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中國經濟需要有溫度的財稅改革

摘要

近來,圍繞著實體經濟特別是製造業負擔較重的情況,聯繫到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宣示的所謂大幅降稅、促使製造業回流的政策,考慮到經濟增速放緩背景下製造業愈發艱困的現狀,國內有學者提出
「死亡稅率」的表述(如果企業老老實實交稅,基本上處於死亡邊緣),有企業家認為營改增「稅一點都沒有減」,網媒紛紛渲染「稅負比美國還重」、「某某某跑了」!由此引發公眾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對製造業的擔憂,對營改增政策的誤讀,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程中「三去一降一補」重點任務的疑慮。

當前中國經濟容得下、也聽得進企業家和學者談感受和觀點,這些觀點和感受從大陸製造業存在的問題、企業負擔的國際比較、成本收益的權衡等角度,觸及了實體經濟特別是製造業的頑疾沉疴和疾病苦痛,反映了企業家、學者以及社會公眾的關切與心聲,從某種程度上與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的「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的方向一致。但是,「死亡稅率」的表述與專業、理性、建設性的表達存在很大距離,不利於形成上下共識的最大公約數,遮蔽了本應解決既有問題的努力,容易引發負面預期,喪失對中國製造的發展信心。

符合事實邏輯的觀點和表述才能有證明力。近年來包括調高小微企業增值稅起征點、實施固定資產折舊稅前加計扣除和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推進營改增全覆蓋等政策措施,總體上呈現出明確的減稅效應,這是不爭的事實!比如以前購進固定資產、不動產不能抵扣,現在可以抵扣進項稅了;以前製造業購買技術、設計、咨詢等服務不能抵扣,現在可以抵扣進項稅了……實際上相當於給製造業提供了一種稅收優惠。營改增的階段性成果承認不承認,都擺在那裡,不動不搖。

至於「中國稅負比美國稅負高35%」之說,不妨從三個方面觀察:

第一,不能簡單將大陸製造業增值稅最高檔稅率17%與企業所得稅25%相加,因為名義稅率是一回事,實際稅負則是另一回事,畢竟增值稅不像營業稅那樣以業務收入總額為基礎納稅,而是以銷項稅抵扣購進環節的進項稅後的差額繳稅。

第二,把土地成本、用能(電、天然氣)成本、「五險一金」等人工成本計入稅負,從投資經營的角度考量無可厚非,但從會計專業角度看,是錯把「馮京」當「馬涼」之舉。

第三,無論企業還是個人,都希望輕稅,但正應了西方的一句名言:「只有死亡和稅收是不可以避免的」。馬克思還一針見血地指出,「國家存在的經濟體現就是捐稅」。中美稅制結構和發展階段不同,大陸企業是繳稅主體,企業增值稅和所得稅是主體稅種,個人所得稅只占總稅收的6.5%;在美國,企業所得稅稅率是35%,個人所得稅占總稅收的30%到40%。

中美兩國的稅收孰輕孰重,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原標題:當前中國經濟需要有溫度的財稅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