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2009年,我剛畢業就進入了AK語音開發團隊,競爭對手是現在的YY,當時還叫YY語音。」宋月雷說。

這是最早的一批直播從業者,他所在的AK曾作為「爆吧」的第一根據地,巨大流量導致平台一度癱瘓……如何突破20萬同時在線問題,曾令當時的李學凌煩惱不已。

這些留存在百度百科上的資料,對於宋月雷來說都是如同「隔壁老王」一類的往事。

後來他從AK出來,在騰訊QT語音逗留過,也嘗試過遊戲開發……最終他回到直播行業,這次出發他選擇做直播平台,並將市場放到泰國,開辟新的市場。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有矽谷范的主播公司

上次小紅和他的小夥伴們在深圳做了溫馨的分享會,除了和以往熟識的老朋友們,一些一些有趣有聊的新朋友也加入到了隊伍裡,其中結識「直播業老兵」、洞察科技CEO宋月雷成了這次的意外收獲。

分享會結束,小紅受邀來到了他的的辦公室,聽宋月雷這個直播行業老兵講述行業變遷。

辦公室坐落在深圳南山科技園的一棟普通寫字樓裡,從外面看,就和這片土地上所有的創業團隊一樣,不起眼得很神秘。

走進辦公室……應該說這個俱樂部?推開辦公室的玻璃門,如果不是前台上前招呼,真的給人一種進入了某個俱樂部的錯覺。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我們辦公室有2500平米,特地請人裝修成lofter風格,更體現我們工作的性質,也讓工作更有生活氣息。」一層的健身設備,台球桌,飲水吧台……「今天吧台的服務生沒上班,不然還能喝一杯。」宋月雷習慣性用一種閒適的語氣說著。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隨後他帶小紅參觀了辦公區域以及36間直播間,以免我們誤會他在這裡「不務正業」。

一層除開休息區的另外大部分,被紅、黃、綠的牆面隔成5-10平大小不同的小空間,根據不同的直播需求裝飾稱不同風格,統一配置電腦桌,打光燈等直播所需的標準配置。

「現在公司正在做人員調配,所有使用率並不高。前段時間這裡幾乎都是滿的。」說話間,宋月雷打開其中一個格子間的門,和直播間的配置不同,這間屋子裡是一張單人床,床上散落著幾只卡通玩偶。

宋月雷介紹,公司還有專門給主播們提供的休息間,能夠讓主播在這裡輕鬆、開心的工作,保持良好的狀態。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即將出海劍指泰國

聊起公司業務,出乎小紅意料之外的事,雖然公司在國內也有一大塊主播經紀業務,現在有數百位的主播,分布在全國各地。但公司正在計劃的是做一個海外的直播平台,先從泰國進入,慢慢打入東南亞市場。

「現在國內經紀公司的業務發展的比較穩定,我正把大部分的經歷投入到泰國。」他所指的是洞察科技將在泰國上線直播平台「Ulive」的事情。

當大部分人還把眼光停留在國內直播市場,拼命在洗牌前繼續廝殺時,宋月雷決定戰略性布局,掘金泰國、包括東南亞正在興起的直播紅利。

「國內的直播平台已經成了巨頭的天下,小平台的力量有限能力不足,很難有市場。」在他看來,現在一些平台博出位,博眼球的手段,只是垂死掙扎。中國直播平台已經安家落戶,哪個蘿蔔哪個坑都已塵埃落地。

正如他所說,目前國內映客、花椒、YY、陌陌和一直播等都占據了前列位置,吸走了市場流量的大部分,而BAT對直播行業更是虎視眈眈。

比如淘寶,更是以電商直播為抓手,一路高歌猛進,數據顯示,目前淘寶平台每天直播場次近5000場,有超過40%的消費者會在觀看直播的過程中訪問相關店鋪;

騰訊也毫不掩飾自己在直播上的野心,除了自研發的NOW直播、花樣直播、板栗直播等,此前還投資了龍珠、鬥魚等直播平台;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盡管不如阿里和騰訊的熱情,但百度也在直播熱潮中推出了自己的百秀直播,想要趕上這趟車……

直播市場已經進入紅海,用戶市場已經初步飽和,競爭的結果無非是從對方獲取流量,後來者已經很難再去競爭,「而東南亞直播市場才剛剛興起」。

宋月雷同時也表示:「這也是中國人口紅利消失帶來的結果。」因此他的團隊把眼光放到了海外,第一站是泰國。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為什麼選擇泰國市場?宋月雷打趣地說:「大家不都說泰國是商家必爭之地嘛!」

而事實也是如此。他解釋說,根據市場調研情況來看,一方面泰國人對於直播這種娛樂方式接納程度很高,在這些人中他們對直播的黏性也很強;另一方面泰國人有付小費習慣,他們打賞的頻率比要比國內的數據好得多。

他還坦言,其他競爭品牌,比如Bigo live在泰國的成長為他們的出海提供了很多參考。

Bigo live是歡聚時代原移動新產品部基礎上成立的獨立公司,這也可以理解為歡聚時代為了出海而專門設計的產品,YY的姐妹篇。目前BIGO LIVE是印尼榜單排名第一的直播社交app。

BIGO LIVE證明了在中國火熱的直播行業,完全可以復制到東南亞這些國家,在這些國家裡,才剛剛進入移動互聯網的爆發期,具有很大的機會。

宋月雷又一次和YY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對於現在的宋月雷來說,BIGO LIVE就是目前海外直播的一塊天花板,他的目標就是迅速接近它,或者超越它。

他的團隊正在進行直播平台的最後準備工作,預計2017年早些時候,就將在泰國正式上線。

直播行業紮根8年

無論做主播經紀也好,做直播平台也好,對宋月雷來說都不陌生,作為國內最早一批直播業務的參與者,宋月雷早在8年前就進入到這個行業。

2009年,宋月雷大學剛畢業,加入AK語音團隊,當時一起爭奪市場的競爭對手包括騰訊QT語音和YY語音,這是中國最早的幾家語音直播公司。

在那個大家都還不知道什麼是直播的年代,他們一頭霧水地一點一點地扒著用戶,各家流量對峙都不痛不癢。直到網路上一次著名的「帝吧出征」,給了團隊一顆糖的同時也給了他們一顆炮彈。

2010年5月30日,為獲得韓國人氣天團Super Junior當晚的演出入場券,數千歌迷擁擠在世博演藝中心取票區域,一度造成混亂引發踩踏,園區方面不得不出動大量武警維護現場秩序。現場一片混亂。

事件在新聞和網路上曝光後,引起了大量網友的極度反感,隨後以”魔獸世界吧”為發源地,在天涯、貓撲等各大網站出現了網友有組織的反對SuperJunior及粉絲的活動,引爆反哈韓網民同SuperJunior粉絲的大混戰。

「當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接觸到了當時網路上的負責人,我就和他商量說給他們在AK上開一個3位數的房間號給他們,方便他們在互聯網聯絡。」宋月雷回憶起當時的情況。

隨後,網友和粉絲們迅速在AK語音集結,平台流量迅速逼近20萬——這是當時語音平台的極限。

「流量太大了,平台技術根本支撐不住。這不是AK的原因,是當時整個行業的水平。我們只能做到十幾萬,上不去了。」

平台崩了以後,流量都流向競爭對手平台,讓AK措手不及。他說,就算是當時的YY也是這個技術程度。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事實上也可能真如此,曾經報導稱,那段時間YY董事長李學凌因為平台技術無法承受巨大流量而在辦公室鬱悶不已。

這次偶然的機會,讓宋月雷意識到技術的重要性。隨後他轉戰騰訊QT,作進一步充電之後,2015年初,他出來創業,試圖打造自己的直播平台。

「從QT出來之後,我做過一款遊戲,但是一些原因我放棄了它。但也是這段遊戲經歷,讓我在用戶體驗方面有比較深刻的理解,隨後做的直播產品有很重的遊戲烙印。」他說的是去年和暴風牽手打造的直播平台。

當時宋月雷的團隊牽手暴風,嘗試製作有「參與感」的直播產品,配以3D效果。採訪時,他打開手機像小紅進行演示,宣傳影片裡這是一個類似「奇秀」的頁面,「但是他和奇秀有著很大的區別,你看這個效果。」說話間,影片裡出現3D效果的煙花特效,主播舞台下面的土豪以人形呈現,並排坐成一排,排為也是以「占座」的形式體現。

「還有很多功能,比如土豪親主播,土豪虐土豪……」他給小紅演示了幾個特效,均以3D效果呈現,「這很像一種遊戲體驗,這讓用戶對直播很容易有代入感,容易沉迷。這和沉迷遊戲是一個道理的。」宋月雷解釋。

這塊產品出來的時間是2015年初,當時映客、花椒們都還未流行,卻不小心從先驅成了先烈,他有些遺憾地表示,由於種種原因,導致這款產品並沒有很好地走入市場。

「到現在還有很多人來找我合作,想開發3D直播平台,或者邀請我去負責他們的直播業務」。

「這個做好,說不定能在映客之前火起來。」這是整個印象中宋月雷唯一一次帶有感情色彩的表述。大概在這裡他真的投入了太多,包括精力,和情感。

秀場在東南亞仍有價值

憑借以往的行業經驗和經歷,宋月雷對現在的直播行業形勢,以及自身想做的內容,有了清晰規劃。

「U live上線之前,我會先在泰國簽好網紅,做好內容儲備。」宋月雷表示,現在做主播經紀公會,一方面是要保持和國內市場的接觸,另一方面也是在為直播平台未來在海外上線做儲備。

而對於內容製作,他表示公會還沒有這方面的打算。「現在國內的主播經濟已經在向大公會、大平台靠攏,做內容並不是所有公會都能做的。」

他以直播綜藝為例子,「我接觸到一些直播綜藝的製作團隊,他們和我透露的是光是一集的花費就已經不菲,一檔節目下來不是普通經紀公司所能承擔的。」

他跟小紅算了一下,200萬弄一個直播間,200萬請個普通明星站台,再200萬做個內容創意……「但這都是理論上的,明星站台你要考慮的更多更複雜,素人直播又拓展不出影響力。」

因此,在內容製作,包括直播綜藝這些領域,宋月雷選擇先觀望,他將重點放在了U live。

「現在U live在技術上的儲備已經綽綽有餘,上線後也準備先以秀場直播為主。」他說,泰國和中國文化相近,在審美上接近,發展方向也是大同小異。盡管如今直播形式越來越多樣化,秀場直播的占比也在減少,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它依舊是目前直播變現最有效的形式。

直播行業老兵,從語音到影片,他將出海泰國,掘金東南亞直播市場

「每個地方有共性,也有差異,需要具體上線之後,才能做出判斷。」現在對於宋月雷來講,已經是只欠東風的階段了。

「YY做得越好,其實說明海外直播的天花板越高,海外市場還是未知數,一切皆有可能。」宋月雷說這話的時候似風輕雲淡,轉眼8年,他又站在最初的那個路口,和YY一起競爭。

這次是摘下海外直播市場的糖果還是再次錯過,都還是未知數,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