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春節同樣「回家難」

□ 倪方六

回家過年,永遠是中國人年底的主題。從狹義來說,古人是沒有春運的。但從廣義來說,從春節出現起,春運現象在古代就存在了,古代也有「回家難」的現象。

由於受自然、政策,特別是封建時代「父母在不遠遊」等禮俗因素的限制,過去人口流動的數量並不大,距離也不會遠,「外出務工人員」並非古代春運的主體,以公務人員和商人為主。

古代由於道路建設落後和交通工具簡單,許多人因為路途遙遠,根本無法回家過年。即便到了交通相對發達的隋唐時期,「回家難」現象也無法改變。

隋代詩人薛道衡有首《人日思歸》詩,詩中寫道:「入春才七日,離家已二年。人歸落雁後,思發在花前。」薛道衡是河東汾陰(今山西萬榮)人,他當時從北方來到南方。人日是農歷正月初七,這說明薛道衡並未能趕回去與家人團聚。看看南方歡快的節日氣氛,自己卻獨在異鄉,心中有無限的惆悵和鄉愁,從側面說明了古代春節也「回家難」。

為了解決「人在旅途」者回家過年的難題,古代官府也會積極想辦法,盡量不在快過年的時候安排外出公務。而相當於今天「打工仔」的外出謀生者或經商人士,則會早早動身起程回家。

古代春節「回家難」的背後,其實是「行路難」。因此,中國歷朝歷代的統治者都不忘修路。在殷商時代,中國古人便十分重視道路交通的建設,在安陽殷墟考古中便發現了大量車馬坑。到秦代,陸路交通突飛猛進,秦始皇統一六國後,修建了四通八達的道路網,這也給「春運」提供了便捷。

據《漢書·賈山傳》記載,「秦為馳道於天下」「道廣五十步,三丈而樹,厚築其外,隱以金椎,樹以青松」。馳道是秦國的國道,從記載來看,馳道並不輸於現代高速公路。折算一下,馳道寬達69米,路邊還栽植松樹,綠化降噪,這在當時算是世界第一。

陸路交通在古代春運中占有主導地位,隨著造船技術的日臻成熟,水上交通便成了江南和沿河沿海地區出行的主要方式。國外學者認為,車為蘇美爾人在公元前35世紀時首創。其實中國人也不晚,史料記載在4000多年前的黃帝時代就有車了。

在古代,驅車動力主要是人力和畜力。中國最早的人力車是輦,輦是轎子的前身,之後又有癡車、獨輪車、雞公車、黃包車、三輪車。畜力車可算是中國古代的「大巴」,有馬車、驢車、騾車、牛車等。其中馬車是古代春運最主要的工具,和現代長途大巴一樣重要。

古代春運的主體也是普通人,一般能坐個轏車回家就很顯擺了。大多數人只能靠兩條腿或牲畜代步,做到「回家過年」的心願。

現代春運期間會有人做慈善,免費送農民工回家過年。在古代,也會有善人這樣做,送上盤纏,讓窮人過年時能與家人團聚。

源自《羊城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