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流過之後 我選擇悲涼的沉默

因為她的記憶,總會讓自己的靈魂沒有了土壤和陽光的滋養。往事的空空蕩蕩,也唯有她可以幫我填補。我就如那黑夜裡的那顆星按耐不住內心的躁動,逃離那安靜的枷鎖,去做那個黑夜裡的拾慌者。你聽見了黑夜說話了嗎?她在向你竊竊私語,展現黑色的魅惑,讓人情不自禁…

歲月流過之後 我選擇悲涼的沉默

往事承載了她永遠的溫柔,我也是滾滾紅塵之中那癡情之人。踏著青春沉沉浮浮,風雨裡承載了太多的善感多愁,總以物喜,又總以己悲,淡淡的憂傷,淡淡的愁,生成了一片煙霧繚繞般的仙境;

我是滾滾紅塵之中的一抹煙愁,踏著溫柔的情歌行走江湖,淡淡的煙波淡淡的愁,點綴了相思的夢。

花兒在夜裡靜靜地向我吞吐芬芳,我聞到了黑夜那個溫柔女子的一抹柔情。今夜的月光好柔,柔柔的就像一位春風少女的手,總讓人深情,醉意眠眠。我靜美地坐在燈光下,筆墨裡。一半的靈魂卻飄到了月光裡,那裡似乎有我對你深情的思念。

你看見天空總有幾顆向你眨巴眼睛的星星,它們被月亮冷落了的天空之城。還有那被雲朵遮住了臉蛋兒的月亮姑娘。那是月亮隱藏著孤獨的心事,不與你說,也不與我說。它在心情低落的時候也不顯露它的悲傷,依舊展現著最溫柔的風骨。給了人們夜裡最美的視覺和心靈的享受。

微風輕輕吹過,不再那麼溫柔了。略帶刺骨的冷艷。望著星星和月亮,我癡癡的發著呆,內心又總有一些話想對他們說。又感覺星星和月亮都不開心了,我想說的話也忘記了。我跟著風開始漫無目的的遊蕩了起來。

不知從何時起我心中升起了淡淡的憂傷,心中承載了太多的傷口,總想尋找到生命裡那顆寄托靈魂的安撫劑。苗頭風一樣的轉向了你。你曾經對我說過的,你是我的知己,一生相伴的知己,不離不棄的知己。青春的夢幻終究是搭建不起艷麗的彩虹。誰的年華裡,幸福的多了一抹靈魂的微笑。你給了我生命的一場驚鴻,卻又以壯麗的傷感落幕。

我經常說:「黑夜寄情憂傷,文字總生多情」。卻不是唯一夜的傾聽者。我淡然的拿起了手機,輸入了靈魂的寄語。你卻早已借著筆偷著了我對你景仰的心。不知何時起,我早已浸潤在了你的才華裡。總是冷冷淡淡的你,卻總是一個字或幾個詞的語。在你的世界我是沒有眼淚的星星,總是眨眼泛濫的多情。

我想對你說:那曾經相惜、相知、相訴的日子裡。一場驚花語,又一場落幕傷。最初令人翹首的期盼都變了樣子。或許每一個風溫潤的日子裡,所有人都喜歡追逐新鮮的刺激。只一次,便也足矣。

我說黑夜是魔鬼,將你變了模樣。使你的生命在我的世界太平靜。或許是生命的咒語。在你的靈魂裡,我守成一只墨的傷感……

多情總被無視,定為廉價,面對你的平靜無言,我也沉默了無語。你沒接納我靈魂的訴說,卻給了我最美年紀裡最孤獨的升華。

生生起起伏伏,花開花落。你是我的一場艷麗櫻花開,也是我的一場悲涼情傾落雨。那些互訴衷腸的日子裡,彼此坦然的想誠也好,知己也好,朋友也罷,或者陌生人的匆匆也好。生命的一場花開花落,足以慰藉那走過的青蔥歲月之路。

我看著眨巴的星星,今夜的星星不說話了,我也沉默了!也是在靈魂孤獨寂寞的中升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