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線、6號線新站長們「開荒」忙

機場線、6號線新站長們「開荒」忙

「開荒」站長程宏偉、何娜在車站檢查裝修情況。

通訊員產啟鬥 攝

記者陶常寧 通訊員曾斯 黃彥 產啟鬥

機場線和6號線即將開通,武漢地鐵經營裡程將從現在的126公里擴展到181公里,地鐵將新增34座車站。為了準備新線開通,在武漢地鐵,有一群被稱作「開荒者」的值班站長和管理人員,他們提前進入車站,熟悉周邊環境,發現問題,整理收集相關數據。

漢正街站:

80公分小孔內爬行

談及駐站「開荒」的經歷,漢正街站值班站長田暢記憶猶新。那時,漢正街站還處於緊張的建設過程中,工程設備全靠吊車放入區間,人員進出區間只能在長寬為80公分的正方形小孔中爬行。這對於身高一米八的田暢來說很是費力:「想要進出區間,只能把背包卸下來,腳先進入孔內,手撐台階,再慢慢爬行進入區間,一天至少來回四次。」這樣「鑽狗洞」的日子,田暢堅持了半個多月。

9月,武漢天氣正熱,車站還未安裝通風設備,站內比站外還要悶熱,灰塵又出不去,人一進區間就「蒸」得滿身大汗。在悶熱的環境裡要兼顧天上和地下,防止施工建材掉落或被工程材料絆倒,還要仔細檢查每一個角落,查找並督促整改施工存在的問題和隱患,整理並收集消防設施、行車設備等方面的數據。巡視一趟下來至少需要40分鐘,制服和安全帽裡面濕了又幹,幹了又濕。

大智路站:

站長畫出50多張經營圖

程宏偉算得上是一名「開荒老兵」,曾在2012年有過在2號線「開荒」的經驗,這次進駐大智路站,他提前做足了準備。自8月中旬起,他就開始學習VISIO制圖軟體,等拿到車站施工圖紙,他便按照圖紙1:1畫出辦公化圖表。短短兩個月,他運用自學的制圖技巧,按要求在駐站期間完成車站監管等任務的同時,陸續畫出了車站大客流組織、緊急疏散、防恐防爆、消防等50多張圖表。

程宏偉非常熟悉施工圖紙,圖紙一到手,就知道車站中每個出入口、房間、電梯的位置,便於了解各個用房的功能。不論在區間裡的任何一個位置,都能立即在圖紙中找到方位。同事們笑說,跟著程宏偉,在車站區間就不會迷路。

常青城站:

媽媽站長以乘客視角找問題

2016年7月,常青城站值班站長夏瑩被編入首批「開荒站長」隊伍。這位新晉媽媽無暇照顧3歲的兒子,克服車站附近路面條件極差、灰塵大、天氣熱等困難,堅持每天提前到崗,盡可能多地排查施工隱患並督促現場整改,主動和業主代表及施工負責人打成一片,與同事們並肩作戰5個多月,圓滿完成施工、調試配合工作。

同事鐘懇介紹,夏瑩的家距離車站10分鐘腳程,她每天第一個到,最後一個走,遇突發狀況最快速度趕到,車站儼然就是她的第二個家。

只要可能會影響乘車安全,問題再小也一定要在現場與業主及施工人員溝通達成一致,盡量把隱患消滅在施工期。夏瑩常常在乘客與工作人員的角色間來回切換,以乘客的視角來感受乘車體驗,以工作人員的專業來找問題。

江漢路站:

提前制定出「大客流」方案

6號線有常青花園、香港路、大智路、江漢路、鐘家村、東風公司6座換乘站,隨著新線開通,客流走向也將隨之發生變化。

2號線江漢路站現階段日均客流約為12萬人次,排名線網第二,作為換乘站,江漢路站的客流情況是所有先期駐站人員最為重視的事情之一,客流量到底會達到多少?客流走向會如何變化?哪個出入口人最多?怎樣換乘方便快捷?

駐站人員逐一分析,摸清每個出入口對應的商場及地標,分析客流動態,預計客流數量,每天模擬乘客多次在站內行走。就這樣,車站員工結合不同的換乘方式、不同的客流特點、車站之間的聯動流程等因素,設計出了一套完整的大客流組織和換乘方案。比如當2號線江漢路站出現大客流,工作人員將引導乘客通過換乘通道從6號線站廳出站。

武漢地鐵經營公司客運二部經理肖勝亮介紹,駐站開荒就是要把困難想在前面,把客運服務工作做到前面,等到新線開通,就能立即為乘客提供更為安全、舒適、便捷的乘車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