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文圖/梅朵6819 1夜雪

早就聽說終南山下,有一處古樸典雅、安逸私密的關中庭院——西安院子!

這是一處高檔的庭院,屬於老板級的尊享私宅,於我們工薪階層而言,似乎毫無瓜葛,但由於其在終南山下,有著中國傳統庭院和現代時尚相融合的風貌,便讓一直喜歡中國傳統文化的我們,時常在心裡想起陶淵明的「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情畫意。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種想親近自然、親近山水的本能。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請點擊此處輸入圖片描述「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從網路上接觸到的終南院子,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心懷向往,萬事有緣。

2016年11月初,攝影大咖陸青老師便早早的通知,說11月11日要去西安院子開弓射箭、品美食、拍茶壺照,過一日的散淡生活,可惜,那天單位有事,未能成行,心裡那個懊悔不是三言兩語能述……

好在福緣善存,12月份再次收到陸青老師邀約,12月24日逢周末,隨陸青老師一起去西安院子為業主們拍全家福。雖與陸青老師相識多年,也多次去過陸青小院,看到過他為大家們拍過的精彩照片,但卻很少見陸青老師為攝影而忙碌的工作狀態,這對於愛好攝影的我來說,真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欣然前往,一舉兩得。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深冬的西安院子,在冬日微弱陽光的映襯下,竟然毫無蕭瑟之感,滿眼的綠。

順著蜿蜒的石徑遊走,沿途淡黃色的枇杷花,暗香浮動。一片竹林,一段通幽的去路,帶來一股久違的清新風;紅的石楠果,綠的耐寒草,高低參差奔入眼中,與終南山遙相呼應,如一幅幅山水畫卷,清麗雅幽;一堵影壁、一段花牆、一扇門窗,甚至一塊方磚之上的精美雕飾,無不蘊含著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和關中民居的點滴風情。一幢幢獨院,一條條溪流,一座座亭榭,還有那石山流瀑,縹緲雲煙,空間感的營造,仿若置身於蘇州園林的某個細節裡,真可謂是庭院深深,曲徑通幽,讓人心悅神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我們一行,走走停停,因為有太多的驚喜,牽絆我們的眼睛和腳步,小瀑布前留個影;老榆木門前拍個照;嗅一嗅枇杷花香,拍一拍紅果綠葉;摘一枚竹葉,做笛子吹,竟然吹出了清脆的調子,惹得同行者直喊「妙」。一呼一吸間,滿滿的歡喜,真是一花一木皆生情,一磚一石都是景。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一生跋涉,為的就是找這樣一個去處啊。」肖雲儒老師說:「能采名山之精。借名城之瑞。有親朋相聚。花木相伴。有耕讀之樂。情懷之憩。夫復何求。」

是啊,能在秦嶺北麓,圭峰山下,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小院,夫復何求!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生活除了茍且,還有田園居和夢想。緩一緩平日匆忙的腳步,給心情放個假,哪怕我們不曾擁有這樣的院子,但能偷得半日閒,於這院子,小憩半日,品一盞香茗,望一望南山,這心,也該是醉了吧?

過一過開門見山的日子,每晚,心在圭峰山月夜下歸靜,每早,夢在清風碧水間蘇醒,然後,迎著朝陽散步,大口呼吸清新的空氣,或者,就在某個小院子裡,讀書、吃茶、遐思、聊天,餓了,就地掐一把綠色蔬菜,做一碗家常飯……想一想,也是賞心悅事。

正如肖雲儒老師所說:每座小院都倘徉著前朝的故事,每個故事都滲進了當下的憧憬。這些憧憬,是對自然的渴望,是對田園的親近,是熱切的向美之心。

這些向美之心,是鋼筋水泥固化的都市,無法給予的。有許多前朝的故事,它就長在某個小院裡,長在「噫籲戲,出門見南山,地四分,不敢高聲語」的意境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餘秋雨說:我一定來過這裡,住過很久。我隱隱約約的找到自己了。我想,餘秋雨老師找到的也許就是這種熟悉的氣息,這種親切的感覺,這種自我的回歸心境吧?!

我喜歡,淨化空氣的水植,我也喜歡,一幢幢獨立的小院,關上門,自成天地之王,打開門,悅納世間萬象,我還是喜歡,趁著日落餘暉,草地上來張雙人照,有壺有福。

雖然,以我工薪階層的收入,這些都是無法企及的夢,但喜歡,不一定就要擁有,就讓這些喜歡,留存在我的心底,慢慢的發酵吧。

這是一處私密的宅院 你一定來過 不在西安院子 就在你的夢裡

衣袖黏香,我只是過客,但我來過,我依然歡喜。因為在秦嶺腳下,這個叫西安院子的地方,我發現了許多有趣的事情、有情調的人,他們,都曾在這裡留下過印跡,比如大名鼎鼎的餘秋雨先生,比如文化學者肖雲儒先生,比如《時代人物》雜誌首席攝影師陸青老師……

我,也算到過西安院子了,用手中的鏡頭和筆,留下點念想,激勵自己。我想,這只是開始,我和西安院子的故事還會有後續。

但願,從此以後,我和西安院子會有越來越多的交集,有越來越多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