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古城的俗神信仰

董培良

俗神信仰是一種民間習俗,它雖然也是以「神靈」崇拜為外在表現的,以崇拜信仰某一種或幾種「神靈」為宗旨,類似於宗教,但它不同於宗教,它不具備宗教的各種要素:即有特定的宗教哲學;有獨立的教義經典;有明確的組織教規;有固定的祭祀禮儀。例如道教以「入世」觀為修行哲學,主張人能長生不老,羽化成仙,以老子的《道德經》等為基本教義。俗神信仰則沒有。無論哪種宗教,其組織和神職級別都上下有序,祭祀祈禱禮儀全教統一。而俗神信仰則是以家庭或個人活動為獨立主體,沒有組織,各取所需,各有所求,沒有任何經典和清規戒律。

俗神信仰的來源

俗神信仰是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文明的相伴見證者,它的產生早於任何宗教組織,它來源於最古老的「圖騰崇拜」—山川崇拜和天神崇拜,早在商周時期就有了。到秦始皇舉行泰山封禪時,就已經成為定型的俗神祭祀禮儀了。到兩漢時期,進一步發展成祭拜天地山川、風雨雷電、八蠟、社稷、日月星辰。這些宏觀的俗神信仰祭祀活動,在兩千多年的中國封建社會時期,貫穿於歷代封建王朝,而且都由皇帝親自主祭或委派重臣代祭。每年有固定的祭祀節日和莊嚴隆重的儀式。盡管隨著社會的發展各個王朝的祭祀形式和內容有所調整,但俗神信仰的祭祀始終沒變。也沒轉變為宗教。

俗神信仰的發展

以帝王家牽頭保持的俗神祭祀,目的在於企求大自然及其主宰神靈保佑皇家江山永固,流傳萬代,國泰民安,天人和諧。這些企求同平民百姓企求的風調雨順、五谷豐登、老安少康、天下太平有著許多共同結合點。

而百姓對宏觀的天地山川等祭祀又不可能有過高的熱情,他們就在天神崇拜的基礎上,把各種天神人格化、具體化,創造出越來越細化的主宰世間各種事務的不同天神。千百年來,這種創造盡管不斷有創新,但它取材原型始終是以人間封建社會為范本,是以承認皇權至上、維持現實社會安定為前提,以封建道德倫理為思想基礎。否則必然會被以「散布邪說」予以取締,課以重刑。

俗神信仰傳流的幾千年歷史中,其信仰偶像不但越來越具體化、實用化、大眾化,而且神靈隊伍也不斷擴大,許多歷史名人或傳說人物,或因忠君愛國,或曾造福於民,受到皇帝加封或百姓立祠尊奉,不斷升遷進俗神行列,如:薑子牙、關羽、岳飛、石敢當、狐突、介子推、孫思邈、唐明皇、魯班等。尤其是各種宗教組織產生和傳入後,同俗神信仰之間不斷相互滲透交流,使俗神信仰的神靈隊伍裡又增加了一些兼職成員,如:觀音普薩、送子觀音、後土神、呂洞賓、玄武大帝、金童玉女等等。而早以被列為俗神的關老爺、土地爺等也被佛教、道教接納。俗神信仰在傳流中也產生了許多美好或啟發教育人的民間故事。

俗神的分類

在各個歷史時期,由於社會狀況,以及各地的生產方式、生活習慣、歷史變遷不同,人們的職業和境遇不同,對神靈種類及恩賜需求也就不一樣了,各村社各個家庭自能自主選擇,虔誠奉祀。俗神界的神靈除玉皇大帝為最高神祇外,其餘各路神祇均無等第之分,似乎各有所長,各司其職。但人間皇帝至高無上,神界當然是玉皇大帝至高無上,俗稱「老天爺」,故尊稱為「天地三界十方萬靈真宰」。早年平遙人的婚禮第一項就是
「拜天地」,向插屏上擺放的天地爺木主行跪拜禮,虔誠之心盡在其中。人們把最理想公平的道理叫作「天道」、「天理」。成為官民上下全社會的共識。老百姓認為「天」是最公平無私的,沒有欺詐,沒有冤枉,沒有一切不平事。統治者也以「天」的觀念運轉社會,約束官吏,明清時期各級衙署的「戒石坊」上刻的「天理、國法、人情」、「爾俸爾祿,民脂民膏,小民易虐,上天難欺。」蓋源於此。這樣,「天」的認同就成為俗神信仰中全社會上下的又一個結合點。官民對俗神都尊稱「老爺」,但老百姓稱當官的也是「老爺」,似乎百姓在哪裡也是孫子輩,天道不知何處去了?

早在明清時期,在宋、明理學派三教合一的理念倡導下,純樸而虔誠的平遙人就期望得到各路神靈的一致保佑,出現了眾神合一的「家神爺」形像,一種全家福式的群體像,用套色木版印制,上下五排橫坐排列著道教、佛教、俗神、皇帝、儒教等各路神仙偶像,懸掛在正房中堂,逢年過節頂禮膜拜。從中可以看出,平遙百姓對俗神的信仰不排斥任何宗教,任何宗教也替代不了老百姓心中的俗神信仰。

平遙古城供奉的俗神主要有以下幾類:

護佑賜福神

玉皇大帝(老天爺)、薑太公、二郎神、關老爺、城隍爺、門神爺、閆王爺、石敢當、太歲、三星(福、祿、壽)、三官(下轉86頁)(天官、地官、水官)、魁星、文曲星、文昌爺、財神爺

生產生活神

後土皇地祇、土地爺、送子娘娘、張公爺、痘神、灶王爺、井神、藥王爺(孫思邈)、倉官爺、牛王爺、馬王爺、虸蚄神

自然俗神

雷神、電母、風伯、雨師、山神、河神、龍王爺、太陽爺、月亮(後天爺)

行業俗神

財神爺(商家)、關老爺(商家、鏢局、武館)、魯班(泥、木、石匠)、唐明皇(戲班)、獄神(牢獄)、藥王(醫藥行

平遙全縣境內,各鄉村由於自然環境、生產條件、生活習慣不一樣,信奉的俗神也有側重,除城隍、玄武、武聖為官祀神外,各村社都根據各自的實際需要,捐資修建了公祭廟堂,供奉關老爺、玉帝、山神、河神、二郎神、送子娘娘、觀音等,各村社自行組織奉祀,祭祀時間多在當地廟會或重大節日時。而大量的俗神祭祀活動在百姓家中進行,門神、土地、灶君、張公爺、財神爺幾乎是家家戶戶俗神祭祀的主體,行業俗神則是各取所需了。有精雕細刻的加雲飾和須彌座的金漆木主,也有方趺圓首的簡易木主,更有多數人家是大紅紙上書寫「某某老爺之神位」,不一而足,反正「敬神如神在,不敬也不怪。」「心誠則靈」。

平遙古城的俗神信仰千百年來已深深紮根於民間,成為古老傳統文化的民俗成分了,它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縮影,無論在少數民族王朝時期,還是日寇占領的國難時期,平遙的老百姓對俗神的信仰從來沒有中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