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的物品再創造,逛商場你也可以遇見「藝術」

「無用」的物品再創造,逛商場你也可以遇見「藝術」

采寫 信息時報記者 馮鈺

12月17日,「有用無用」展在深圳華僑城歡樂海岸開幕,來自廣州、深圳、成都、北京、東京的15位(組)藝術家將日常生活中我們認為「無用」的物品,甚至生活垃圾,用藝術的方式再創造,賦予它們「有用」的藝術價值。這些展品分散在歡樂海岸購物中心的14個透明「盒子」裡,與商場空間相互融合。主辦方認為,在商場裡展示當代藝術,將讓藝術與普通觀賞者之間的距離縮到最短,藝術讓我們重新思考自身與城市的關係,打破藝術與生活之間的邊界,理解藝術就是關於自身日常的實踐。基於此,開幕式當日舉辦了題為「人與城市的連結:一些城市再生及社區營造的個案探討」的論壇,以具體的個案考察,探討藝術介入在城市再生與社區營造帶來的新價值與意義。

從「騰挪」到「盒子」,日常空間裡的「藝術櫥窗」

與美術館和畫廊都明顯區別的「獨立藝術空間」,是這些年來一種常見的藝術家自組織形式——在城市的角落裡,他們租下一些場所,用來做非盈利性的展覽,這些場所往往面積不大,隱藏在居民區裡、廢棄廠房中,「騰挪空間」就是其中之一。

騰挪空間是藝術家劉可2008年在廣州小洲村建立的,一個只有五六平方米的小空間。最初,劉可只是想找一個地方為朋友展示作品,他在小洲村裡租下一間街道拐角處的小房子,把它改造成適合展覽的地方,一個多月後,展覽結束了,租期還沒到,商量之後,又請了另一位藝術家進駐做了一個公共項目。漸漸的,這裡就保留了下來,八年間做了77個展覽。

「好像很多獨立藝術空間展覽就只是熱鬧開幕式那一天,過了就沒人去看了,我們覺得意思不大,我們想讓騰挪空間的藝術作品能夠深沉地介入到這個村裡面,介入到這種生活裡面。我們把整個空間變成一個櫥窗,也不需要專門去管理,展覽從開始到結束都是開著的,我們想讓我們的展覽能夠直接變成周圍村民的一種生活。最後大家包括當地的居民都接受了這個空間。」劉可說。

現任教於廣州美術學院第五油畫工作室的周力是一位公共藝術創作實踐者。2015年3月,她創作的大型公共藝術品《塵埃——蛻變》落戶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成為寶安機場的新坐標,至今已有超過6000萬人觀看。「盒子空間」原本也是她提交給機場的方案,但是因為消防的原因,機場方面沒有通過這個方案,而歡樂海岸對此則很感興趣,將它移植到購物中心裡。

周力的「盒子」與劉可的「藝術櫥窗」相結合,就有了今天的「盒子空間」。至今,盒子空間也已經做了9個展覽,一直保持著藝術的純粹性,遊客們也從一開始的莫名其妙,到漸漸開始習慣和理解這些作品,認真地圍觀和討論。在此次展覽開幕當天,商場中的遊客從作品盒子前走過,有的會心一笑,有的放慢腳步看兩眼,搖搖頭表示看不懂,對於那些有藝術家進行行為表演的盒子,則圍觀人群明顯較多,還紛紛拿出手機來拍照。

讓當代藝術介入到日常生活空間有什麼用?周力說:「市民主動去美術館的機會很少,但到商場休閒購物的機會就多得多了。在他們走過這些透明盒子的時候,無心中接觸到了藝術,他認為這個挺好玩的,或者被刺激到、觸發到一點思考,我認為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這種展示方式讓藝術的觀賞者、藝術的體驗者跟它的距離感減弱。」劉可說。他分享了一個例子,「盒子藝術空間開幕第二個展覽的時候,有幾個深圳的建築工人圍著一個作品看了好幾分鐘,然後就找我們的工作人員問作品的名字。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說這個作品叫博物館,那個工人就說我建議改個名字,應該叫‘深圳’,因為這個作品我們看到的就是我們自己。這個事情我們特別受到感動,他們可能不去美術館,卻能夠在這樣一個作品的面前看上十分鐘,並且能夠提出自己介入的一種方式,我覺得這個就是盒子藝術空間的意義。」

「本地智慧」:城中村的舊房改造,重建公共活動空間

「本地智慧」的工作方式比「盒子」還要接地氣,他們是一個創業團隊,主要做城中村的舊房改造。去年一年到現在,他們一共舊改了12個項目,其中大部分是公寓項目。不僅在硬體上用文化和主題元素去支撐空間,還在軟體上創建了一個社交平台,重建多元的文化和改造了鄰裡關係、生活方式、商業結構以及人文結構。

「以前的鄰裡關係是很熟悉的,鄰居們彼此都認識,一起去打球,一起下棋,一起聊天,現在高層建築慢慢多了起來之後,加上人口流動和房屋租賃的增多,其實很多鄰居變得陌生,甚至連自己鄰居叫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們希望把這種關係重新塑造起來。」自稱「重塑社會的爆改戶」的朗度介紹了這些城中村「爆改項目」,每一個公寓都有不同的主題,有工業的汽車主題,有廣東民居主題,有讀書主題,有電影主題,有童趣主題……而最大的共同點是,所有的項目都有超大多功能的公共活動空間。

「一開始業主是反對的,覺得為什麼要浪費地方做客廳?都隔斷了可以多租出去幾套房子不是更好嗎?可最後我們做出來之後他們都很感動。」朗度給我們展示了這些項目的圖片,居民和租客們,不再是一回家就把自己關進臥室,而是聚集在公共空間裡用餐、聊天、進行社交甚至做演唱會、共同參與藝術作品,按照不同的興趣自然地形成了交際圈。

這種人際交流的做到,不僅僅依靠硬體改造——比如說設計一個很舒適的茶室或者在600平米的公共餐廳裡放個美式足球桌,更依靠活動設計者的巧妙心思。

仍拿跟書有關的那座公寓「BOOK BED
MOUNTAIN」為例,設計者沒有止步於把公共空間做成圖書館,「我們怎麼樣去打造這個文藝的空間呢?如果去買一批書回來給住戶看,未必是他們喜歡看的東西,而且他們也並不一定能夠像我想像的那樣形成一個圈子,所以最後我們的合夥人就想了一個點子,不如我們買很多進口零食回來,組織一次零食交換書的活動,這一次就召集了所有的用戶、租戶,我們用零食跟他們換書,換來的書就湊成了一個圖書館,在他們的客廳裡面,24小時可以免費借閱,搬走的時候可以把這些書拿走,新搬進來的人繼續會捐書進來。在整個交換的過程當中,他們會對書的內容有一些分享,所以慢慢他們也結交了朋友,以書會友,形成了一種圈子,人與人之間是通過我們活動和裝飾的設置把他們的距離拉近。」

他們不僅通過各種設計來改變人與人之間的社交關係以及人與城市之間的連結,還積極向周邊居民展示這種新的生活樣式,將音樂會、體育比賽、藝術創作等等引入社區,讓文化藝術成為生活的一種日常景觀。

在這次的展覽中,他們的一個項目就是邀請日本藝術家力石咲與本地智慧聯合開發的金谷社區居民一起,用十天左右的時間完成的,叫做「編織城市」。力石咲是一位用編織做裝置和藝術計劃的藝術家,她的理念是,「人類與土地、空想與現實,以及各種各樣的關係性和其背景。編織絲線的行為,等同於將世界緩緩的連綴起來,是一項壯大的藝術裝置的一部分」。在這次創作過程中,藝術家使用毛線將大眾采集來的「無用」閒置物品編織成裝置作品,並且與社區的住戶以及參與的公眾一起,用編織的方式增強交流,並產生新的藝術風景。
(下轉B1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