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市值風雲原創作品 未獲授權請勿轉載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險資

決戰時刻:姚振華”落井”,王石”大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文 / 並購重組與資本運作研究組 駱駝

一、網紅一聲吼

寶萬之戰本來已經膠著的難解難分,姚員外和許老板兩員猛將揚刀立馬殺進殺出,麻將桌上本來已經快要沒有王老板的位置了,用我們老家的方言說,「看二層」的資格都快沒有了。

萬科的牌桌上,除了已經蹭上桌摸著牌的四方諸侯,剩下裡三層外三層的看客各懷心思,抽冷子打太平拳的,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手心裡毛票子攥出來水來也買不起一手的,還有那不明不白的「不獨董」,熱鬧非凡,煞是好看。

本來勝負差不多已定的事情,沒想到因為兩招大出意外的臭棋,讓形勢陡轉直下,讓本來已經被擠到院子裡蹲地上抽閒煙的王石突然之間看到希望了!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劇照示例

許老板的臭棋技術含量不高,不值一論;姚老板的臭棋屬於春風得意手一抖,毛手毛腳摸了董小姐的格力電器,引來網紅一聲吼,姚老板心慌眼花,一個倒栽蔥跌下了馬。

自打姚老板跌下馬,王老板可就一個猛子就從院子裡躥到了麻將桌前,趁著監管的東風,萬科的動作夾槍帶棒,一股腦地全打了下來:

12月18日下午,萬科發布公告稱終止與深圳地鐵集團資產重組事項;

12月17日,市場傳聞寶能系成立的兩個總規模約30億元用於增持萬科資管計劃,因監管壓力已提前清盤;

12月17日,恒大副主席、總裁夏海鈞發聲恒大「無意也不會成為萬科的控股股東」。

……

神仙打架,股民遭殃(沒什麼值得可憐的,都是些看二層的),這麼密集的動作,影響的自然是萬科的股價, 股價一動,罵罵咧咧的自然都是散戶居多

——像我們這樣只能把手心裡的毛票兒攥出汗,也買不起一手的研究團隊,確實不多見……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董明珠

二、樂極生悲姚振華

2016年,險資A股舉牌元年。

寶能系通過前海人壽和鉅盛華在二級市場的舉牌的時點肇始於2014年,爆發於2016年;其他險資的跟風蹭油水,基本也都在2016年裡爆發。

在A股估值整體低估的背景下,姚振華選擇了低估值的藍籌,長線持有以穩健回報為主。以這兩三年裡姚振華財富值的變化來看,肯定是做對了,是個行家裡手;從姚振華的一貫行事風格來看,其本意定是只想當個幕後大佬,運籌帷幄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即可。

改變姚老板命運的兩個「意外事件」都是杠上了網紅型大人物:被從幕後推到台前是因為萬科王老板,被從馬上踢到馬下是因為格力董明珠。

被踢下馬後的監管風暴中,姚振華的表現還是很有覺悟的,能不能過關要看上峰的意思,不敢瞎猜;但是在萬科事件中,王石有意將姚振華推到前台的聚光燈下後,其硬是能在台上扛了兩年,被王石各種舉報、各種查資金結構,愣是沒被查出問題,這就不得不服了!

董小姐已經毫無疑問了贏了,快刀斬亂麻,乾淨利落;但是王石從開戰至今,一場大戰打得憋憋屈屈,讓一眾看客看得尷尬症都快犯了……

如果非要給王老板尋找一些功勛戰績,大概就只有兩個:拼了老命要把姚振華拖到台上;勝負差不多之後就蹲在院子裡抽閒煙,等著老姚犯錯,等待最後一線生機。

對這種抽閒煙的狀態,我們更傾向於認為是被迫的,因為在整場戰鬥中,其並未表現出過人的智慧和氣度。這一點在萬科品牌和王石一貫口碑的映襯之下,顯得極其不可思議。

關於姚振華被等了2年之後犯的這個錯誤,只能說,一路順風順水,尤其是拿下萬科這種經典大戰役是會讓人極度感覺良好的,極度HIGH之下,犯點錯誤基本是在所難免的……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差不多應該就是這個狀態……

本號歷史文章《卑劣的街頭:中國資本市場的潛規則盤點》,曾指出姚老板最大的錯誤在於動了董小姐的格力電器:當看到格力電器公告稱前海人壽繼續增持格力電器時,我們的第一感覺就是寶能系攤上大事了。

碰到董小姐就算是撞到滅火器上的邏輯很簡單:一個完全沒有實業經營履歷的大佬憑借險資的杠桿資金去驚擾一個已經被證明非常成功的實體企業,這是「魯莽」的觸犯眾怒和國家實體經濟安全的行為。換句話說,上市公司爛殼你隨便玩,但不要亂動民族品牌,寶能系若是控股了格力電器,格力只能比當前差,不存在比當前更好的可能性。

(附:在寫作本文時,我們查閱資料時看到了一篇很值得玩味的報導,有媒體稱,前海人壽2014年、2015年就一直在買進賣出格力電器,既做差價,也是因為格力的分紅豐厚。至於前海人壽並沒有達到5%舉牌線而被格力電器通過列印股東名單抖落出來這個事,就更顯得吊詭了。想來想去,也許是董小姐憚於前海人壽這一年裡的舉牌風格而提前呼救了吧?基於董明珠對格力的愛和從萬科之戰中學到的經驗,也無可厚非。就是「前海舉牌格力」這個鍋……唉,事已至此,還是深刻反思檢討吧!)

沒有政治經濟學的覺悟,僅從價值挖掘的角度去規劃這樣一項關鍵的投資布局,姚老板聘請的這位投資總監「罰站」三天亦不為過。在製造業如此艱難的今天,你去「驚擾」一個旗幟性的民族品牌、支柱企業,難道還有比這更作死的節奏?!

一招走錯,全盤被動。

王老板滿血復活,姚老板接招!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王石

三、王石的反擊時刻

「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話貫穿了整個萬科事件。

曾經,王石四處奔走呼籲求助,希望能夠挽回敗局,最終聯合深地鐵集團拋出巨額增發方案,雖然該方案在爭議中勉強獲得董事會的通過,但究竟並無實質進展。但是正是深地鐵集團的重組方案意外將王石團隊與原第一大股東華潤的矛盾推向了前台。

目前寶能系面臨的處境尷尬,後方糧草已被監管風暴切斷,市場對寶能系即將退出萬科幾乎形成一致預期,而市場對在接下來的股價下跌過程中,寶能系和恒大系均沒有能力也沒有膽量增持抄底也幾乎形成一致預期,那麼萬科的股價再也找不到堅挺的理由。

當然,這是王石最希望看到的局面,王石需要股價下跌,將姚振華和許家印逼出去——但是聰明人其實都能看出來,如果姚振華和許家印被跌爆倉的話,對萬科來說簡直就是個災難:姚和許的拋盤如果出來,萬科股價會直接崩盤的!

把姚振華和許家印的倉位逼到什麼程度,這個點很難拿捏,逼狠了直接崩盤,沒逼到位人家根本不走。

這個時候,王石還是義無反顧地開始「補刀」了。

王石的第一刀就是終止深圳地鐵集團的重組。這個方案可是王石一直要推進的方案,按照正常邏輯,反對這個方案的最大阻力已經被監管捆住了手腳,沒有還手之力,這個時候王石應該快速帶著這個方案闖關才對。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王石

這是不是也說明,引入深地鐵,只符合「當時的公司」利益,而不是符合公司一貫的利益?

但是,偏不,王石毅然決然、非常迅速地在這個關鍵時刻終止了深鐵重組案。為什麼?因為形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在姚振華和許家印都不能再出手增持萬科的時候,萬科的股價已經是一片利空,下跌是必然的。如果這個時候繼續推行深地鐵的重組案,不就等於給姚振華和許家印雪中送炭了嗎?萬科重新迎來重大利好,股價重回升勢?

開玩笑,你們當王老板傻麼?這個時點推進深地鐵重組案,寶能、恒大和華潤都已經有相當大的動力批准這個方案了,一是這玩意兒現在是救命稻草啊,第二,引入接盤方稀釋股份,也便於幾位「困獸」撤退啊。

萬科的流通盤都快被買枯竭了,不把盤子做大,幾位大哥隨便撒點股份出來,還不天天打跌停啊?以姚振華、許家印的持股比例,只要被勒令清倉,萬科直接就崩盤了!

看到最近各路媒體分析王石終止深圳地鐵重組方案是因為該方案過不了股東大會,我們只能呵呵呵,世易時移,當初反對方現在可是巴不得這個方案通過的!

但是主動權又回到老王手裡了,對不對?


姚振華「落井」,王石「補刀」,萬科股價會崩盤嗎?

萬科危局

四、萬科會崩盤嗎?

目前,寶能共持有萬科25.4%的股份。寶能買入萬科股票總資金約為448.2億元,據測算,寶能系的持倉成本平均在14~18元之間。

截止12月23日收盤,萬科A的股價是20.3元。而恒大系的持倉成本明顯遠高於寶能系的持倉成本。所以,萬科最壞的情況就是市場對持續下跌的股價和無人接盤的局面也形成一致預期,在缺少寶能系護盤資金的情況下,那等待萬科股東的無疑將是一場夢魘。

當然,出現上述情況的概率很小。首先市場自有價值發現規律,當萬科股價連續下跌後,自有各路資金進場抄底;其次,以我們對姚振華的觀察,此人應非「池中之物」,而且其本質上與這次監管風暴並沒有深仇大恨,好好認錯道歉整改,以後規範化運作,邁過難關應該問題不大,還有可能把萬科一事處理好。

如有有可能,寶能系持有的萬科股權大概率會整體轉讓給某位有實力的接盤方,如果這個實力方出現,萬科股價自然又免不了一頓爆炒。

另外,萬科的董事會即將換屆,雖然王石迎來了兩年來唯一的一次大反攻的機會,但是在董事會換屆面前,王的前景卻也未必樂觀。

監管部門的重拳出擊,王石雖然漁翁得利,但是王石在這場惡戰之中,暴露了所有性格和人格上的小小「瑕疵」,所作所為不僅傷害了股東的心,失去了輿論的支持,還傷害對自己有知遇之恩、栽培之恩、並且曾經一直力挺王石團隊的華潤。

王石還能修好與華潤的裂痕嗎?即使未來有新的重要股東入場,可是華潤還是代表國資的重要股東吧?

即使銜天命、駕著五彩祥雲的那位重要股東從天而降(也許沒有),難道他會有興趣去做被架空的大股東?上峰派他來就是為了讓他被架空的?

王石在把姚振華從幕後硬推到聚光燈下的時候,是否想過自己也要陪著老姚站台啊?老姚硬撐著被扒了兩年沒出大事,最後還是自己馬失前蹄跌了一大跟頭……

那王老板這兩年被扒成什麼樣了呢?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