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前不久,阿瀅赴杭州參加郭氏文化研究院成立大會,阿瀅姓郭,對郭氏一族文化,熱衷於整理學習研究,對郭氏人才推崇備至。他曾介紹我解讀福建畫家郭榕亭山水,今又特持一本畫冊《郭英培作品集》來。打開捧讀在手,霍尊的《卷珠簾》在耳邊回蕩「沾染了,墨色淌……」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對於郭英培先生,早即聞其名。有人介紹說他早年師從於太昌先生學習書法,於太昌善金文,結體高古,書風厚重,小字簽名「於太昌」三個字點劃圓潤,很值得玩味,郭英培得其書法三昧,厚重,圓潤,豐腴。朋友說郭英培後入國家畫院吳悅石、梅墨生兩位先生工作室深造,花鳥畫藝精湛。近年來吳悅石、梅墨生多為人稱道,是知名寫意大師,傳統功力深厚,山水、花鳥、人物俱佳。看郭英培畫冊,不難發現,郭英培先生花鳥得吳悅石之疏朗、灑脫、生動,得梅墨生之清雅、空靈、平和。而書畫一脈,郭英培先生博采眾長加以糅合,加重自己
「濕筆」的特點,筆筆有墨,筆筆見水,濕氣淋漓,水墨酣暢,形成一種花木含水帶煙的別樣情趣。看他畫梅花如此,竹子如此,菊花、蘭花、荷花莫不如此。流光溢彩,濕漉漉的感覺,仿佛是水墨在花草的葉脈之間靜默流淌,因此,他筆下的花花草草是靈動的,像貴妃出浴,像時尚的美女佳人,在本就吹彈可破的肌膚上再補了水,抹了胭,美艷欲滴,煞是好看!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

幹筆容易把握,而濕筆不易把控。作畫時若稍一頓筆,水墨則會氤氳一片,而讀郭英培的畫作,卻絲毫感覺不到他有停滯之感,可謂他成竹在胸。他哪怕一筆蘭葉,也珠露流淌,「玉容寂寞淚闌幹,梨花一枝春帶雨」忘記了是誰的詩句,但是足可以形容郭英培的畫!(2016年12月23日谷雨於拙書堂)

「沾染了,墨色淌」,讀花鳥畫家郭英培作品集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