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

我是個在小鎮上成長起來的姑娘,得益於我的父親早年當兵,而後得到了一份不錯的事業單位工作,分配到了一套很小的兩室一廳的房子,除此之外,我所有的親人都來自於農村。

就是那些我們在新聞裡看到的要走很遠的山路才能到達家裡,以及只有一個滿是蒼蠅的廁所,灰暗的燈泡(甚至是只有煤油燈),以及只能看到幾個台的黑白電視(甚至沒有電視機這個東西),這些都是我在自己的外婆阿姨家們所能經歷的具體生活影像。

這些是我要鋪墊的前提。

下面是我跟我男友從兩人到過度兩個家庭相互認知的過程。

我跟男友是大學同學,相識於大二那一年,跟很多少年少女一樣,我們也是因為純粹的彼此喜歡才走到一起,在畢業之前也沒有嚴肅考慮過婚嫁的問題。

直到靠近畢業那一年,我們開始意識到一份感情的維系,不僅僅是簡單的相遇相知,更是需要承受很多選擇的相守,好在我倆都是足夠理性的人,我們規劃了要在南方工作以及生活,剩下的事情我們就去一一落實克服就好。

這一切就跟很多從小地方來到大城市生活工作的情侶一樣,大部分的難處都是一樣的,無非就是物質上的拮據跟精神上的壓力並行,我們的生活具體而瑣碎。

當我們開始意識到要見彼此的家人的時候,是在我們工作的第二年,但是我們一開始都不敢提這件事,也希望逃避一天算一天。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道理很簡單,我們兩人都來自小地方,家境都不算好,雖然我們一開始就知根知底,可是真的要去到彼此的家鄉,我們都不知道彼此口中所描述的那個槽糕狀況有多糟糕,於是見家長的事情我們就此打住了。

一晃到了我們工作第三年,國慶假期我跟男友提出來說回我的家鄉去看看,因為深圳離廣西也不算遠,他也答應了。

這件事情不是我的本意,是我父母極力要求的,他們知道我有男朋友,但是從來沒見過,心裡也不安心,而且也想把把關看看自己的女兒有沒有挑對人,幾個月連續的電話轟炸下來,我只能答應了。

其實在國慶假期前兩個月,我就已經開始操心得失眠了,我不知道到時候帶男友回老家會不會嚇壞他,也不知道他到時候心裡會不會生出其他不好的念想。

我跟男友提前做了思想工作,說是需要從深圳坐大巴到達縣城,然後從縣城裡坐車回到小鎮,家裡的房子很小很老,是我爸住的單位房,兩室一廳的房子很擁擠,我哥已經結婚有了孩子。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也就是說從小到大,我是沒有自己的房間的,我在家裡的客廳裡打地鋪度過了我所有的童年以及青春歲月,這也是我為什麼還羨慕那些在更遠的農村裡,有屬於自己的泥瓦房房間的同齡人,因為我連這一點資格也沒有。

所以我很擔心,這樣的家境我自己適應十幾年也過來了,可是男友不一樣,他需要在這麼一個陌生而不舒適的地方住上五六天,一想到這一點我就頭疼。

可是這一天還是來了,我忐忑的帶著他一路奔波回家,從縣城回到小鎮上的馬路很破爛,一路上灰塵漫天很是顛簸。

到達家裡的時候,依舊是那個狹小的空間,破舊的沙發,光線很暗的房間,還有我媽燒了二十多年柴火、只站得下一個人的廚房。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

夜裡第一頓飯吃得很勉強,因為旅途勞頓沒有什麼胃口,但是我媽做了一大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桌菜,我提前告訴過男友,在南方人家裡,白斬雞、芋頭扣肉、還有各種豆腐釀什麼的,就是接待客人的最高規格,春節裡也是這個標配。

所以即使男友不大吃得下,他還是很認真的吃了很多菜,這是我事後特別感激的地方。

很慶幸的是那幾天假期裡我的大哥大嫂都在外地工作,於是夜裡有了給男友睡覺的房間,盡管我媽已經收拾得很乾淨了,可是還是比不上我們在深圳布置的出租房。

果然第二天,男友提出說能不能去住酒店,我回答說小鎮上根本就沒有酒店,就連旅館都是很破舊很髒的,跟大城市的不能比,還是不去住為好。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他一臉為難,然後告訴我,說上廁所很不方便。

我一瞬間就明白了。

我們家就一個很小的廁所,加上廚房小,於是一家人洗臉刷牙淘米洗菜洗澡洗衣服什麼的所有事項也都是在這個狹隘的空間裡完成的。

加上因為沒有熱水器,一小桶水根本沒有辦法洗澡,可能想到接下來這幾天還是要這樣過,所以男友才提出了能不能住酒店。

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家裡樓下的倉庫裡有一個擱置空閒的洗手間,於是我就安排他在那裡上廁所,於是男友也舒緩了一口氣。

這樣的細節還有很多,因為廚房小,每天炒菜的時候整個屋子都是油煙味;因為房子靠近馬路邊,每天夜裡都很嘈雜無法入睡。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因為家裡沒有微波爐不方便熱菜,早上要準點起床吃早飯;因為陽台很小,每天晾曬的衣服內衣內褲就飄忽在電視櫃前面的窗口……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期待這個假期快點結束,我想帶男友逃離這個地方,我不知道他的耐性還有多少。

當然也有好的地方,我們家就靠在江河邊上,我讓鄰居的哥哥帶男友去划船釣魚,去山上采野果,還有夜裡去田地裡捕田雞……這一切對於他而言都很是新鮮,所以總體下來,除了住宿不方便,其他的農村體驗部分還不至於太糟糕。

我還帶著男友去參觀了家裡附近的田地,然後告訴他我打算明年幫忙家裡建起一棟樓房,可能就在這片地區,到時候我們回到老家住宿就沒有那麼不方便了。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之所以提前告知男友這件事情,無非就是希望他知道,眼前我家的狀況是在慢慢改善中的,這一點是可以預見的,這樣不至於讓他的心裡留下對這一次的農村體驗生活太糟糕的印象。

回到深圳以後,我就開始籌劃一邊給自己漲薪水、一邊掙外快,並且隨時做好換工作的心理準備,因為這個時候我對於賺錢的欲望要比此前更加強烈以及急迫,我開始從溫水煮青蛙的舒適思維裡跳出來。

這是我畢業出來工作的第三年,也是有史以來最艱難的一年,工作上並沒有太大的成就,還在積攢力量中,精神上也備受煎熬,因為也並不知道自己將來可以做些什麼,這個城市的快節奏高房價高消費讓我喘不過氣來,於是整夜整夜的失眠。

這個時候的我還得不停地跟周圍一眾同齡女同事周旋相處,我需要用最合理的消費把自己收拾的得體舒服,同時我還得不停地找借口拒絕女生朋友們發出的去旅行的邀請,去香港買包包的邀請,以及各種很高支出的買買買的邀請。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內心不夠強大的我還是有些小虛榮心跟委屈的,同事到手的薪水跟年終獎可以換最新的手機電子產品,可以規劃歐洲或者紐西蘭的休假旅行,可以入手一瓶小黑瓶精華液等等,每次在電梯裡過道裡茶水間聽到這些討論的時候,我總是微笑著就把這個場景給敷衍過去了。

這一年的時間裡,我把自己之前的積蓄全部拿出來給了我媽,等到第三年工作尾聲拿到年終獎,繼續交到我媽手裡,除此之外還向幾個關係很好的朋友借了一些錢,於是開始督促我父母著手建房子的事情。

話說錢真是一樣好東西,錢到位了,不到半年的時間,一棟樓房也建好了,於是很快也就可以搬進去住了。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在裝修的時候,我男友給了很多參考意見,比如可以繼續砌一個燒柴火的灶台,因為這個做飯真的很香,比如屋前開辟一片小田地繼續種植一些小菜跟蔥薑蒜,再比如我媽喜歡養雞,於是另外開辟了一片空間,這樣每天都可以收獲土雞蛋。

也就是說,那些曾經讓我很想逃避的農村相關的種種標籤,如今卻都成了田園生活標配的時髦部分,那些我曾經發誓等以後賺錢了一定把家裡的柴火全部扔掉的念想,在這一刻竟然也沒有讓我那麼厭惡了。

當然家裡幾層樓全部裝上了家用電器,現代化的一切東西在我們家一一布置完畢,一切跟我在深圳居住的生活條件沒有任何差異,只是家裡的屋子更加敞亮舒適了。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這麼一來,我之後的每一次假期帶男友回家也不再忐忑不安,因為雖然身處農村,但是家裡的環境不再是過去那個狹窄陰暗的空間,家人的心情開始變好,我的心理負擔也慢慢卸掉了。

這是我帶我男友回到我的農村家鄉的經過,至於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回到過我男友的家鄉,原因很簡單,他跟我當年的答案的一樣,家裡的條件比較差,不方便讓我回去。

我問,那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他回答,我父母打算在老家的城裡買一套商品房,裝修好了我們回去住的也方便,至於老家村裡的房子,給你參觀體驗一下就好,不需要你在那裡住,這樣可以不?

嗯。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我覺得這個這個折中的規劃是最合理的安排,於是我就同意了。

我的經歷故事就說到這裡了,雖然看上去沒什麼值得讚賞或者表揚的,但是希望對很多跟我一樣從小城鎮到大城市裡生活的情侶們有一些參考。

聯想到微博上提到的那個逃離年夜飯的新聞,我對於自己的同樣事宜的處理邏輯,還是有一些蹤跡可尋的部分的。

一是最大的前提,也就是最重要的部分,就是男女主角兩個人感情是否夠夠牢固的部分。

這個愛情至上的觀點看似有些過於浪漫,可是真的就是最核心的部分。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我跟我的男友大學裡相處三年,工作之後再三年,到了我們在一起的第六年之後,我們才開始引入彼此雙方的家人關係。

這樣做的前提是,我們在這些年裡經歷過甜蜜的戀愛,也共同經歷過生活困難部分的煎熬,我們從最初的你情我愛上升到了價值觀世界觀的交流以及相互認可部分。

有了這個做鋪墊,那麼一切就好辦了。

比如我男友看到我老家破舊房子的時候,他會站在我的角度為我著想,他說我們家雖然簡陋,但是我媽把家裡收拾的幹乾淨淨,於是他明白我如今的勤儉持家是受到我媽的良好影響的。

再比如我說我在家裡從來沒有屬於自己的空間,他更加佩服我在這樣坑爹的條件裡還能保持熱情的學習勁頭,知道要通過努力高考去改變自己的命運。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還有就是他也明白作為一個普通人家的父母,要供自己的孩子完成學業直至大學畢業出來經濟獨立,這是很巨額的一個支出。

所以同樣的道理,那些比我們家境好很多,但是家裡孩子初中或者高中就不再上學出去打零工的路徑,也不適合我們這樣家庭規劃的參考。

以上的這些邏輯,反推過來,也是我用來理解我男友的部分。

回到上海女生跟江西男生的感情,我在相關信息裡看到的是兩個人才戀愛一年。

一年的時間可以幹什麼呢?對於我這樣慢熱的人來說,可能跟我的男友才進行到從甜蜜感情到開始產生磨合的階段,至於價值觀上的促進還離得很遠。

這樣只有一年時間的感情相處,就好比徒有一層兩人看起來感情還不錯的表象,如同一層很薄的冰山,海平面下沒有任何厚度的冰塊,海浪一來就飄飛起來,遇上一丁點外力就開始散架了。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僅僅感情很好是不夠的,還得足夠相愛,並且是一種共患過難的革命友誼,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兩人的背景差距產生錯位的時候,自己的第一反應是理解體諒對方的不易,而不是轉變成這樣太可怕的嫌棄跟討伐。

二是很多觀點評論集中在了門當戶對跟討伐鳳凰男上。

對於這一點我的解讀是,比起物質上的門當戶對,精神上的門當戶對更為重要,物質上是可以慢慢改善的,但是如果一開始精神上就是不對等的,那麼這會是很糟糕的一件事。

有個老家也是農村的女生給我留言,說自己的先生出身很好,也很是疼愛她,但是這些年的婚姻下來,她還是覺得自己是被瞧不起的。

其中很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的先生每次跟她回娘家吃飯,哪怕是夜裡很晚了也不願意住一夜,非要開車連夜趕回去。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如果一兩次也還好,可是這些年下來一直都是這樣的,盡管周圍的親戚朋友都覺得我很幸福,但是實際上我的心裡是不快樂的,我不曾被體諒過,也不曾被尊重過,我覺得我僅僅只是被疼愛過,這份疼愛不叫做愛。

面對這樣的留言,我心裡千百種複雜情緒,卻終究不知道如何回答。

至於對鳳凰男的討伐,這個很簡單,我自己是鳳凰女,我男友就是鳳凰男,這是我們躲不掉的出身硬傷,但是我們用這些年的時間,不能說完全,但是至少很大程度上不再是鳳凰男女的思維了。

我們學會不跟父母對抗,我們開始去理解他們,並且我們開始承認自己內在骨子裡的非貴族氣息,意識到自己的思維硬傷在哪裡,然後是在行動上如何規避掉那些不好的部分,這三個步驟缺一不可。

我很喜歡蕭秋水老師說的一個觀點,理論上每個人都可以超越自己的出身,不過這需要進化而非只是進步。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也就是說,僅僅是進步是不夠的,你還必須從裡到外把自己的邏輯跟價值觀揉碎了重建,你必須願意直面自己脫胎換骨過程所要經歷的血淋淋煎熬。

這種進化就好比一個姑娘通過整容改變了自己的外貌是不夠的,你還要改變自己內在的自卑,你還要提升自己內在的積累,否則你也不過一張沒有智慧的人皮而已,歲月一老也就殘了廢了。

對於我而言,因為小時候沒有自己的生活空間,所以我在自己經濟獨立租房生活的時候,我一直給自己一個單獨的房間,一個單獨的書房,這樣能保證我內在那個不安全的自己可以得到保護。

還有就是我從小到大因為不會燒柴火,一直被我媽說我不會做飯不會生活不配成為一個賢妻良母,這種壓抑一度讓我敢怒不敢言。

於是也是到了後來我經常在自己的家裡邀請同事朋友過來吃飯,他們會證明我的廚藝有多好,他們會讚揚我是個會過生活的女生。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每個人在成長經歷裡造就的那部分自卑、孤僻、壓抑或者是暴躁、衝動,這些在成人之後都會成為你自己性格上的缺陷,你要做的不是責怪父母責怪出身,你也無法依靠他們拯救自己。

你要做的就是把那個小惡魔放出來,好好的餵養它,直到把它喂飽,於是它變成了一只溫順的小寵物。

只有這樣,你才能放過自己,然後去接受全新的自己。

第三點也是我最想表達的部分,就是給體面一些時間。

我用三年的時間換家人一個好一點的居住環境,我的男友在第四年才開始著手改善老家居住條件的事宜,我們不敢想像如果我們工作第一年就去到彼此的老家裡做客的場景會是什麼。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農村生活並不光鮮,大部分都是落後骯髒甚至是惡心的,如果你不曾經歷過,或者只是短暫的去體驗過那些所謂的農家樂,那些不叫真的農村生活。

所以我很慶幸我跟我的男友,以及我們雙方的家人都能彼此體諒,給我們足夠的時間,讓我們在大城市裡奮鬥賺錢,養活自己,繼而改善家人。

我們小城鎮的人到大城市裡生活,我們最需要的就是時間的證明,因為剛畢業的我們一開始的成長跟積累都是很慢的,你不能跟一個富家的孩子比較剛畢業就有房有車衣食無憂。

如果別人不能理解你,但是至少你身邊的那個人應該理解你,反之亦然。

第四就是我們需要成為父母從小農思維過渡到城鎮化生活的紐帶。

這個邏輯很簡單,比如我現在老家的新房子裡,會安裝兩套燈光,我父母為了省電平時會開昏暗一點的燈,但是家裡來客人的就會開敞亮的燈管。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還有就是家裡雖然有燒柴火的灶台,但是燃氣灶也會配備,逢年過節就用柴火,平時日常生活一個煤氣小鍋也就夠了。

這樣的小細節還有很多,我父母一直很節儉,到了現在也是燒鍋爐水洗澡,但是家裡還是裝上了熱水器,方便我回家裡還有家裡客人來的時候使用。

至於其他的家電全是如此,我說服我的父母,這些你們平日裡可以不用,但是放在那裡可以備不時之需,家裡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小孩子也會長大,我們告別了過去的饑荒時代,我們不需要節省的那麼用力,當然我們也不會大手大腳就是了。

這個說服過程並不難,因為錢在我手裡,他們只需要幫忙去執行就好,這樣他們的負擔也不會那麼重。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這僅僅只是物質上的,更多的還有精神上的。

我父母一直不會用電腦,後來教他們學會跟我QQ影片;我在家裡一直用電腦工作,他們覺得我是無聊玩耍,我很認真的跟他們解釋我在寫稿賺錢;看電視的時候我們會一起討論一個新聞熱點,順便告訴他們現在的年輕人都流行這些……

他們想靠近你的生活,但是並不知道如何靠近,所以你需要告訴他們。

以上。

今天說的並不是一個愛情故事,也不是針對上海女生逃離年夜飯這件事情的評價與探討,在熱點面前保持自己的獨立思考,這是這些年的生活經驗教會我的道理。

從自私的觀點來說,那個男生另娶與否,女生另外嫁人也罷,那都是別人的故事,新聞過了也罷了,農村與城鎮的差距是永遠存在的,那些嫁了鳳凰男的女生不會因為這個熱點事件而選擇離婚,那些彼此門當戶對的人在具體的感情婚姻裡,也都在瑣碎的生活裡前行著。

你我何嘗不想要體面一場生活在哪裡都是不易的,你只需要明白這一點就好。

給慢慢變好多一些時間,給體面一場的生活多一些積攢的力量。

就像劉瑜說的,有時候人所需要的是真正的絕望。真正的絕望跟痛苦、悲傷沒有什麼關係。它讓人心平氣和,它讓你謙卑,它讓你只能返回自己的內心。

她還說過,絕望不是氣餒,它只是「命運的歸命運,自己的歸自己」這樣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就是說,它是自由。

嗯,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