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陜西省位於大陸西北部,全省共有80個縣,其中50個屬於國家扶貧工作重點縣。在陜西省內十市一區中,除西安市、楊凌區無國家級貧困縣外,其它九市均有縣區在列,陜西脫貧攻堅的壓力可見一斑。「十三五」期間,316.7萬貧困人口要做到全部脫貧,陜西如何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呢?《經濟半小時》專訪陜西省省長胡和平。

年收入3000元的貧困戶一下能拿到18萬元補貼,住房工作全解決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韓城市位於渭北旱塬最北端,國土面積1621平方公里,耕地42萬畝,山多溝深,故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說。黃志新是芝川鎮嵬峰村村民,他在這個土窯洞裡已經生活了20年。八年前妻子過世,他獨自一人把智力有缺陷的兒子撫養長大。現在,兒子去外地親戚的飯館謀了個糊口的活,他自己種種花椒,靠天吃飯,一年大約有3000元收入。

一年3000元錢,黃志新要養活自己,還要時不時資助兒子。為了省錢,他平時就是喝喝米湯,家裡很少見肉。在陜西缺水的大山裡,飲用水都只能靠井裡積攢的雨水來維持。

這天,鎮裡的幹部找到黃志新,和他商量搬遷的事情。黃志新是村裡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又住在交通不便的大山裡,屬於「十三五」期間,韓城市12002名扶貧搬遷對象之一。

根據韓城的政策,建檔立卡貧困戶的房子價格是1200元/平米,每人享受的面積不超過25平方米;而搬遷補助標準分為5萬、6萬、7萬三檔,根據搬遷目的地來決定。此外,每戶有每畝15萬,最多不超過4分地的宅基地騰退補貼;還能通過專業評估公司對宅基地上的舊房進行房屋殘值的評估,獲得相應的等值補貼。

這天,鎮上的幹部為黃志新做了一個粗略的計算,整趟搬遷下來,他不但能住上鎮裡的樓房,還能拿到8萬餘元真金白銀的補助。這讓黃志新既開心又驚訝。就在高光苦口婆心地給黃志新講搬遷政策時,距離他們20公里外的西莊鎮,鎮黨委書記高少武也在動員貧困戶雷立夏搬出大山。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雷立夏今年40歲,三年前外出打工頭部遭受意外創傷,腦神經受損,失去了勞力能力。家中70歲的老母親精神抑鬱,沒有自理能力,還有一個正在讀小學的兒子雷超龍。一家三口人靠一個月600多元錢的低保過活。2015年,政府出資,把家裡的危房加固了。可是,一直住在封閉的大山,即使守著三間磚房,一家人的生活也難見起色。

高少武:你看三個人的情況,現狀就是你給他100萬,他也吃不了飯是這種情況,新小區配套了一個日間照料中心,白天把你老娘放到那裡頭,也有人專門管的。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由於收入低、行動不便,雷立夏一直沒下山看過病,三年來身體可謂每況愈下,就連走路說話都不利索了。可是,搬遷後的好處再多,雷立夏還是覺得故土難離,遲遲不肯點頭。移民扶貧搬遷工作啟動以來,高少武已經是第四次上山來到他家做工作了。

陜西省省長胡和平:我們陜西貧困的主要原因還是自然條件比較差,發展的基礎比較薄弱,在316.7萬人的貧困人口當中,我們搬遷125萬人,大概占全國的12.5%,占比還是比較高。確實生活在那些一方水土養不了一方人的地方上,要堅決搬出來,這樣的話,就是斬斷了窮根,將來才能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事實上,陜西省的移民搬遷工作最早從2011年開始,預計用10年時間,搬遷移民60萬戶240萬人。「十三五」期間,易地扶貧搬遷成為陜西省脫貧攻堅工作的「頭號工程」和「關鍵戰役」。

陜西省省長胡和平:一個就是精準識別,摸清底細,這個主要是解決扶持誰的問題,第二就是夯實責任,駐村連戶,這個主要是解決誰來扶的問題,對於所有的貧困村,都派了住村工作隊,對於所有的貧困戶,都有駐村連戶的幹部,我們現在駐村的幹部有4萬多名,第一書記有一萬多名,都下到村裡去了,就做到駐村工作隊所有的貧困村全覆蓋,駐村連戶幫扶對所有的貧困戶全覆蓋。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李雨霏:就是解決了誰來扶的問題。第三個環節,就是怎麼扶貧了?

陜西省省長胡和平:我們在搬遷過程當中,也探索了一些工作的方法,三份協議一次簽,是什麼事呢,就是在搬遷的時候,一個就是和搬遷戶要簽訂這個搬遷協議,你搬到哪兒,你搬的房子有多大,這個情況是什麼樣,要有一個協議,另外還有一個協議呢,就是他的舊宅要拆除,復墾,也要簽給協議,另外還有一個,就是搬遷脫貧協議,搬遷是為了脫貧,搬遷怎麼來脫貧致富,也要簽協議。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李雨霏:為什麼要採取簽協議的方式呢?

陜西省省長胡和平:第一要明確責任,我們各級政府,各級組織,都是有責任的,第二個呢,就是讓搬遷戶心裡明白,後面的路怎麼走,也讓他心裡踏實,知道怎麼走,另外也得讓他知道,該怎麼幹,以這種簽協議的形式,把我們的責任明確下來。

正如胡和平省長所說,這一次韓城市西莊鎮黨委書記高少武就是帶著三份白紙黑字的協議來到貧困戶雷立夏家的。

高少武:這是搬遷協議、這是宅基地騰退協議、就業幫扶協議。就是你到底下以後你身體好,我還給你提供崗位,這是雙向制約的,如果我說話不算數,你用這個協議是可以起訴我的。

雷立夏將要搬進去的西莊鎮盤龍社區是韓城在建的9個萬人社區之一,通過集中安置,完善社區配套,能為搬遷居民提供生活、就業雙保障。同時,拆舊地、騰出土地指標,也是政府解決搬遷資金重要的融資方式。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聽說要拆老房子,雷立夏還是猶豫不決。就在高少武做工作的過程中,雷立夏13歲的兒子雷超龍強烈希望父親趕快簽協議,因為他特別想下山讀書。原來2014年道口梁村小被合併到鎮上的小學,學生們紛紛下山上學去了。受家庭條件所限,雷立夏無法送兒子下山讀書。為了確保雷超龍不失學,鎮裡出錢請黨老師全職教授道口梁村這最後一名小學生。黨老師告訴記者,孤單的雷超龍,慢慢地變得越來越不願意與人交往。所以搬遷成了這個13歲孩子最渴望的事情。看著孩子期許的眼神,經過深思熟慮,雷立夏最終點頭答應了。

而芝川鎮嵬峰村的黃志新也同樣簽完了三份協議,第二天,黃志新家就來了一撥人。他們在黃志新家的土窯洞上量來量去,統計房屋面積和家具數量。

這些負責房屋拆遷評估現場勘察的工作人員,在一番測量計算過後,為黃志新的舊宅估出了價格,66700元。再加上搬遷補助、宅基地補助,全算下來是187000多。黃志新終於松了一口氣。

搬遷資金有了著落,黃志新便跟著其它搬遷戶,一起來到毓秀新區參觀。

鎮幹部:現在這塊天然氣已經通了,公交馬上要通,路南有個食品加工園,這邊的景區、園區、能提供很多的就業崗位。

享受貧困戶補助政策後,黃志新一家兩口人,可以購買最小的一室一廳戶型。看著未來的新家,聽著鎮上的幹部規劃的美好前景,黃志新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山上光棍漢 山下娶媳婦 53歲貧困戶脫貧致富變老板

「十三五」期間,陜西省易地扶貧搬遷工程計劃搬遷建檔立卡貧困人口125萬人,為了讓他們「搬新家不舉債」,對於集中安置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陜西省規定:人均自籌資金不超過2500元;人均建房補助2.5萬元、舊宅基地騰退復墾人均獎勵1萬元。這背後意味著巨大的資金投入。為此,陜西省建立了省級主導、市縣配套、社會參與、群眾自籌的多元化資金籌措機制。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62歲的徐存蘭,2014年舉家搬遷到安康市石泉縣池河鎮的安置小區。社區給她安排了保潔員的工作,一個月能掙一千元錢。雖然每天早上5點半就要上班,工作很辛苦,但徐存蘭幹勁十足,覺得再苦也比在老家強十倍,所以她對搬遷後的生活心滿意足。在整個安置小區,像像徐存蘭這樣的保潔員一共有12個。

徐存蘭一家五口原先住在山裡的土坯房。一下雨就擔心滑坡,為了老人小孩的安全,兒子媳婦都不敢出門打工。一家人起早貪黑種地,可是辛苦耕種一年下來,收成卻沒有保障。 稍不留神,山裡的野豬就會把莊稼全部毀掉了。

搬到安置社區,徐存蘭找到了收入穩定的工作,兒子媳婦也終於不用擔心家裡的住房安全,早已去外地打工了。如今,全家一年的收入加起來能有七八萬元。因搬遷而欠下的幾萬元外債也還得差不多了,吃穿住行樣樣得到了提升。今年兒子回家時,還給孫女買了一台電子琴。不過,最讓徐存蘭滿意的,還是孫女上學的問題得到了解決。鎮上的小學就配套在距離社區步行10分鐘的地方,接送都非常的方便。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徐存蘭一家在新房子裡過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徐存蘭所在的這片安置小區集中安置了1200多戶像她一樣的搬遷戶,占地220畝,就在2011年時,這裡還只是一片一片的玉米地。為了將小區的樓房和配套設施蓋起來,池河鎮政府費了不少腦筋。

胡先武,池河鎮黨委書記。他至今還清晰地記得,2011年剛剛接到搬遷任務那會兒,鎮上的可支配資金只有18萬元,但安置小區龐大的工程量,成本估算就達到了3個億。面對這近乎不可能被填補的資金缺口,池河鎮政府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

為了籌集初始資金,池河鎮首先盤活了兩處國有資產,獲得了100萬元,註資鎮城投公司;而後又從農商銀行貸款300萬元,開始了一期60畝的征地工作。

隨後,利用搬遷戶的房屋預付款,解決部分資金回籠問題;又利用移民安置房中20%可當做商品房開發的規則,配建門面房,出售並獲得現金流。

總共31500平方米門面房中,25000平方米按照2000元/平米的利潤出售,獲得經營性收入5000萬元;6000平方米被預留,作為公司固定資產,折價2100萬元;剩餘的500平方米出租。在一期二期工程結束後,不但貸款還完了,公司帳面還有了1000多萬元的現金結餘。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而隨著安置社區配套基礎設施建設的啟動,鎮城投公司又先後投資1500萬元,完成了街區民居立面、人行道改造、雨污水分流等工程,讓池河鎮從一個只有一條主街的小鎮,搖身一變成為擁有「三縱三橫」發達路網的繁華區域,五年時間,鎮域面積從0.9平方公里迅速擴大到2.1平方公里;人口也由1萬人增長至1.5萬人,集中安置移民搬遷群眾近5000人。

陜西省省長
胡和平:搬遷的時候,我們還是以集中安置為主,一般要達到90%左右,因為集中安置了以後,後邊的穩得住,能致富的工作就好開展,在這個安置的地方,要把配套的工作做好,包括這些交通啊,電力啊,通信啊,供水等基礎設施,另外教育,衛生,文化等等這些公共設施也要有所保障,所以在配套設施上,我們提了口號,叫小型保基本,中型保功能,大型就要全覆蓋,努力讓搬遷的群眾,享受到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這種均等化的服務。另外一個,就是要突出產業的培育,因為就業是核心,他搬出來以後,得有事幹,得有致富的路子。

今年53歲的丁發權2013年通過「交鑰匙」工程入住池河鎮明星村。所謂「交鑰匙」工程是指貧困戶中的特困戶,不掏一分錢,就能住進政府提供的,不帶產權的新居。在池河鎮,這樣的搬遷戶有400餘戶。看著眼前豐盛的飯菜,很難想像,就在3年前,丁發權還獨自一人住在山上的危房裡,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

丁發權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他在老房子的時候,一年種四畝地,只能收上2000斤玉米,而種子肥料一年就是七八百塊錢,運氣不好遇上旱年,基本顆粒無收。在這個缺水、偏僻的地方,丁發權的生活用水全靠井裡儲存的雨水。雨大時,山上沖下的泥水還會將井水污染。丁發權的老房子房頂透風漏雨、地面塌陷,牆上還有巨大的裂隙。村裡很多房子因為山上流下來的水被沖垮了。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如今丁發權平靜地向我們介紹著老房子的一點一滴,窘迫的生活早已成為了過去式,就在搬下山後的第二年,丁發權的經濟狀況就得到了明顯的改善。池河鎮政府投資建設了一排排的養蠶室,免費給貧困戶使用。丁發權開始學著養蠶、養雞。一張蠶紙,能帶來2000元收入。丁發權去年一下子養了12張。加上養雞,年收入輕輕鬆松就能突破三萬。正值修建桑樹枝的時節,要及時修剪枝條,來年的桑樹葉才能長得好,喂出更多蠶寶寶。在政府為丁發權出資承包的地上,我們看到,丁發權一天100元請來的工人已經開始忙碌了。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從幫人做零工的小工,到雇人來幹活的老板,提起這身份的轉變,丁發權顯得很是滿足。不過,打了20多年光棍,下山後終於娶上了媳婦,這才是他最大的自豪和幸福。

截至11月底,2016年,陜西省移民搬遷已開工工程22萬套,其中易地扶貧搬遷18萬套,累計完成投資266.90億元。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

陜西省省長胡和平:到2020年,不能落下一個村,不能落下一個人,必須完成任務。我們是充滿信心的,下一步堅決貫徹習總書記在中央扶貧工作會議上提出來的要求:要做好脫貧共建這項工作,一定這個要有日月換新天的氣概,要有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勁頭。

來源: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薑美羊

陜西脫貧有辦法!他們用18萬元完成3個億的安置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