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政委:政策因素決定著中國房價的周期性波動

劉勝軍:

在經濟步入新常態的大背景下,加強預期管理的任務變得越來越重要,這一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這一點提到了非常高的高度。這個預期管理現在面臨三個重點:一是名企對於投資的信心,目前還是不夠的;二是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持續存在,這實際上也加大了我們對資本信心預期管理的壓力;三是中國房地產大起大落,不利於經濟社會的平穩發展,特別是對民生帶來了顯著影響。

賈康:

互聯網金融和過去的傳統金融之間,滲透和融合是主要的趨勢。近一段時間P2P進入低潮之後,我們還是要看到在長遠視野內,互聯網金融、「互聯網+」所打開的天地。因為大的趨勢性發展潮流,是新技術革命已經走到互聯網技術支持移動互聯,跟著的就是移動商務、移動金融,在更便捷的金融體系的運作、金融科技等等方面不斷推進的創新。

高善文:

12月銀行間債券市場出現恐慌性調整。長期牛市背景催生廣泛的杠桿交易、銀行理財資金主動提高信用風險暴露和杠桿容忍度,加劇了整個系統在面臨流動性衝擊和信用損失時的脆弱性,而特朗普當選引發基建預期、強化加息預期,致使外圍利率強勁攀升,則充當了關鍵的導火索。

魯政委:

政策因素決定著中國房價的周期性波動,而房價的波動又進一步引導著房地產投資的變化。隨著目前樓市政策的收緊,城市住宅價格漲幅可能再度進入回調期。而且,在房價漲幅回落的背景下,除非政策再度重現松動甚至主動刺激,否則,單純的低庫存,並不足以構成房地產價格和投資觸底回升的充分條件。

李佐軍:

降成本是要觸及利益格局的,如降土地成本、稅費成本、社保成本就要降政府利益,降能源成本就要降能源集團利益,降資金成本就要降金融集團利益,降物流成本就要降運輸集團利益。培育增長新動能無他,就得降成本,就得調整利益格局。檢驗是否真改革,就看是否真降成本。

張連起:

營改增對產業鏈的協調發展,產生了越來越多正面「外溢效應」,合併、分立等重組事項大幅增加。企業的研發、設計、行銷等內部服務環節從主業剝離出來後,更加專注於提供專門化服務,成為效率更高、專業更強的創新主體,催生了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改造提升傳統動能、培育壯大新動能注入了稅制動力。

(稿件只反映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參考報立場)