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督自稱「奴才」被皇帝改為「臣」,不是重視是歧視

滿人得了天下,漢人就慘了,盡管比在元朝的地位高些,但在滿人面前還是二等公民。不要說漢人小老百姓了,就是漢人官員,在滿人官員面前,不管是客觀上還是感覺上,都低人一等。漢人官員為了求得個人成長進步,有事沒事就找機會與皇帝說上幾句話套近乎,好混個臉熟名熟。

總督自稱「奴才」被皇帝改為「臣」,不是重視是歧視

雍正(圖註)

一次,湖廣總督楊宗仁給雍正皇帝上了一道奏折。報告什麼大事呢?其實什麼事沒有,純粹就是請安,向主子問好,讓主子保重龍體雲雲。

雍正又是怎麼批復的呢?

按說,這種無病呻吟、沒事找事的奏折,皇帝大可扔到垃圾簍裡,不用管它。不過,雍正還是批復了2個字——「朕安」。值得玩味的是,雍正還改了楊宗仁奏折中的2個字。在落款中,楊宗仁自稱「奴才」,雍正改的便是這2個字,塗掉,在旁邊寫了一個「臣」字。

總督自稱「奴才」被皇帝改為「臣」,不是重視是歧視

康熙(圖註)

表面上,「臣」似乎比「奴才」更有尊嚴,其實不然。在當時的文化語境下,不是誰都可以稱「奴才」,只有滿人在皇帝面前才可以自稱「奴才」。漢人想稱自己為「奴才」,對不起,還沒資格。

當然了,上面說的只是「原則」,有原則就有例外,也有漢人在皇帝面前自稱「奴才」的。這個漢人的名字,你一定聽過——曹寅。曹家本是漢人,但與康熙皇帝的關係相當不一般。表面上,曹家就是為皇家織織衣服,實際上,乃是秘密的特務機構,負責為康熙監視南方漢人官僚和平民的一舉一動。曹寅向康熙上呈報告十分密集,而且說的事兒非常細,細到瑣碎的程度,比如誰某日見了誰,幹了什麼,說了甚,天氣怎樣,幾點散的等等。

總督自稱「奴才」被皇帝改為「臣」,不是重視是歧視

曹寅(圖註)

滿人雖然統治了天下幾百年,漢人也沒翻起什麼浪,但滿漢之間的隔閡與矛盾始終未能消除。不然清末的時候,為什麼總有人高喊「殺韃子」的口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