平凡之中見神奇」的功效。同時獲得一等獎的還有雲崗石窟研究院與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等四家單位聯合進行的《石質文物保護關鍵技術研究》。此外還有8項文物保護技術研究獲得了二等獎,包括絲織品加固技術、博物館防震技術、木質文物復原技術等多項創新成果。

起跑晚步伐快

相較於一些文物保護技術較先進的國家,大陸的文物保護工作的起跑時間比別人晚了好多年,經歷了一段較長時間的「跟跑」過程。但現在正在變化,正如文化部部長雒樹剛所說:「經過幾代科技工作者的共同努力,與國際文化遺產保護強國相比,我們已由過去的長期‘跟跑’,進入‘跟跑’‘並跑’‘領跑’並存的新階段,部分領域已由原來的‘技術受援國’,轉變為‘技術輸出國’。」

出土後「幹時一把土,濕時一捧泥」,絲綢文物的保存是國際性難題。中國絲綢博物館和浙江理工大學用了將近十年的時間,研發出了一種神奇的絲織物加固技術。就像女人用睫毛膏輕輕一刷,睫毛立刻加長加密一樣,用絲織品加固液輕輕一噴,原來脆弱的絲織品就結實了。絲織品加固液所使用的原料本身就是絲的分解物,叫作絲肽—氨基酸,因此在手感、質地上,不會造成任何異樣感,被加固過的絲織品不僅外觀上沒有改變,摸起來手感也更加光滑細致,更加牢固,即使水洗,也不影響加固效果。這項國際首創的技術很快就受到國外同行的青睞,丹麥就用它加固女王漆器上的絲帶,效果很不錯。

人才匱乏制約發展

文物量大、面廣、種類多樣、保存狀況堪憂。然而,與如此繁重的任務形成了巨大反差的是,從業人員不足15萬。「考古工作者與推土機賽跑、修復人員與文物劣化賽跑已成為常態」。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如是說。

據記者了解,人員的匱乏和力量的薄弱,已成為制約各地文物科技發展的瓶頸。湖北省目前具備文物保護科技研究實力的文博單位僅有湖北省博物館、荊州文保中心兩家,全省從事文保科技的一線從業人員僅100餘名,許多文博單位甚至無法安排固定的專業人員開展文保工作。

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已成為各地開展文保科技工作的重中之重。河南省舉辦了系列專題培訓班,共有210人次參加。在工作中,還採取以修代培、「師承制」等方式,多方培養人才。

劉玉珠表示,「十三五」時期國家文物局將加大投入力度,將重點部署一批相關基礎研究任務,充分發揮高校、科研院所等優質社會科技資源在基礎研究方面的優勢,加強與文博單位的穩定性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